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秀英问敬德,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鱼群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梅秀英问敬德,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鱼群

| 0 comments

第一百一十九回 尉迟恭投军杀奸官 乔公山献粮救义子

燕窝岛有个小仔,家里很穷,十五六岁就到老板船上去当伙浆仔。伙浆仔敦厚老实,手脚勤快,还吹得一手好渔笛。
一天早晨,渔船扬帆出海,撒网捕鱼。可是拉上来一看,网袋空空的。他们换一个洋地又一个洋地,撒了一网又一网,千万不肯空船拢洋。
老大看伙计们一个个愁眉苦脸,便对伙浆仔说:伙浆仔呀!吹曲笛子吧上让大家消消愁,解解闷!
伙浆仔坐在船头上,吹响了渔笛。婉转动听的笛声在海面荡漾。一个曲子吹完,船老大才叫大伙去垃渔网。可是,渔网一节一节拉土来,全是空的。大伙心里冰凉,拉起最后一节网袋,猛地往船板上一掼。忽然,网袋里冲出一道金光,把渔船照得通亮通亮。大伙吓呆了!仔细一看,原来捕到了一条金灿灿的鱼。这条鱼浑身金鳞闪亮,背脊上有一条鲜红鲜红的花纹,头顶红形形,嘴唇黄澄澄。唇边还长着两条又细又长的胡须。
这是什么鱼?只有船老大一个人知道。他告诉大伙,这是一条非常稀罕名贵的黄神鱼,吃了这种鱼能补身强筋骨。有黄神鱼的地方,一定有鱼群。船老大望着黄神鱼,笑嘻嘻地说:
伙浆仔,你去剖鱼烧鱼羹请大家尝尝鲜补补神,捕个大网头,一网鱼装三舱!伙计们听了满心欢喜,有的摇桧,有的撒网,只有伙浆仔看着黄神鱼发愣:这样好的鱼杀掉烧鱼羹,多可惜啊!他心里舍不得,手里却拿起刀,在磨石上擦擦地磨了两下,吓得黄神鱼乱蹦乱跳。
伙浆仔张开双手丢捉鱼。你往东,它跳西,你往西,它跳东,怎么抓也抓不住,伙浆仔累得直喘气。突然,他听到一阵女孩子的哭泣声,感到奇怪,船上哪来的姑娘?他惊疑地四下一望,只见黄神鱼躺在舱板上,嘴巴一张一闭,双眼噗噗流泪。伙浆仔看呆了,自言自语地说:黄神鱼呀,老大要杀你,我可心不忍啊!
黄神鱼忽地跳到他的脚边,苦苦衷求:放我回去吧!放我回去吧!
伙浆仔越发惊奇,蹲下身子问道:莫非你通灵性?
黄神鱼点点头,眼泪簌簌流下来。
伙浆仔心肠软,用手揩揩黄神鱼的脸。这一揩,黄神鱼哭得更伤心,眼泪像一串珍珠断了线。伙浆仔鼻子一酸,同情地说:别哭!别哭!我放你,放你归大海!
伙浆田手捧黄神鱼,走到船舷边,黄神鱼尾巴一翘,头一抬,扑通一声跃进了大海。海面上咕噜噜一阵响,泛起一朵朵银白色的浪花,浪花中间冒出一个姑娘,娇滴滴,水灵灵,长得又年轻又美丽,一双大眼睛直盯着伙浆仔,噗哧一笑:伙浆仔,你怎么哭了?
伙浆仔窘得满脸通红,急忙用刚才替黄神鱼揩过眼泪的手,揉了揉眼睛,定睛再看,姑娘不见了。
原来,这姑娘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她在龙宫里玩腻了,化作黄神鱼,悄悄地溜出龙宫,混在鱼群里到处游荡。突然,一阵笛声自远而近,她侧耳细听,哟!多么婉转,多么动听!她循声找寻吹笛人,寻呀寻呀,一个不小心,撞进了渔网里。
这时,伙浆仔呆呆地望着浪花出神,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又用手揉了揉。
突然,眼前一亮,海底下的海藻泥沙、龟瞥蟹虾,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正感到奇怪,只见一群黄鱼迎面游来,就高兴地大声喊道:黄鱼!一群大黄鱼!老大,快下网呀!
老大不相信,摇摇头,没理他。
.眼看黄鱼群从船底游过去了,伙浆仔婉惜地说:可惜,真可惜!
话声刚落,又看见一群黄鱼朝渔船游来,他大喊起来:老大,快下网,是大黄鱼呀!
老大半信半疑催大伙撤下渔网。不到一袋烟功夫,伙浆仔拍着双手笑得合不拢口:进网了,快拉网呀!
渔网往上拉,哗啦一阵响,网袋浮上海面,金灿灿,亮闪闪,满满一网大黄鱼。撩呀掏呀,一夜掏到大天亮,足足装了一满船。从此,岛上的渔民都传开了,说伙浆仔的眼睛能看到海底的鱼群。大伙都欢喜跟伙浆仔出海,他说哪里有鱼,渔民就往哪里撒网,网网不落空,次次满载而归。
燕窝岛上的渔民日子越过越兴旺,人人感激伙浆仔。这可吓坏了东海龙王,急忙找来龟丞相商讨对策。
龟相摇着头说:这事难办!伙浆田救了三公主,三公主赠他一对神眼珠。
他把三公主如何听到笛声,如何落网遇救的经过说了一遍。
龙王听罢,沈吟片刻说:
每天奉送几担海产以报答救命之恩未尝不可,但怎可赠送神眼珠!不行,神眼珠要收回!
龟相为难地说:收回神眼珠,伙浆仔双目要失明,恐怕三公主不答应!
龙王不耐烦地说:那该怎么办?
龟相凑近龙王,如此这般地咬耳细语一阵,龙王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也只得如此了!
一天,风和日丽,海天蔚蓝。伙浆仔带着岛上的渔船扬帆出海。他日吹渔笛,眼望海底。船刚到洋地,迎面就游来了鱼群。伙浆仔手持渔笛,指点撒网,谁知鱼群哗地一调头,顺潮而去。伙浆仔把橹摇得像阵风猛追不放。追呀追呀,一直追到外洋。突然,天上升起团团乌云,海上刮起阵阵猛风。风呼呼,浪哗哗,一个巨浪卷走了伙浆仔。大伙焦急地呼喊着:伙浆仔!伙浆仔!
伙浆仔随浪飘荡,只觉得天昏昏,海茫茫,不知飘荡了多少辰光,不知飘到了什么地方:他定睛一看,眼前有一幢富丽堂皇的宫殿,龟相站在宫门前迎接:浪花跳,贵客到,快进宫里歇一歇!
接着,宫门里闪出一群宫女,簇拥着伙浆仔进了宫殿。宫殿里早就摆下了一桌酒筵,龟相请伙浆仔入席,端起酒杯,满脸堆笑地说:恭喜!恭喜!
伙浆仔稳了稳神说:遇难落海,还道啥个喜?
龟相说:龙王招驸马,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吗?
伙浆仔轻蔑地说:我是个穷渔郎,龙王招婿与我何关?
龟相呵呵笑道:通灵性的黄神鱼就是美丽的三公主。患难相救,终身相配!
伙浆仔一听,又喜又惊。但转而一想,门不当,户不对,公主怎能配渔郎?
他淡淡一笑说:公主金枝玉叶,到人间吃不起苦工说罢就要离席而去。
龟相忙伸手一栏:既然来了,何必再走?
伙浆仔不依,一定要走。龟相急了,把脸一沈,喝道:
龙王有旨,不愿留住龙宫,只好收回神眼珠!来呀!
随着喊声,一队墨鱼围了土来,猛地喷出墨汁。
伙浆仔只觉得双眼一阵剧痛,昏死在地。
过了很久很久,伙浆仔才缓过气来。他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一片漆黑,摸摸地上,全是沙子。伙浆田虽然回到了家乡,却双目失明了,再也不能出海捕鱼了。他心里充满着忧伤和愤恨,常常独自一人无聊地坐在海边,吹着心爱的渔笛。
夜深人静,三公主被一阵笛声惊醒。她侧耳静听,不觉双眉紧锁,心里不安起来:以往的笛声是那么悠扬愉快,今天却如此忧伤凄侧!她匆匆离开龙宫,循着笛声来到海边。猛见伙浆仔双目失明,顿时明白了父王许婚的用心。
她又恨又愧,扶起伙浆仔,一字一顿地说:走,我们回家去!
伙浆仔只是呆呆地站着,脸上毫无表情,好像什么也没听见。三公主急了:既已许婚,你我就是夫妻!你不带我回家,叫我到哪里去?
伙浆仔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说:我两眼摸黑,怎好连累你?快回龙宫去吧!
不!我绝不回龙宫,宁可守你一辈子!
伙浆仔心里万分感激,嘴里还是一个劲地催她快走。
三公主低头沈思良久说:好吧!一定要我走,那就让我再看看你的眼睛!
伙浆仔听她答应了,便顺从地躺在沙滩上。三公主张开嘴巴,射出一道异光,噗的一声,一颗龙珠落在伙浆仔的眼睛上。龙珠滴溜溜地打转,伙浆仔眼珠里的毒汁一滴一滴的往外淌,眼珠闪烁
出一道亮光,越来越明亮,毒汁黏在龙珠上,异光灿烂的龙珠越来越暗淡!最后变成了一颗小黑球。
三公主失去龙珠,浑身发软,扑通一声跌坐在沙滩上。
伙浆仔双目复明了,睁眼看见三公主瘫坐在沙滩上,花容憔悴,喘息不停,一时慌了手脚,忙问: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三公主两眼含泪,忧郁地说:龙珠失明,我只好重返龙宫养身。你我要想再见,难呀!
伙浆仔难过得说不出话来,他一把扶住三公主说:为了救我,如竟献出宝珠,这可如何是好!
三公主脸色惨白,微微一笑说:你双目复明,我也放心了!待我返回龙宫,恳求父王每日奉献海产万担!
说罢,渐渐地现出龙形,哗一声,向大海深处游去。
据说,东海龙王拗不过女儿的请求,终于答应每日奉献海产万担,算是报答伙浆仔的救命之恩!

