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是沐猴而冠,03、这消息早已成为明日黄花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不过是沐猴而冠,03、这消息早已成为明日黄花

| 0 comments

语义说明:比喻过时的事物。 使用类别:用在「衰落过时」的表述上。
明日黄花造句: 01、这份感情已是明日黄花,何必再提呢?
02、现在流行的事物,过些时都成为明日黄花。
03、这消息早已成为明日黄花,毫无新闻价值?
04、过气的影星就像是明日黄花,谁还会来理?
05、旧地重游,往事已成明日黄花,令人感伤。
06、他在政坛上已是明日黄花,发生不了什麽作用。
07、前些日子还是情人节的饰物,今天却是明日黄花,乏人问津。

一、 语义说明:比喻人虚有表象,却不脱粗鄙的本质。
使用类别:用在「表里不一」的表述上。 沐猴而冠造句:
01、他虽然穿着西装革履,不过是沐猴而冠,举止谈吐仍是粗俗不堪。
02、自从他上任后,他身边那些小人不也一个个沐猴而冠,成了单位主管了吗?
二、 语义说明:比喻人性情急躁不安定。
使用类别:用在「浮躁好动」的表述上。 沐猴而冠造句:
01、他那副德性哪像个领导人?毛毛躁躁、坐立不安,活像沐猴而冠。
02、他是沐猴而冠,要好好地坐在这里听一个小时的演讲,根本是不可能的。

第九十三回 虹霓关血溅鸳鸯谱 黄土城刀剐子弟兵

上回书说到那天新月娥在阵前听王伯当传来秦元帅命令,要她在夜里三更天以前放九将,献虹霓,然后二人成其婚配。她知道哥哥新文理必将阻拦,同哥哥拌了几句嘴,到晚间愁眉紧锁,偌酒浇愁。二更已过,时间紧迫,听丫环规劝,只得拉下脸面,来到兄嫂院中只见正房中灯光明亮,原来兄嫂也不曾睡。她停下脚步,听屋里说些什么。就听嫂嫂说:要是月娥真是有心嫁王伯当,我们可要早打主意呀!哥哥说:不用帕,我虽说两膀残废了,手下将官还是听我的,乘月娥不备,一句话就能把她擒住。到那时候,就顾不得什么于足之情了。新月娥一听,心说你好狠毒啊!她强压心头怒火,说:哥哥,嫂子,这么晚还没睡呀!小妹我有点事要同你们商量。新文理听妹妹在屋外,也不知方才的话她可曾听见,说道:你进来吧!新月娥推门进来。新文理一看她脸泛红晕,微露醉意,就问:妹妹,你怎么这个样子?新月娥说:哥哥,我睡不着觉,喝了点酒,一个人想这国事家事。我看大隋朝亡在旦夕,西魏王国运当兴,你我兄妹理当应天顺人,弃暗投明,也免得将来落个骂名千载!新文理早已料到妹妹会说出这样的话,说道:妹妹呀,你我受大隋朝两世厚恩,生为大隋之人死为大隋之鬼,不应再生二心。新月娥说:哥哥,我跟你说明白了吧!你猜得一点不错,现在我已经身许王伯当,就要献虹霓关了。你跟着我一块献关,你还是我的哥哥,我还是你的妹妹新文理这人,本来就性如烈火,近日因为两膀残废了,要靠着妹妹守关,不得不迁就她一二。一见妹妹拉下脸来,瞪着眼说要嫁王伯当,登时无名火起,贯满天庭,大声喊道:呸!无耻!我就是不许可!新月娥也不争辫,微微一笑说:既是哥哥不许可,也许是小妹我错了,容我再想一想。说着退出房来,咣当一声,把房门关上,呱哒,扣上铁锁。她在外边大喊大叫:你们俩好狠心呀!先是不许我嫁人,现在又愉偷算计我,存心卖亲妹妹换官做。我这就去献关,看你们还有什么办法?说罢转身就走。新文理万没想到她有这一手,心知大势已去,说道:夫人哪!你我不能作乱臣贼子阶下之囚,随我一同去吧!他心一横,一头撞在房柱之上,登时红光迸现,倒地身亡。总兵夫人啊了一声,说:老爷,我来了!跟着从墙上摘下宝剑,噗!拔剑自刎,尸横血泊。这时新月娥刚刚迈出院门,忽听正房内咚咚两声,就知道有事,赶紧扭身往回跑,想劝兄嫂不要自寻短见。到了窗跟前,捅开窗纸一看,已经晚了。她回到自己房内,让四个丫头唤醒家人,先打开那间房门,将兄嫂遗体装殓起来,放在僻静之处。然后传下命令,让所有偏副牙将、营官营长、哨官哨长、队官队长大小头目火速到前厅来见。

