03、他凭什麽目中无人,11、为政者必须知道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03、他凭什麽目中无人,11、为政者必须知道

| 0 comments

第八十九回 尚总兵小憩三教寺 秦元帅诈开虎牢关

语义说明:比喻不识字。 使用类别:用在「才识浅薄」的表述上。
目不识丁造句: 01、他目不识丁,你写字条给他有什麽用?
02、现代教育如此普及,还有目不识丁的人吗?
03、他可能目不识丁,连报纸拿反了都不知道。
04、他是个文盲,目不识丁,你就别为难他了。
05、由於时局动荡,有些人因为失学而目不识丁。
06、老婆婆目不识丁,但歌仔戏文却可全本地背诵。
07、这是甲骨文的「丁」字?啊!我果然是目不识丁了。
08、爷爷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念过书,目不识丁。
09、我本目不识丁,今天所以会写字,是参加成人补教学来的。
10、来到这异国都市,面对满街外文,我变成目不识丁的人了。
11、为政者必须知道,国家越多目不识丁的国民,就越难强盛。

语义说明:形容人高傲自大,瞧不起别人。贬义。
使用类别:用在「傲慢狂妄」的表述上。 目中无人造句:
01、这种目中无人的人,不必理会他。 02、我就看不惯他这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03、他凭什麽目中无人?比他行的人多了!
04、才有那麽一点成就,他竟然就目中无人起来。
05、他是因为自卑,所以不理人,并不是目中无人。
06、他仗着父亲的财势,常常目中无人,很令人厌恶。
07、他平日如此目中无人,怎可能会有什麽莫逆之交?
08、你也别太目中无人了,眼前就有位比你出色的人。
09、这篇文章讽刺那些目中无人的人,真是入木叁分。
10、想当年他是何等目中无人,想不到今日竟落到如此下场!
11、他就这点成就,却显得目中无人,未免像井底之蛙,徒惹人笑。
12、你这样做未免太目中无人了,难道你心中都不尊敬这些长辈吗?

上回书说到从山上下来一支猛虎,向尚师徒胸前扑来。尚师徒也是个急劲,旱地拔葱站立起来,拔身一跃,手巾钢鞭正好打到了老虎头上,对准老虎的脑门叭的一下,老虎呕的一声吼叫,就要趴下。正在这工夫,就听半山坡上哗楞愣一声响,见有一人脑袋朝下,脚心朝天,翻着跟头落了下来。双足落地,他手中的三股钢叉正扎在虎腰上。尚师徒细一瞧,老虎身后还中了两枝箭哪!这才明白,老虎是被人赶下山来的。这时侯,从山坡上又下来两个别弓带箭的和尚。那个拿叉的和尚说:阿弥陀佛!这位将军,您可谓是协力相帮.这一鞭打得畜生一声吼叫,我才好叉住它。这支恶虎伤人甚众,我们奉了师父之命,在山里头找了它多少天了。今天给我们寻着,连射两箭,不想它中箭逃跑,我们将它赶下山来,正好遇上您给了一鞭,我这才得手,除掉这个孽障。我们这里谢谢您了。尚师徒一瞧,这几个和尚举止不凡,问道:哎呀,几位小师父,不知你们在哪座宝刹出家,离这里远不?小和尚们说:将军若问,这座山叫百花山,我们是百花山上三教寺的。尚师徒一听,心想,久闻有个百花山三教寺,庙里过去没有住持,以后来了一位高僧。我老早就想拜访这位高僧,总是不得空闲。方才我丢马的那座大庙修饰一新,看来定是三教寺无疑了。想到这儿,就说:久仰宝刹大名。小和尚们问:这位将军,您贵姓啊?尚师徒这才把自己的来历说明。几个和尚都两掌一合,打起问讯:原来您就是金带总兵官,阿弥陀佛!尚师徒说:哎扮,少当家的不要施礼,我这厢还礼了。总兵官不必客气,不知您到此有何公干呀?哎!尚师徒叹息了一声,就把今天追赶秦琼、马跳月牙涧以至丢马的事情说了一遍。接着恳求说:小师父们,我从旱晨亮队到现在,水米没打牙,饥渴难当,又走半天山路,靴子开了绽,脚上打了泡,浑身疼痛,难以行走,请诸位行个方便吧!小和尚们一听,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个拿叉的和尚说:二位师弟,咱们们倒着班背将军上山,回山里见师父,说明将军帮助打虎之事。这死虎先放这里,明天旱晨再来收抬。是啦,将军您就清吧!尚师徒说:如此烦劳小师父,我居心不忍啊!将军太客气了。说着一个小和尚过来把尚师徒背在背上,几个人一起往山上走。尚师徒心想,别看我马上步下技艺精熟,这走山路还真是不行。天黑路险,人家背着我,键步如飞,脚底下刷刷带响。你瞧前面这块石头活动了,蹬上去就得滚山;人家蹬上去却没事。简短说吧,三个和尚轮班背尚师徒上山,抄近道走,也就半个时辰,就来到了三教寺的左角门。尚师徒义瞧见了这个角门,心说,角门角门,要不是秦琼在你这儿转影璧,我这马还没不了呢!越想这事越伤心。小和尚们叫开角门,进了院,来到接待施主的东配殿,把尚师徒放下,请他暂候一时。有人到后边方丈院禅堂去禀报师父。老和尚听说尚师徒来了,就说:哎呀,久闻师徒有大孝之名,徒儿带路,我去迎按这位将军!是啦!