在定海城东有个上张家村,村后有一座百米高的狮子山,山南有个天然古洞,当地群众统称其独角龙洞。传说,从前在这洞裹住着一条独角龙,十分凶恶残暴,还经常变成美男子,半夜三更闯进民宅作怪。
这独角龙原来是东海龙王的小儿子,长得很丑,却又特别喜欢寻花问柳,水族中一些长得漂亮的鱼姑、虾姑,见了他都怕得要死。后来,他觉得水族中已找不到中意的姑娘了,就来到上张家村这个地方,变成一个白面书生,到处戏弄姑娘。
有一天,他路过狮子山,着到山脚下有个包子店,便进店歇歇脚,买几笼包子填填肚。
这包子店是个姓李的寡妇开的。李寡妇年纪三十多,上无公婆,下无子女,独个人靠卖包子过光阴。独角龙见她长得十分标致,就每天来店里买包子吃,一面吃包子,一面和李寡妇搭话。
这样天长日久,李寡妇就被勾引上了,成了独角龙的姘头。独角龙也不愿意回龙宫去了,就在狮子山南边找了个山洞,白天进洞睡大觉,夜里溜进村来与李寡妇厮混。后来,李寡妇慢慢年老色衰了,独角龙开始冷落她,就到村里丢另找新欢。有一次,一个名叫赵娇娇的姑娘路过上张家村。这姑娘学得一身好武艺,跑在江湖上,走南闯北,专行侠义之事。
她走了一天的路,人累了,肚子也饿了,就进店来买包子充饥。正巧碰上独角龙也在店里。
独角龙见娇娇年轻又漂亮,口涎拖得三尺长。他摇身一变,变成店小二模样,替李寡妇送出一笼火热的包子来,暗中已把一包迷药撒进包子里。娇娇肚子饿得咕咕叫,只顾抓来就吃,一些些工夫,一笼包子吃得精光,可是人也迷迷糊糊睡着了。独角龙好不欢喜,抱起娇娇就走。回到山洞里,独角龙现出本相,眉开眼笑地对着娇娇吹了一口凉风,喊着:姑娘醒醒,姑娘醒醒!
娇娇打个呵欠,睁开双目一着,四周黑不隆咚,当面站着一个黑怪物,知道自己吃了亏,厉声问道:你是什么东西?胆敢作弄姑娘!
独角龙见姑娘醒来,嬉皮笑脸地上前说道:姑娘别怕,我是东海龙王的七太子,你我今生有缘。姑娘进我洞府,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娇娇毕竟是个闯过江湖、见过世面的女侠,听了这怪物的话,心里虽害怕,表面却十分镇静。她想,既然身陷魔掌,想一下子脱身不可能。虽然自己学得一身武艺,且有祖傅金镖带在身上。可是,这怪物满身铁鳞铁甲,金镖也难破它的皮肉。眼下只有慢慢寻找机会,制服恶龙。于是对独角龙说道:龙爷呀龙爷,你是龙仙,我是凡人,怎么能配婚?要是让老龙王知道了,说你违犯
龙宫规矩,岂不害你受罪吗?
独角龙一听,气呼呼地说:天上的七仙女也不怕违犯
天规,敢与凡间董永婚配,我龙七太子就不能娶个凡间女子做老婆吗?
娇娇又说:龙爷呀龙爷,可惜你全身上下穿着铁鳞铁甲,没一点肉皮见着,想成婚也难呀!
独角龙一听姑娘心动了,高兴得手舞足蹈说:这有何难?只要我把喉咙底下三片龙鳞揭下来,就可变成凡夫肉身的美男子。刚才我在包子店里给你送包子,你不是见过了吗?
噢,刚才那送包子的店小二就是你龙爷变的?倒是蛮英俊的。
娇娇按着又嗲声嗲气地说:龙爷呀!你真有那么大本领吗?我还是不大相信:古人老话讲,口说无凭,眼见是实。你有真本事,再变给我看看!
你还不相信?那我就当场变给你看!
独角龙边说边举起爪来,揭去喉咙底下的那三片龙鳞。娇娇见独角龙对自己毫无戒心,当他伸长头颈揭去龙鳞的时候,娇娇迅即飞出一支金镖,不偏不倚,正刺中独角龙的七寸咽喉。独角龙一声长啸,两颗龙眼乌珠像猪尿泡那样凸了出来,龙尾巴在石洞里眶当、眶当一阵乱甩,便一命呜呼了。
娇娇杀死了独角龙,为民除了害,人们都很感激她,娇娇智斩独角龙的故事,一直在当地民间流传下来。