不大的工夫,众人都来到前厅。新小姐已经在帅案后面正襟端坐,二十名女兵提刀握剑,在后边拱卫着。大家跪倒见礼,有的问:新小姐,夜静更深,唤我等前来,不知有何军情发遣?新月娥说.诸位听我把话讲明。如今昏君杨广无道,天下百姓愤恨难当,大隋朝气数己尽,瓦岗军领头造反,为民除害;小姐我知天命,识时务,要献关归顺。在两军阵前遇见王伯当将军,我已经以身相许。我劝哥哥一起献关,怎奈他死也不肯,一心拿亲妹妹换官做。话不投机,他已经一头撞死,嫂嫂也自刎身亡。你们说说,这事是怨我,还是怨我哥哥呀?下边有人搭碴儿:新小姐,这是总兵爷自寻死路,您说的很有道理,我们早就不想保杨广了。有人问:新小姐,您下步打算怎么办哪?新月娥说:去!先把关在牢里的西魏九名将官给我提上来。我要在三更天以前,放九将,献虹霓,听明白了没有了是啦!当下有几名偏将带领兵卒人等到牢房提人去了。

在牢房里,这会儿看牢的围着程咬金和他的八个兄弟,坐了有六、七十号人。桌上摆着酒肉,大伙正听程咬金海聊呢。说到节骨眼儿上,都听愣了。程咬金说:诸位,二更多了,咱们散了吧!我这酒喝得够劲儿了,也困了,明天再聊吧!大伙说:您困了不成,再给您续点酒,您还得接着聊。这程咬金比说书的还能干哪!为什么呀?他聊自己和大魔国的故事有扣儿啊!有人给他续上酒,说:四爷,您接着给我们说这三打瓦岗寨。这裴元庆真是勇冠三军,勇得邪行,可究竟秦元帅怎么把他弄上瓦岗山了呢?您先给我们说说这段。老程说:要是这么着,你们哥儿儿个得给我弄点好菜。不瞒四爷您说,我们厨房有一条足够四斤多重的大鲤鱼,还是活的。既是活鱼,你们让大师傅活撕鳞,撕完鳞再开膛,咱们来个鲤鱼三吃。人伙不明白,都问:怎么个三吃啊?老程用手比划着说:当间这腰段给我焦馏鱼片,鱼头红烧,我吃着差不离儿了,得吃点饭压压酒,再拿色尾给我汆汤,就为借这鲜劲儿。这就叫鲤鱼三吃,懂不懂呀?这好办,您等着。一会儿负做得了,端上来。老程一尝,还真够味儿。他边吃鱼就酒,一边聊这三打瓦岗寨。正说到五行阵,秦琼要收裴儿庆了。外边牢头进来说:四爷,您别聊了。来呀,咱们把他们几位的铐子取下来,镣子全打了去。程咬金压根儿就没戴镣铐,他一听,知道新月娥那儿说成了就要献关了。那哥儿八个糊涂了,心说这是不是要拉出去砍头呀?牢头说:告诉诸位,这可是大喜的事,我们新小姐知达识务,要放你们九位,献出虹霓关,你们跟我走吧!程咬金冲在座的招手:哥儿几个,这三打瓦岗山也就说到这儿了,我们去见新小姐,下面这段虹霓关,我还得接碴儿编哪!

不多时,西魏九将跟着众人来到总兵府大厅。九将向新小姐见礼,新月娥说:诸位将军快快起来,这几天让你们在牢里受委屈了。我已经以身相许王伯当将军,要归降西魏,跟你们一起诛伐无道。我劝我哥哥、嫂嫂一道归降,他们执意不听,都已经自尽身亡。三更天以前我就要献关了。程咬金说:新小姐归顺我国,可喜可贺。三更快到了,还请您命人把马匹、军刃、盔铠还给我们哥儿几个。我们保着小姐道一出关。新月娥说:来人哪!把他们的东西还给他们。大家火速回去召集本营将士,跟我列队出北门。众人匆匆散去。程咬金对那哥儿几个说:快快披挂上马,下边还有咱们的戏唱呢!