小和尚头前走着,到了外院东配殿客堂,一掀帘,说:尚将军,我师父迎接您来了。尚师徒一瞧后边这位老和尚,个头八尺多高,细腰扎臂,双肩抱拢。没戴帽子,新剃的头,又有点歇顶,烛光一照,锃光瓦亮。白脸膛,宽天庭,重地阁,满脸皱纹堆垒,胸前飘摆一部灿白髯。身穿黄僧衣,灰裤子,脚上是自袜子、开口僧鞋。手执拂尘,精神抖擞。他赶紧上前跪倒磕头:师父在上,弟子尚师徒给您行礼了。老和尚抢行几步,把尚师徒搀起来:哎呀,尚将军身为金带总兵,如此大礼参拜,洒家担待不起。尚师徒说:以小拜老理当如此,老师父过谦了。将军请坐。徒儿,把后边闷好的茶拿来。两人落坐。老和尚说:适才听徒儿言讲,若无将军一鞭之助,难得除此恶虎,我这里当面谢过了。阿弥陀佛!说着合掌致意。尚师徒说:事乃凑巧,何劳师父挂齿。这儿正说着打虎的事情,小和尚把茶端上来了。尚帅徒只觉股清香扑鼻,拿起茶杯,问道:师父,您这是什么茶呀?老和尚说将军在虎牢关常喝的是菜莉花茶,此茶有所不同。在百花山涧下有种野菊花,用它来熏素茶,清香异常。这种菊花喝上几杯,一天之内鼻子里都留有菊香。尚师徒呷了一口茶,说:哎呀,我还真没喝过这种菊茶,果然不同凡品。老和尚知道尚师徒奔波了一天,必得饿了,吩咐徒儿把酒菜摆上,不多时,美酒佳肴摆了一桌于。菜很奇特,尚师徒都没见过。老和尚说:将军,喝洒吧!尚师徒见桌上摆着两个酒杯,就问:哎,师父,您也喝?我来陪伴将军,哪有不喝之理。说着把洒斟上。尚师徒知道,出家人讲究五领四带,是绝对禁酒的。什么叫五领四带呢?看出家人的衣服领子那个茬口,要是一条,就是普通和尚,领子越多,职分越高;到了五领,就是庙里的住持僧了。这五领有说道,就是要禁绝杀、盗、婬、妄、酒。僧袍腋窝下有两带一结,胯骨这儿也有两带一结,叫做四带。这四带也有说道,就是不准贪嗔痴爱。尚师徒一看老和尚端起酒杯就喝,夹起肉菜就吃,心里纳闷,又不敢问,怕问出麻烦来,这顿饭就甭吃了。老和尚用筷子指着一盘菜说:将军,别瞧你身为总兵官,敢说这菜你没吃过。你尝尝这是什么?尚师徒夹了一点,腻乎乎的,往嘴里一搁,觉着肉很嫩,味道鲜美。就说:师父,我尝出是肉,可说不上是什么肉?老和尚笑了笑说:这菜叫鹿肉糊,是用采猎来的小鹿的肉,加上好佐料做成的。你再尝尝这狼肝,狼肝最下酒。尚师徒心说,没想到今天我跑庙里开窍来了。老和尚一边指给他吃,一边讲解,让他把百花山里的飞禽走兽、奇瓜野菜尝了个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和尚可就问了:将军,听说瓦岗军兵伐虎牢关,你这仗打得怎么样啊?尚师徒长叹一声,就把秦琼三次夺走虎类豹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老和尚说:这么说,仗打得不太好啊!师父,我这儿正火烧着心哪!将军,你打算怎么办哪?是固守?是归降?你究竟对当今大业天子怎么看?咱们闲谈谈吧!师父,人人都说当今万岁无道,可是他待我不薄;我若献关投降,就是一个不忠不义、得恩忘报之人。将军所言差矣!昏君无道,大兴土木,劳民伤财,天下百姓恨得咬牙切齿。有这么句话,知达时务,方为俊杰。你若献关归降西魏,不但合乎民心,而且你的老娘和妻子、孩儿可保无虞,那真可谓是仁义兼具、忠孝两全了。我是一个出家人,早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再不爱打听尘事,见将军品德出众,这才破例地以良言相劝,不知将军以为然不?多谢师父美意。不瞒您说,前几日在两军阵前,我的老恩师也是这样劝我。我是想,为朝廷大将者,容情便不能尽忠,食君之禄当分君之忧。不想恩师听我说出不肯归降的活,竞至气死了。哎,天地君亲师,我是难以顾将周全了。啊!你的恩师是谁?您要问哪,就是那昌平王邱老将军,如今已是西魏的福寿王了。老和尚一听,顿时脸上变色,说:哎呀,阿弥陀佛,善哉呀善哉,邱老将军,当初你在南陈为官,看到陈后主无道,毅然归降了大隋,九老兴隋之中你名列七老之位。可叹你聪明一世懵懂一时,竞为了一个小小的徙儿,命丧虎牢关。尚将军,既然阵前逼死恩师,对恩师之言,你打算听不听呢?尚师徒见这位老和尚真为恩师之死动了心,却不知怎么回事,就回答说:师父,我本无意归降,现在又落下个逼死恩师的骂名,此时再降,不但愧对大隋,更为天下人耻笑。即使西魏能容我,我自己也无滋无团员了。事已至此,我只有横下条心,与虎牢关共存亡了。老和尚听罢,捋髯一笑,说:徒儿们,将军的酒不够再给续洒,菜不够再给续菜,把蒸食再给热热,让将军吃饱了,喝足了,还是你们四个人背将军回虎牢关,以酬谢协助打虎之意。尚将军,你这儿慢漫吃着喝着,洒家要安歇去了。尚师徒赶紧上前:师父,您别走我还有话请教他伸手去抓袍袖,没有抓住。老和尚也不作答,一甩袖走开了。这位老和尚不是别人,正是取名自然,绰号云龙僧的双槍将定彦平。他见尚师徒是个牛心犟性之人,就不再相劝,径自去了。待尚师徒酒饭用过,四个小和尚背他下了山,不必细表。