上回书说到尉迟敬德、梅秀英失妻俩送走了老道长、老恩师。回到屋里,梅秀英问敬德:我说爷呀,咱们这老师在哪座观里出家?娘家姓名叫什么?道号怎么称呼,这些你都知道吗?敬德一听,说:哟,咳!我这瞎摸海,这些我从没问过。梅秀英说:你纯粹是瞎摸海,明儿人家看你本领高强,武艺出众,要问你跟谁学的,你可怎么说呀?那好办,我就说我老师姓老叫老道。没听说过,老道多了。不要紧,有一天我做了大将,老师说还要看我去呢,什么时候再见面,我把一切都问明白了,还不行!吗?哼,也只好这徉了。书中暗表,这位老道长是谁呢?他姓谢,叫谢弘,出家在洛陽城西黄花山三清观,跟李渊是要好的朋友。李渊起兵兴唐以后,他暗地各处查访,为唐朝挑选人才。他把敬德的根底满摸清楚了,这才来登门授艺的。有所谓五道兴道,谢弘就是其中一位。他有几个出名的徒弟,敬德是头一个。敬德想起老师托咐的话,就跟梅秀英说:老师有话,让我赶紧上太原府投军去。我去看看我大爷,跟他要点路费。大奶奶你呢,我就托靠大爷照顾啦!梅秀英说:你早就应当去。你忘了头几年你在大爷家喝醉了酒,说了些个难听的话,打那儿你就一直没照面,去了得给大爷赔个不是。是啦!