返回头来再说西魏大营。徐茂功听王伯当禀报,知道新月娥答应了在三更天以前放出九将,献关归降,就同秦琼商议,当下传下一道命令,各营各哨战将人等人不卸甲,马不离鞍,留心观察关内动静。单等城门一开,大队人马就拥入虹霓关。秦琼病体初愈,也披挂起来,等候入关。可是,从白天等到深夜,直顶到二更已过,还听不到关内有什么响动。秦琼可就对徐茂功说了:三弟,恐怕事情有变。徐茂功说:我想不会的,新月娥要献关,必然会跟他哥哥费一番口舌,咱们就耐心等着吧!快到三更夭了,忽然看见关内火光冲天,人喊马叫,一通大乱。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新月娥集合了全部守关人马,个个都不准携带军刃。因为是献关投降,哪儿能带军刃哪!一声令下,人马出发。事情果然不出程咬金所料,偏副牙将中有十几个人是新文理的亲信,他们认定是新月娥逼死兄嫂,个个愤恨难当。相互约定,暗地派人在城内放火,趁新月娥手无寸铁,要杀死她,为总兵爷报仇。大队人马正走在半路之上,离北门不远了,忽然间,四处火起,这十几员战将各自抽出暗藏的短刀利刃,打马上前,把新月娥团团围住。新小姐左右护卫将士手中都没有军刃,怎能抵挡得了。正在万分危急之时,忽听程咬金大喝一声:新小姐体得惊慌,我等来也,就见西魏九将个个披挂整齐,挥舞着军刃催马杀将过来。那十几员战将哪里是他们的对手,被刀劈斧划,如削瓜切菜一般,一个个死于马下。

大队继续行进,来到北门之内,新月娥命令队伍停下,打开城门,让西魏九将先出去,将献关之事说明。城门大开,程咬金、齐彪、李豹、金成、牛盖、屈突星、屈突盖、鲁明星、鲁明月齐撒坐骑,鱼贯而出。老远看见秦琼、徐茂功带着本国人马迎上来了,齐彪大喊一声:秦二哥,我们回来啦!这哥儿几个来到秦琼马头前,各自扣镫。秦琼问:诸位兄弟们,你们在牢里受委屈没有了?程咬金说:没有,没有,每天酒肉三餐,太美了。二哥您的病好啦?秦琼说:已经大好了。四弟,刚才听见城里一通乱,那是怎么回事呀?程咬金这才把刚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秦琼叹息了一声说:哎,我们进了关,也不会加害新月娥的兄嫂,谁知他俩会自行拙事呢!这时秦琼旁边有一个人脸色刷一下就变了。谁呀?勇三郎王伯当。他心内思量,新月娥呀新月娥,我以为你是一个知书达礼的将门之女,这才许下亲事。怎么?你为了跟我成亲,把你的兄嫂都逼死了,你这心也太狠了!为妇人者讲究三从四德,你怎能做出这种逆伦之事呢!

这时候,就听城内人声呐喊:献虹霓关哪,欢迎瓦岗军哪!大队人马涌出城门,左右八字分开,中间闪出一匹枣红马,上面坐定的那员女将正是新月娥,秦琼一看,想新月娥此番献关很不容易,他对王伯当一定有许多话要说,让她倒倒委屈吧!我们这些做大伯子的迎上去,可说什么呢?想到这里,就说道:伯当贤弟你出去!这、这、这王伯当犹豫了一下,说:待我来!他从鸟式环、得胜钩上摘下了素缨槍,催马前去。那边新月娥也撒马上前。两人在护城河吊桥上碰了面。王伯当瞧新月娥,脸上红晕未退,想必是多喝了洒。心想,这样的女子,有什么可怜惜的呢!他心一横,猛一踹镫,槍尖对准新月娥的胸口,噗!扎了进去。后把一窝,前把一提,啪!把尸体挑在半悬空中。众人看了,俱都大惊失色。虹霓关的兵将一通乱喊:看见没有啊?把新小姐给挑啦!这是怎么回事呀?王伯当一马当先说:你等闪开了,待我西魏大军进关!秦琼定神一想,进关要紧,有什么话待会儿再说。他一摇手中进军的大红令字旗:儿郎们进关哪!顿时鼓炮齐鸣,大队人马越过吊桥,冲进了城门。不多时,进去了少一半,还有多一半留在城外,防备不测。进到城内,按照徐茂功事先的嘱咐各自行动,单雄信奔南门,工君可奔东门,谢映登奔西门,四门四关都换成了西魏将士把守。