天交四鼓,离虎牢关西门还有四、五里地,小和尚们放下尚师徒,向他告别。尚师徒连连称谢。小和尚们走后,尚师徒整了整盔铠,在腰间挂好单鞭,自己慢慢往前走,已里惦念着虎牢关的得失,老娘以及妻子、孩儿的安危。尤其是老娘,现在也不知怎样了?常言说,有再生的儿女,没有再生的爹娘。万一娘有个好歹,自己可怎么活呀!走了一程,东方就要破晓了。到了关厢,天光渐渐发亮,他往东边城楼上注目一看,哎呀一声,咕咚!就坐到地上了。好容易缓过这口气来:娘啊!放声痛哭。怎么?城楼旗杆上己经换上了西魏的旗号,虎牢关失守了!

县返回头来再说秦琼,自从在三教寺巧得虎类豹,他没走虎牢关的北门外,以防隋军发现,而绕道进了西魏大营的后营门。瓦岗众将见到秦琼,都过来问候:二哥,您往西这么一走,我们都不放心。派人往西寻找,不见踪影。后来究竞怎么样了?秦琼把月牙涧历险和巧得虎类豹的经过一说,大伙都说:二哥,您好险哪!秦琼说好险?好比是二世为人,就这月牙涧!有的问:您这黄骠马死了,虎头鉴金槍尖子折了,得了尚师徒这虎类豹和吸水提炉槍,还打算归还他吗?这就得看尚师徒了。他若归降咱们,我得成全他这四宝将,这东西仍然是他的。他若不降,那没说的,马也好,槍也好,都是我的了。徐茂功说:弟兄们,咱们摆酒,为二哥庆贺吧!不多时,酒席摆上,众将一边喝着,一边聊着。徐茂功对秦琼说.二哥,我看今晚定更天,咱们可以点炮亮队,您到吊桥前叫阵,说你家总兵尚师徒已经被我置于死地,这里有他的槍、马为证,让他们赶紧献城。这可是咱们诈破虎牢关的好机会!秦琼说:三弟,咱哥儿俩想到一处了,看来大军今晚就要进虎牢关了。吃完喝完,天黑下来,秦琼传下命令。三军将士听说要进虎牢关了,都高高兴兴地作好准备。