敬德离家,径直来到孝感村。到乔公山门前,家人们说:哟,公子爷,您老没来啦!敬德说:诸位,我这不是来了吗!看您个头儿猛了,也长胖了,您挺好吧?挺好,我大爷呢?在上房呢!敬德来到上房,见了大爷就磕头:大爷,我这儿给您磕头啦!乔公山说:敬德呀,你起来,一旁坐下。敬德起身落坐。乔公山问:我听说来了个老道,教你能耐带管饭,还管缴裹儿,有这事吗?敬德说:是呀!他就把这几年跟老道学艺经过说了一遍。乔公山听罢,问道:这位道长姓什么叫什么,他在哪座观里出家呀?敬德说:这些我都没问,不过不碍事,我老师叫我到太原府投军去,将来做了大将,他必定去看我,那时再问也不晚。我来找您,是求您帮我点路费,我走后,您这侄媳妇,也就托靠您照顾啦!噢,你要真当了国家大将,大爷脸上也好看。你忘了,头几年你来要钱,赶上我到南山上古寺下棋去了,天黑我没回来,是不是你在家里说了些不三不四的话?大爷,我是您的儿女,您还能跟我一般见识吗?前者您就甭提了,就算是我犯浑。乔公山一听这话乐了:哈哈哈,好小子,你要拿多少路费呀!敬德说:用不了多少,由咱们马邑县到太原府也就三、四百里地,您给我三十、二十的就够了。乔公山冲家人说:来呀,给他拿银子,包二百两整的,再拿三、四十两散碎的。大爷,我花不了那么多。穷家富路,花不了留着。你走了,让我侄媳妇搬这边来住,买卖由我清理。你就安心服役,甭惦记家里。对机会我还要到太原府去见两位王爷,因为唐朝得天意,顺人心,所到之处老百姓安居乐业,我家里挂着千顷牌,应当献出一些粮食充做军饷。借献粮做个引线,我还可以托两位王爷照应照应你。我这心思,你明白不明白?还是大爷您疼我,咱们就这么着了,我跟您告辞了。家人已经把银子包好,敬德提着包袱就回家了。

到了三兴铁铺,敬德把包袱交给梅秀英,跟她说了说见大爷的情形。梅秀英说:爷,这事办得不错,不知你几时动身哪?我想明天就走。那我给你收抬东西去。到了第二天梅秀英把敬德应带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备下一桌酒、菜,给丈夫饯行。夫妻对坐,敬德说:大奶奶你还备酒送送我,总算大妻一场不错,我谢谢你啦!喝酒!对饮中间,梅秀英说:爷,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身怀六甲啦,敬德听了一愣:大奶奶,这身怀六甲是什么玩艺儿?梅秀英一听这气大了:合算你满不懂呀!这么说吧,我已经有了孕了,将来生养下来,是儿是女还不一定。敬德说:噢,明白了,这身怀六甲,就是说你肚子里有了小敬德啦!对了,不论是儿,还是女,你先给留个名字吧!嗐,你随便叫得啦!不成,你做爹的理应如此。别忙,别忙,我好好想一想。哎,我想起来了。如果生儿,就叫他宝林。我忘不了咱这宝林庄,就忘不了尉迟宝林。如果生女,你做妈的就给她起个名吧!好吧!梅秀英是个细心人,因为过去帮助爹爹记记简单账目,多少学了一些字,她要丈夫给儿子起了名,又说:爷呀,你这一走,常言说,征人无限敬德说我不懂,什么叫征人无限呀?就是说,军人出征,没有一定准时期,万一你老不回家,我生下了儿子,他长大了,我就让他找你去。你们父子相认,以什么为凭呢?大奶奶,我这儿要走了,你怎么这么罗嗦呀!这是大事,罗嗦点好。这么办吧,这对钢鞭分为雌雄,我带走十三节的雄鞭,留「十二节的雌鞭给宝林孩儿。将来父子见面就以鞭相认。钢鞭是我亲手打造,我当然认得。你看这样好不好?嗯,你这主意还算不错,你等一等。梅秀英取来笔墨,让敬德拿来这对钢鞭放在桌案之上,她提笔蘸墨,在雄鞭把儿上写了尉迟敬德四个字,在雌鞭把儿上写了尉迟宝林四个宇。说道:我写上了你们爷儿俩的名字,等墨干了,你拿錾子把字儿錾上。好啦!敬您把锤子、錾子取出来,别看他不认字,在铁上錾宇,那是好手艺。叮叮当当,一会儿工夫,就把俩名字錾好了。噗!吹去铁末子,一看八个字鉴得又深又真。夫妻二人吃喝完了,敬德找根绳子把雄鞭拴在背后背上,拿起行李包裹,说:大奶奶,我走了,你就听好信儿吧!这时候,梅秀英眼泪流下来了,说:爷呀,千万多多保重,你走吧!敬德一瞧她掉眼泪,可就撺儿了。我说大奶奶,我投军是大喜的享,我做了大将,你就是夫人了。你这么眼泪扑撒的,是给我送三怎么着?你再掉眼泪我打你!梅秀英也没法跟他生气,止住了眼泪说:我刚才那阵儿心里不好受,听你这么一说,我高兴啦!我不掉眼泪了,你好生走吧!敬德这才走出家门,离开宝林庄,遘奔太原府投军而去。

简短截说,尉迟敬德走了几天,这一天,日没沾山,进了太原城北门。他打店住下,叫伙计给拿来一嘟噜酒,二斤酱牛肉,妙了俩菜,在屋里大吃大喝。伙计在旁边问他:这位爷,您贵姓啊?敬德说:我复姓尉迟,单字名恭,字表敬德。您这是打哪儿来呀?我从朔州马邑县宝林庄家里来。您到这儿是办事呀?做买卖呀?还是瞧朋友呀?告诉。你说,闻听两位王爷在这儿招兵买马,我是投军来的,请问这投军怎么个投法呢?您要投军啊!我们这儿常住投军的,但不知您是打算当兵呢?还是为将昵?哎,我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哪能当兵呢!我要做一员大将。噢,这儿是这个规矩,凡投军的都得买一张投军状,要当兵的二两银子买一张,要做将官的五两银子买一张。填好了投军状送上去,上边核准了,才能入伍呢。书中暗表,投军先买投军状,这是李建成、李元吉这哥儿俩背着武德天子私立的章程,为的是搂俩私钱。敬德一听要买投军状,说道:哎呀,想不到还有这么多麻烦,我初来太原,人地生疏,明天求你受点累,代我买一张投军状吧!第二天,伙计跟敬德要了钱,给他买了一张投军状。敬德说:伙计,我不会写字,你再受点累帮我填上吧!伙计说:我也写不好,我给您求求我们管账先生。他把管账先生请来,备好笔墨。管账先生问一项写一项,先问了问敬德的姓名、籍贯,写好了。又问:您有什么技能?敬德说:您给我写,我来做一员大将,不是大将我不干!这我可没法给您写,就写您想当大将得了。您再写上,十八般兵刃我样样精通!管账先生听了直打吸溜:这么写合适吗?敬德说:合适,我怎么说您就怎么写吧?好吧!管账先生大笔一择:要做一员大将,十八般兵刃样样清通,年月日时,都填好了。照您说的,我全写上了,这份设军状就算行啦!敬德说:好,今天我就投军去。

敬德吃罢早饭,让伙计算账,付过店饭钱,另给了伙计们一些小费,赏了管账先生二两银子。他腰里这三十两散碎银子,花到这时,只利下二、三两了。他打听到两位王爷就住在西边晋陽宫苑之内,怀里掖上投军状,提溜着包袱,大步流星往西走,跨过晋陽桥,来到宫苑大门外边。他冲守卫大门的四个兵丁道了一声辛苦:辛苦诸位。兵丁们问:喂!你是千什么的?我是投军的。要当兵到兵站去投,我们这儿只收将官。我就是要当大将。可有投军状?有。他从杯里掏出投军状递给一个当兵的。那个当兵的说:你候着,转身便到里边向军门大人回话。这位军门大人姓黄名壮,是建成、元吉的心腹将官。他接着敬德的投军状一看,心说嚯!这主儿可以,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要做一员大将。好哇,你把他领进来。当兵的出来,把敬德领到大厅,说:这就是我们军门大人黄将军,你过去见个礼吧!敬德双手一抱拳:啊,黄大人,我这儿给您行礼啦!黄壮说:我说尉迟恭,你这儿写着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可是真的?那没错呀,我要不精通,绝不敢那么写。好,你这儿候着,我给你禀报两位千岁去。

黄壮拿着敬德的投军状,来到后边银安殿,见到建成、元吉,把投军状递上去。建成接过这张投军状一看,心说好大口气,看来这人能耐不小啊!就说:兄弟,你看看,千军好得,一将难求真想不到今儿来了一员大将。元吉接过投军状瞧了瞧:嚯!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要做一员大将,好?哥哥,咱们开殿见见他!王谕传下,建成、元吉在大殿中间坐好,文官武将上殿,在两旁侍立。不多时,黄壮把敬德领来了。敬德迈进银安殿门槛,建成、元吉注目观看,见此人平顶身高将近一丈,胸间宽,背膀厚,悍壮魁梧,头戴一顶草纶巾,身穿灰布裤褂,足蹬搬尖大叶把靸鞋,打着花绑腿。上身煞着十字袢,背后斜插着一只单鞭,腰间围着个包袱。面似黑锅底,黑中透亮,两道抹子眉直插入鬓,二目圆睁,亚似铃挡一般,黑眼珠多,白眼珠少,看着那么瘆人,通贯鼻子毕周毕正,相配大嘴岔、大耳朵。颏下无须,看来也就二十多岁。黄壮说:尉迟恭,上边这两位,一位是当朝太子、英王千岁,一位是齐王千岁,你还不赶快脆倒磕头!敬德上前跪倒:两位千岁在上,我这儿给您磕头啦!建成坝着头嗓门说:我说你起来。哎。敬德站起身来,我问你,姓什么叫什么?家住哪里?为何投军?都说给我听听,敬德把投军状上写的那几项说了一遍,说到要做一员大将,十八般兵刃样样精通。这时元吉插话了啊,你说十八般兵刃样样梢通,这话不大点吗?怕是十八般兵刃样样稀松吧!敬德一听急了:哎,不对,不,哪能稀松啊!没错!建成跟元吉咬耳朵,说:这是个大胡涂,你瞧我挤对挤对他。我说尉迟恭啊!敬德应声:是,王爷。建成说:要做大将得花钱买,就凭你一句话可做不了大将。花钱买?做大将得花多少钱哪?二百两银子,你有,我就收你;没有二百两银子,你趁早走人。他那心思是,就这黑小子,一身粗布裤褂,土头上脑,哪趁得了二百两银子,给他挤对走了完事,没想到正好刀对鞘,他身上带着二百两银子还没动呢!敬德一听王爷说出价儿来,说:哎哟,啊,哈哈,幸亏穷家富路,带了二百两银子,要不这趟就白来了。他把腰里包袱解下来,在地上打开:二位王爷,这是五十两一封,四封正好二百两,一两不少,摆在这儿了,这大将我做上啦!建成、元吉一瞧,心说嘿,怎那么巧!元吉说:这事好,好,先把银子给我拿上来!当差的把这二百两银子送到桌案之上。建成心里转了转,想到驻在晋陽官里的手下亲兵,一共十二棚,每棚十三个人,十二个兵,一个头儿,头两天六棚棚头儿回家不干了,正缺个棚头儿呢!尉迟恭啊,既是你交了银子,就让你做六棚棚头儿吧!多咱你立了功,我再让你位禄高升。敬德问:这六绷棚头儿是大将吗?是大将。好了,我多谢王爷。来呀,给他带到六棚去。是啦!当差的上前,就给敬德带下去了。