定更以后,虎牢关城楼上的隋军将士忽听对面响了三声号炮,人喊马叫。往前进哪!进虎牢关啊!霎时间,灯球火把、亮子油松照耀如同白昼一般。守城的将官都在纳闷:怎么黑更半夜响炮攻城呀?忽见西魏元帅秦琼来到护城河吊桥前,吁扣镫停马,高声喊叫:虎牢关城上人等听真今天我与你家总兵尚师徒在正西百花山下一战,尚师徒被我一槍刺死。你们观看,我乘骑的就是他的虎类豹,手执的就是他的吸水提炉槍。你等若知达时务,赶快开城投降,若不达时务,我大军杀进城去鸡犬不留。事在紧急,速速决断!城上的将官们一瞧,总兵爷的宝马宝槍,果然为秦琼所得;总兵爷走了一天未见转回,派人遍寻不得,看来是定死无疑了。得知主帅身死,军心无主。管事的将官说了一声于脆咱们献关吧!一言既出群起响应:献关哪!欢迎瓦岗军啊!一会儿工夫,这城门就开了,吊桥放下来了。秦琼率领西魏人马鱼贯而入。谁奔哪里,管什么事,顶先早已布置好,现在依令而行,很快占领了四门四关,城外四周都留下人马驻扎。秦琼唯恐尚师徒的母亲和妻子有险,让虎牢关的兵士带路,赶忙遘奔总兵府的内宅。

这时候,总兵府内宅里,尚师徒的母亲和妻子提心吊胆。总兵爷出战秦琼,一天不见回来,生开未卜啊!定更以后,忽然有人来报:老夫人,少夫人,了不得啦!接着就把北门外秦琼喊的话产说了一遍顿。顿时它太太痛哭儿子,总兵夫人痛哭丈夫。这时又有人来报:老太太!守城将官听说老爷阵亡,献关投降了,西魏人马已经进了关了!老太太哎呀一声,对儿媳妇说:姑娘,城破家亡,你我不能等着挨刀,听我的,赶紧拴套!儿媳妇不明白:娘,拴什么套?哎,咱们快点死呀!这娘儿俩在炕上找了两条带子,蹬着窗户台,在窗户上头拴了两个套。老大太说:姑娘,叻们一路走吧!尚师徒的五岁小儿子尚山已经懂点事了,他在旁边一看,拽着他妈大哭:妈妈,奶奶,您们要干什么呀?老太太已经吊上了,尚山看见,更使劲地扯住妈妈的衣襟哭。尚夫人心如刀绞,哭着说:我苦命的孩儿呀!妈妈不能活啦!尚山哭得更厉害:妈妈,您别死,妈妈,我跟您一块儿死!正在这工夫,就听外边有人说话:秦元帅,就在这北屋西里间。外边说着话,屋里尚夫人已经吊上了。秦琼跟着四个兵丁闯进屋来,一瞧,哎!晚了一步,娘儿俩已经上了吊,这孩子扒在窗台上大声哭喊:妈,奶奶!秦琼命兵丁赶紧把这娘儿俩从套上卸下来,连撅带叫。老太太吊得旱,己经气绝身死。尚夫人刚刚吊上,经过急救,终于缓过这口气,刚明白过来,可就哭了:完了哇!秦琼上前劝说:这位夫人,不要再行拙事了。我跟你说,你丈夫没有死。啊?你是谁?我是西魏元帅,姓秦名琼,字表叔宝。啊!就是你把我丈失扎死的?尚夫人,没有这回事。我要跟你有一句谎言,叫我秦琼不得善终。到不了天亮,他就该回来了。接着就把前情说了一遍。尚夫人听说丈夫真的括着,心里踏实些了,哭着说:秦元帅既是我丈夫活着,我这儿谢谢您了。尚山在旁边,妈,妈!哭喊不停。秦琼说:尚夫人,全不看,你还不看你这孩子吗?啊,来人哪!赶紧把老夫人哲时停放到外间屋,等尚将军回来再料理后事。说罢退出内宅,向尚府婆子丫环交代,要照看好夫人、公子。一些家人忙着装殓老夫人不提。