到了六棚,当差的呼唤一声:王爷给你们派头儿来了,快出来迎接呀!哎!里边十二个人齐声答应,出门看见敬德,跪倒磕头老爷,我们给您见礼啦!敬德一瞧,心里高兴,敢情大将还管着十二个人哪:哈哈,别磕头了,起来吧,小子!这些当兵的一听,怎这么说话呀!都想他必是跟王爷有什么干系,也就没跟他较真。大家站起来,围着敬德问这问那。敬德说了说姓名、身世,还说自己是国家的大将。大伙心说,你不就管我们这十二个人吗!大将?别乱啦!敬德说:我渴了,给我沏茶去!哎!当兵的把茶沏来,敬德倒了碗,一瞧不干了:这叫什么茶?怎么还漂着末儿呢!当兵的说:这是土末。什么?当大将的就喝土末儿?快给我换好的!好的没有,咱们这儿就这规矩。敬德没办法对付着喝吧,到了晚上吃饭时候,外边有人喊:六棚领饭呀!当兵的问:老爷,领饭是您去,还是我们去?敬德说:还是你们去吧!一会儿当兵的领来了一大笸箩小米饭,一大盔子老腌咸菜,还有一捅菜汤,里边放把勺子。有人给敬德盛了一碗饭,拿个碗拨里点咸菜,又盛了一碗汤,找了一双筷子,都放在桌子上,说:老爷,您请用吧!敬德说:你们得先给我摆洒呀!跟老爷回话,怕们这儿就吃这个,没有酒。没酒?没酒我吃不下去,我喝惯了。您吃不下去,就得饿着。哎,那我认了。敬德端起碗来,吃了两口饭,实在吃不下去,又把碗放下:你们吃吧,我不吃啦!当天忍了过去,到第二天,肚子饿得咕咕叫,咣咣咣,他一气干了几碗饭。他问当兵的:我说咱们有喝酒的日子没有?当兵的说:有呀,每月初一、十五这两天有酒,王爷稿赏咱们。噢,今天几儿啦?今儿初九,还得等五、六天。敬德也只好等着。每天吃带沙子的小米饭,这日子实在难熬。

好容易到十五这天了,当兵的说:老爷,今天吃稿赏,我们领去吧!敬德说:口不成,不成,唯有今天得我去。他来到外院,见了管事的说:我领稿赏。几棚的?六棚的。,端一盘子走吧!敬德端起一个大油盘子,上边有一块四、五斤重的酱牛肉,上插一把牛耳尖刀,有十二个馒头,另加一个大馒头,有一个酒嘟噜,十二把酒壶。他拿回搞赏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自己坐在桌边。那十二个当兵的围了过来,心里话:也不知这新来的头儿手松手紧,他要手松,我们还能多吃喝点;要是手紧,就只好认倒霉了。敬德说道:哎呀,可盼着有酒啦!顺手拿起一把酒壶对着嘴一扬脖:咦,怎么是空壶呀?有个当兵的搭碴儿:老爷,那大嘟噜里有酒。嘿哟!对,我忘了这碴儿啦!敬德用手攥住酒嘟噜,拔去上头的玉米塞子,嘴对嘟噜口,咕嘟,咕嘟,咕嘟,三口酒喝下肚去。他好久不喝酒了,喝猛了点,不那么好受,捂着心口,摇摇脑袋,闭上眼,皱皱眉。稍停片刻,缓过这口气来,哈哈!放下酒嘟噜,拿起牛耳尖刀,噌,拉下一块酱牛肉,足有四、五两,叭,就扔嘴里啦!跟着两口酒一块肉,两口酒一块肉吃喝开了。忽然一想,我是当头儿的,一人吃,大伙瞧着,这不大合适。一晃嘟噜,里头咣当咣当多少还有点酒,说:你们都过来。大伙说;我们本来就没走.这儿等着老爷您哪!我是老爷你们是兵,这酒也别都让我一人喝了,多少我给你们剩点。一看这块酱牛肉吃了有一半,剩下的肉你们十二个人分吧!大伙心里这个骂,里边有一个敢说话的,说道:老爷,我看您是个大外行!敬德问:我怎么是大外行?您听我说,吃搞赏,酒、肉都是每人均分一份儿,那大馒头是您的,我们每人一个馒头,要不够,小米饭、菜汤找齐,这是棚里的规矩。嗐!我哪儿知道呀!,敬德心想,人家盼了半个月的稿赏,合算都让我一人吞了。越想越不对味儿,就说:我刚来不几天,不懂规矩,把你们那份儿都给吃了,实在对不起。不要紧,我再领去,给你们领好的。那我们谢谢老爷啦!

敬德走出六棚,奔厨房来了。管亲兵伙食的是大厨房,另外还有座小厨房,有十几个厨师傅专给建成、元吉做饭。敬德哪懂这些,一头撞进小厨房里,说:哈哈,辛苦,辛苦!厨子头儿一瞧进来个黑大个儿,就问:你到这儿有事吗?诸位,我是六棚的棚头儿。噢因为我来的日子不多,不懂规矩,今天稿赏的酒肉我都快给吃喝没了,对不起兄弟们,干脆我再领一份儿得啦!什么?人家熬了半个月,这酒肉都让你一人吃了,没说的,你再掏钱到外头给人家买去。大厨房管你们的饭,我们这儿是小厨房,根本管不着,你赶紧走吧,什么?你们管不着?敬德俩眼往案子上一扫,见上边一盘盘菜都配齐了,一共四大盘子就酒的凉菜:凉拌燕窝,芙蓉鸭片,卤鸡,酥鱼;又见那边灶上大摞着好几层大笼屉,几个人正往灶里添柴。书中暗表,笼屉里都是清蒸大菜,整鸡,整鸭,整鱼,整甲鱼。这都是给建成,元吉预备的,但等上边传话,就一样一样往上端。敬德一指案上的菜:我说你们案上的菜是人吃的不是!厨子头儿说:什么?是人吃的不是?敢吃你就吃呀!许不许我拿走呀?你想吃这个,你那牙还得换一换,把牙都敲掉,再长出新牙来!这时候,外边进来个旗牌官,这小子是建成、元吉的腿子,一贯仗势欺人,专门敲作、克扣当兵的,人称万人恨。他进门就嚷:大师傅,王爷让开饭,快着!厨子头儿说,旗牌老爷您来得正好,这是六棚的棚头儿,他把全棚的犒赏吃了,跑这儿来要再领一份儿,我们不给,他要把王爷的菜端走!这旗牌官一听,心说这小子真横啊,我得管教管教他!哈哈,你吃了大伙的犒赏,跑这儿来撒野,快走,自己掏钱给人家买去!敬德说:谁让我是新来的,就将就找这一回吧!甭废话,你走不走?我不走,怎么样?不走我打你!这个万人恨的旗牌官身子往前一扑,右手掌就奔敬德左边嘴巴子来了。敬德火往上撞,用左手撩开他的右手掌,一把攥住他胸前衣襟,往起一提溜,这小子两腿就离地了。旁边有一口大水缸,敬德用手摁着这小子的脑袋,愣往缸沿儿上撞,就听噗的一声,登时脑袋崩裂。屋里这些厨师傅都吓得直哆啸,有的钻桌子底下去了,有的撒腿就跑。敬德嘴里嘟嚷着:小子,这你就不打我了吧!他拣了个最大号的油盘子,把四盘凉菜放在上边,又从柜里取了两嘟噜好酒,揭开灶上笼屉,端出了大盘大碗的清蒸大菜,都搁上。他端起油盘子,噔噔噔,走出了小厨房。

敬德回到六棚,把油盘子放在桌上,说:伙计们,吃吧!大伙一看大油盘子美酒佳肴,太好了。一个个猛吃猛喝,边吃边夸:哼,咱们多咱喝过这么好的酒,扑鼻香喝进肚往下沉,真是陈酿老酒!老爷,要没您,我们哪能吃到这些好菜,要说您为我们可真不容易。敬德说:看怎么不容易了,我为你们把旗牌的脑袋杵到缸沿儿上撞碎了!这十二个人一听都愣住了,有一位说:什么?啊?诸位,咱们弄明白了再吃吧!敬德一瞧这些当兵的吓得直哆嗦,问道:你们干吗不敢吃啦?我说老爷,您捅大漏子啦!哎,吃吃吃,不吃白不吃,你们吃你们的,好汉做事好汉当,有漏子我顶着呢!正这儿说着,就听外边有人喊叫:六棚棚头儿,王爷叫你呢!敬德说:好了,我见王爷去。,他答应一声,就跟着来人走了。

那个当差的把敬德领到银安殿上,让他跪下。上边建成问道:大胆尉迟恭,方才闻报,说你把我的旗牌官摔死了,你这是为什么?敬德就把这件事情经过一说。建成一拍桌案,叭:你少废话,来人哪,给我捆!两旁上来十几个人,猛鸡夺粟,没容敬德挣蹦,就把他给捆上了。建成说:黄壮啊!黄壮应声:伺候千岁。即刻把尉迟恭押到西门外法场,开刀问斩!遵王谕。黄壮把敬德押下银安殿,让兵丁给他背后插个招子,上写斩犯一名尉迟恭,尉迟恭仨字儿上画了仨红圈儿,然后把他推上因车。城里贴出告示,公布斩犯尉迟恭的罪状。不多时,就见一百多名亲兵押送囚车上了街,黄壮在最后头骑马走着。这辆骡子车隆隆隆,步队走路喀喀喀,出了城西门,直奔刑场走下去了。

这一行人出了关厢口往西走,忽见西北大道上尘沙费漾,土砾翻飞,有一位老者骑着马,后边跟着许多车辆,驮子,车把式摇鞭:得儿哦喝!这位老者正是乔公山。他正押着两千石粮食到太原府向朝廷呈献,也是为打听尉迟恭投军怎么样了,果真入了伍,就在两位王爷面前,给兄弟尉迟仪这托孤的侄儿托带托带。在关厢口,碰上当兵的押囚车过来,乔公山回头一招手,车辆、驮子都停下来了。囚车打他眼前经过,他注目观瞧,哎呀不好,上边绑着的斩犯正是尉迟恭,心说他犯了什么大罪啦!赶紧下马上前。一个亲兵小头目问:老头儿,干什么的?乔公山说:诸位老爷,小老儿是马邑县孝感村的,名叫乔公山,带来两千石粮食,自动献给朝廷,没想到碰到差事了,不瞒您说,车上这个斩犯正是我的朋友托孤的侄儿,不知哪位是监斩老爷,您领我去见见,日后定有重谢。这个小头目吩咐囚车慢走,带乔公山去见黄壮,把他的来意说明。黄仕心说,这老头儿自动献粮,他跟尉迟恭又有关系,这叫骆驼拱门,比肥猪拱门更能来财,说把他带来。是。当兵的把乔公山带到黄壮马前。乔公山哭着跪下了:将军,我叫乔公山,您要救救找的侄儿呀?黄壮问:你这是怎么回事?乔公山就把敬德的事一说,请黄壮先别开刀,容他求求两位王爷去。黄壮说:这可不成!你见你的王驾,我监我的斩,这是王爷的旨意,不能耽误!乔公山鸡啄碎米般地叩头:哎哟,您多多给我想办法。我家趁两面千顷牌,您帮我这个忙,我对您自有一份孝心。他苦苦哀求,黄壮脑袋摇晃得跟车轮似的。老头儿双膝蹭地而行,来列马脖子下边,背着众人,偷愉托出一块几两重的金子,嘴里说:您就宽待我这个侄儿吧!黄壮斜眼一瞧,黄金露出来了。老头儿让他瞧请楚了,把金子杵到他的靴筒里了。黄壮马上改口:我说老哥哥,您说了会子,得,就请您赶紧进城哀告王爷,可别耽误着,我先奔法场,决不开刀,待会儿王谕下来,这敬德就活了,成啦!乔公山心说,是成了,我这锭金子没啦!