虎牢关的老百姓早已听说瓦岗军是仁义之师,今天把义军盼来,苦日子熬出了头,谁都不睡觉了,起来欢迎义军进城。瓦岗军进城以后,即刻出榜安民,四门四关都换上了西魏的旗号。老百姓把隋朝的旗号都撕了,一边撕,一边痛骂昏君杨广。大事已定,秦琼命令西门、北门守城将士加倍留心,大开城门,等候尚师徒归来。

再说尚师徒,他回到虎牢关西门前,看到旗号变了,料定准是秦琼用宝槍、宝马诈开城门,夺了关隘。想到老娘和妻儿性命难保,能不伤心痛哭吗!他哭着走过护城河吊桥,来到城门前。城楼上下儿郎们喊道:四宝将军您回来了,您怎么不进城呀?尚师徒说:诸位,我不能进城。不问可知,准是你家元帅诈破了虎牢关。烦劳大家给回禀一声,让秦琼到城楼答话。好吧!您这儿候着。即时有人到总兵衙门向秦琼等人禀报。秦琼、徐茂功和五员上将来到西门城楼之上。秦琼对下面站着的尚师徒说:尚将军,你回来了,怎么不进城啊?尚师徒说:二哥,我三次丢槍失马,这只能怨我自己失神。你诈破虎牢关,我也不能怪你,两国相争,各保其主吗!我只问你一件事,我妈活着没有?秦琼心里早有准备,说话一点绊儿没打:兄弟,老太大活着呢!二哥,那就请把他老人家领到城楼之上,让我们母子相见。那好,弟兄们,请老太太去!跟着徐茂功、王伯当、谢映登、王君可就下了城楼,哪儿请老太太去呀?老太太的灵在总兵府里停着呢!这哥儿儿个早核计好了。到了总兵府,见到尚师徒的夫人。徐茂功说:夫人,尚将军回来了。尚夫人又惊又喜,噢,他回来了!烦劳夫人到城楼上去一趟,跟他回话,就说老太太平安健在。要是说你婆母娘自尽身死了,他是决活不了。你丈夫要是死了,你依靠何人哪!你就照着我们的主意办,尚将军进城以后,你就甭管了,我们自有安排。是了,我一定照着各位爷嘱咐的说。一会儿工夫尚夫人跟着徐茂功等人上了城楼。尚师徒抬头观看,心里一愣,怎么我妈没来,她来了?莫不是娘亲遭难?他问道:贤妻,你为什么上城?尚夫人说:老爷,我听说你回来了,前来看你。尚师徒把眼一瞪,气势汹汹地说:我请妈上城,你倒来了,其中必有缘故。你说实话,妈怎么样了?要是不说实话,可别说我宰你!尚夫人一听,吓得浑身哆嗦:这个大伙一瞧,这事要糟。跟着尚夫人一边哭一边说:爷呀,我不敢跟你说瞎话。就把娘儿俩听到尚师徒死讯起自尽,老太太身死,自己遇秦琼相救的事说了一遍。旧社会讲究夫权,为妇人者要讲什么三从四德七贞九烈十则八不许,加起来有那么好儿十条管着,被封建礼教压得喘不过气来。丈夫一瞪眼,尚夫人敢不说实话吗,尚师徒听说老太太死了,哎呀,妈呀!痛哭失声。秦琼好心相劝:兄弟,老太太已经不在了,人死不能复活,再哭也没用了。念及你的夫人、幼子,还是进城吧。咱们哥儿俩还有说的呢!尚师徒哭了一阵之后,根本不理秦琼,还是冲他的夫人一瞪眼:我问你,妈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还活着?说!尚夫人哆里哆嗦地说:我听秦元帅说你还活着,我得见见你呀,要说你真的死了,我能活着吗?呸!你就应当跟妈一块儿死,活着伺候妈,死了伺候妈,懂吗?尚夫人听了这话,止住了眼泪,把心一横;爷,我现在再死,晚不晚哪?你早就该死.现在己经晚了!徐茂功一听,急忙说:决快揪住这位夫人。话音未落,有人上前,一把设揪住。尚夫人往前一蹿,头朝下,噗的一声,坠地身亡。城上众将看了,大吃一惊。现在我们看,尚夫人这举动不是痴愚吗?在封建社会里,当皇上的都拿这套骗人,君叫巨死巨不死是为不忠,父叫子亡子不亡是为不孝,夫叫妻死妻不死是为不节。遵夫命坠城向死,这叫殉岁。这位夫人让封建礼教害苦了,她死得太冤了。这时候,尚师徒见妻子!尸横城下,先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跟着摘下夜明盔,取下单鞭,把袢甲绦、狮蛮蛮带解下来,,脱掉柳叶绵竹宝铠,一样一样放在上。秦琼问道:尚将军,这是为何?尚师徒说:二哥,我跟您说说这套盔铠的来历。想当初我到虎牢关上任,让人清理武器库从旧物堆里找到了这套宝盔宝铛,还有那支吸水提炉宝槍。我打听这此东西原来是准的?有没有人承继?到底让我打听着了,该当承受这三件宝物的正是二哥您。秦琼听了一愣啊?怎么应当我承受啊?尚师徒说那是当然了。听看库老军言道,这三件宝物原来都是南陈总兵宁禄巨老将军的,隋军南下,宁老将军撤兵之时没有来得及带走,就丢在库里。后来又打听到宁老将军已经阵亡,他膝下无儿,所生二女,大女儿就是您的生母,二女儿就是昌平王夫人,也就是我的师娘。宁老将军没有子嗣,您是他的亲外孙,是不是应当承受这份家当啊?大伙听了,心中暗想,嘿,这事尚师徒打听的明明白自,说出来条条有理。秦琼这才明白了三宝的来历,说:兄弟,就算该我承受,又当如何呢?尚师徒说:我得了这三宝之后,又买到虎类豹这匹宝马,所以人称我是四宝将。我用了您的三宝,今日要还您四宝。宝槍、宝马您已经得去了,我再把这宝盔、宝铠还给您。秦琼连忙摆手,说:兄弟何出此言。你如果归降我国,这四宝还都给你,都知道你是四宝将啊二哥,这四宝我是决不要了。我只求您一件事情。幸亏我有个五岁孩儿尚山,字表元培,我要把他托给您做养子,请您把他教养成人。这事您一定得答应我。我这孩子是某年某月某日某时生人,请您记下来。秦琼听说这话有点不妙,赶紧劝说:将军你要想开点,请即进城一叙,你愿为官可以为官,愿留可留,愿走可走。你执意不降,我也不能相强。现在你已经无家可归了,可以将孩儿尚山送金墉城我家抚养,我也有个五岁孩儿,名叫秦兴,字表怀玉,让他们一起读书、习武。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我秦叔宝既出此言,将军你还不相信吗?尚师徒闻听此言,双膝跪倒:二哥呀,我这儿给您磕头道谢了!说罢顺手拾起钢鞭,说了一句:娘亲啊,您等一等孩儿,我追您去了!叭!一鞭打在自己头顶上,噗通一声,死尸栽倒就地。秦琼心里一惊,两眼落泪。徐茂功说:二哥,有什么泪可掉的,这样愚忠愚孝之人也只能如此。