囚车过会,乔公山上马,押着车辆,驮子进城。到了晋陽宫大门前,跟守门兵丁说明来意,有人进去禀报。一会儿传出话来,要乔公山去见王驾千岁。当差的领着乔公山来到一座偏殿。乔公山见到建成、元吉,跪倒叩头:草民乔公山给二位王驾千岁见礼了。建成说:哈哈,这么大岁数,老远来的,你们给他搀起来。有人给老头儿搀起来,赐坐。在千岁面前,小老儿不敢坐。老先生,你就坐下吧!乔公山坐下。建成问:听说老先生是献粮来的?乔公山说:对了,自从武德天子登基以后,天下百姓得其温饱。不瞒您说,我家里趁两块千顷牌,自动献出军粮两千石,要是不够,大秋之后还可以再献。哎呀,老先生如此忠心报国,我必走折子奏明圣上。来呀,献茶。有人献茶,茶罢搁盏。乔公山这才把自己与敬德的关系和路遇敬德出斩之事说了一遍,向两位王爷求情。您看在我的份上,把我这侄儿饶了吧!别瞧他胡涂,不会说话,可是个好人。我可以破半幅家财,抚恤苦主,对两位王爷也有孝敬。建成、元吉一听,心说这老头儿太趁了,这事可不错。建成问:兄弟,你看怎么样啊?元吉说:哥哥,得啦,冲着乔老丈,就把敬德这条命留下吧!王谕传下去,这儿聊着闲话,过了一阵,有人把敬德带到了殿内。乔公山说:敬德呀,两位工爷给你饶了,还不快给王爷道谢。敬德说:大爷您怎么来了?您就不应当给我求情,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没关系。乔公山说:千岁,我这侄儿不会说话,我将他向您赔罪啦!建成说:好,这事就冲着你了。敬德死罪已免,活罪难饶,来呀,打他四十军棍!两旁掌刑的上前,按倒敬德,扒下中衣,乒乓一通棍打,直打得血肉横飞。敬德一声没哎哟,横到底了。打过之后,有人把他搀下去,送回六棚。建成命人把被打死那个旗牌官的爹妈、媳妇都叫了来,这么一调停说合,让他们向乔公山要个人价。苦主提出来要五千两银子。乔公山说:我给你们一万两,这还不行吗?简短说吧,建成、元吉命人查收了乔公山送来的军粮,乔公山返回孝感村兑来了银子,给了苦主一万两,还拿出一千两打点上下,给建成、元吉每人送了一个包袱,里面包着黄金、珍珠、翡翠,玛瑙种种珍宝,真是破了半幅家财,这钱可就花扯啦!

有人把乔公山带到六棚探望敬德。敬德棍伤未好,还下不了抗,那十二个亲兵在旁边伺候着。他一瞧乔公山来了,叫了声:大爷。乔公山问:你这伤怎么样啊?敬德说:就快好了。你知道我怎么给你了的事吗?接着老头儿把花钱了事的经过一说。敬德听完乐了:大爷,!咱们爷儿俩这叫一报还一报。乔公山问:此话怎讲?当初您打死人,是我爸爸给了的事;如今我打死人,是您给我了的事,咱们爷儿俩折账啦!乔公山一听这个气,合着我跑这儿还账来了。敬德,你这叫怎么说话呢!我看你当差也当不出好来,干脆跟我回家吧!大爷,闹不出个名堂来,我决不回家,您就多照顾您侄媳妇吧!这四十军棍把我打着了,养好了伤,我就反啦!老头儿一听这话,气得直哆嗦,上前打了敬德仁嘴巴:不准你胡说八道。又回头对那十二个当兵的说:好了,我给这儿多留俩钱,你们就多受累吧!大伙说:老大爷,这几天我们品过味儿来了,您这侄儿虽说有点胡涂,可是个大好人,我们好好劝劝他,您就放心走吧!乔公山给留下一包袱银子,离开了六棚,又向两位王爷托咐托咐,就告辞回家了。!

过了十几天,敬德的伤全好了。建成、元吉把他叫了去,问道:你这伤好了?敬德噘着嘴:好了。这是你大爷用钱把你这命买活了,往后可要好好当差,再有过失,还要重办你。二位王爷,我要走了,不伺候了。二王一听,心说巴不得你走好了,既是你不干了,就去你的吧!敬德回到六棚,跟大伙说他要走了,自己出钱打酒买菜,一起吃喝了一顿。他收拾好东西,把十三节竹节钢鞭斜插在背后。大家依依不舍地把他送到大门外。敬德一拱手:诸位,咱们有缘再会了。说罢转身就走了。敬德走到太原东门,想起在城里碰到这么多不顺心的事,他大喊一声:太原府啊太原府,别看我出城无人知道,来日二次进城,我一定要闹个地覆天翻呀!旁边行人一听这主儿说出如此惊人的话,吓得有坐一屁墩儿的,有来一溜滚的,个个爬起来撒腿伏跑。敬德告别了太原府,走出城门,大模大样地走下去了。要知敬德投奔何方,下回交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