尚师徒自尽之后秦琼赶紧命人出城抬回他的尸体,拾回夜明盔、柳叶绵竹宝铠和那只单鞭。又让人找了一口楠木棺材,把尚师徒盛殓起来。丧仪已毕,把尚师徒的灵柩埋在他母亲旁边,与他的夫人并葬,陵墓前立碑铭刻他在虎牢关任职的始末。秦琼写了两封家信,一封给母亲,一封给妻子,说明尚师徒托篱寄子之事。徐茂功写了个奏折,由秦琼和他落款,将虎牢关之战诸般大事上奏西魏王李密。秦琼派几名亲信将校携带奏折和这两封家信,并护送尚山回转金墉城。

非止一日,这一行人回到瓦岗山。秦琼的母亲宁氏和妻子贾氏收到家信将尚山安置家中。西魏王李密看过奏折,知道虎牢关已经攻下,心中大喜。即刻下旨犒赏三军,歇兵三日,兵伐虹霓关。

西魏工的旨意传到虎牢关,军民人等十分欢悦。三日过后,秦琼命令留下少量人马镇守虎牢关,三声号炮响,战鼓隆隆,人喊马叫,全军起程,浩浩荡荡杀奔虹霓关而去。这才引出争夺虹宽关的一场恶战,且听下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