虹霓关里各家各户老百姓们在睡梦之中忽听炮响、鼓响,人喊马嘶,都被惊醒了。跟着各处鸡叫狗咬,孩子哭,可就乱了。秦琼早已分派侯君集、尚怀忠、袁天虎、李成龙、丁天庆、盛彦师等几十名将官带领兵卒人等四出安民。这些人到各街各巷,足这么一通喊:乡亲们,虹霓关已经归降西魏了,瓦岗军讨伐昏君杨广,是为了救天下百姓出水火,大家不必担惊害怕。城里百姓们见瓦岗军一点不扰民,也就慢慢安静下来了。

再说秦琼率领众将来到新文理的总兵府。到大厅之上,秦琼在正居中落了坐,徐茂功在他旁边坐下,瓦岗众将两旁侍立。秦琼说:来人哪,把虹霓关的偏副牙将都传到大厅来回话。一会儿工夫,有二十多名降将来到大厅,上前跪倒磕头:秦元帅在上,我等降将大礼参拜。秦琼说:诸位将军,免礼平身。谢元帅。大家两旁一站。秦琼又问道:哪一位是陈平将军,请近前答话。在降将当中,忽听一声敞笑,走出一个人来,上前跪倒:我陈平见过秦元帅。秦琼一瞧,赶紧起身下位,把他搀了起来:陈将军平身,快快看座。有人搬过座位,请陈平一旁坐下。秦琼又归了正位。这陈平是怎么个人呢?前文书表过,秦琼为罗士信之死忧虑成疾,让徐茂功代掌兵权。徐茂功得了一封箭书。那箭书就是陈平射来的。箭书上边,不过是这么几句话;秦公恩放我陈平,隐在虹霓,暂度生,西魏兴兵除民恨灭隋百姓得重生。虹霓主将已残废,只有月娥文武精,至今她是闺门女,为误终身恨乃兄,秦帅若有巧妙计,可破虹霓大成功。徐茂功看过箭书,知道了虹霓关的内情,这才同程咬金商议,如果胜不了新月娥,就混入关内离间这兄妹先用言语把新月娥说动了心,诱他归顺。正好新月娥在两军阵前爱上了王伯当,乐得顺水推舟,逼她献了关。这两天秦琼病好多了,徐茂功把箭书的事向他禀明。提起陈平,秦琼忽然想起来了。当初自已在北平府同定国公伍魁手四将比武,其中一将就是小后羿陈平。那时没忍心用锏把他打死,他临逃走时说了一句:多谢不杀之情,你我后会有期。想不到他逃到虹霓关来了。今天秦琼见了陈平,说道:此次大破虹霓,多亏将军大力相助,我这里谢过了。陈平说:秦元帅,当年在北平府校军场,多亏您高抬贵手,我才能有命在。西魏大军兵临收城下,赶上我在这里混坂吃,应当帮这个忙,这也算是我报恩吧!陈将军,待我奏明西魏王,对将军必定重重封赏。元帅,您的盛情我谢过了。怎奈在我的老家江南常州有七旬老母无人侍奉,我明天就跟您告辞,要回家伺候老母去了。秦琼挽留不住,只得让他辞归故里。

陈平的事说过,徐茂功叫道:王伯当过来!下伯当上前相问:徐先生,什么事?徐茂功说:现在事已挑明,我得到箭书,千方百计诱降新月娥。新月娥弃暗投明,归顺我国。你既答应了这门亲事,为什么言而无信,无元帅之令,擅自行事。一槍把她给挑了?工伯当见徐茂功真动了气,反倒乐了:哈哈!徐三哥,似这样逼死兄嫂、败坏纲常的狠妇人,我国留她何用,杀了她以绝后患,这有什么不对呢?徐茂功说:你开口纲常,闭口妇道,却不知我们以有道伐无道乃是最大的仁义之举,应当顺之者生,逆之者死。我问你,新月娥归降,兄嫂阻拦,若不把兄嫂看住,她如何献关?你擅自将她挑死,天下义士将如何看我国?以后主帅又如何行令?哼,应当将你按军法行事。王伯当说:那女子既要嫁我,娶她,杀她,乃我一人之事。若论军法,你就爱怎么办怎么办吧!秦琼见这哥儿俩吵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说二位兄弟,你们不要争吵了。我看这事错在伯当,如何处置,还要谨慎。既然虹霓关已经拿下,新月娥也不能再复活。咱们走一道折子到金墉城,禀明虹霓关的战情,请西魏王公断这件事情。徐茂功说:好了,走折子参他!王伯当说:把我参倒,我认了,我也决不能要这样的狠心女子。秦琼又传下命令,把新月娥的尸体和新文理、东方氏的尸体装殓起来,在城关外择地安葬。在大街小巷出榜安民,说明大魔国反隋的道理。又命王君可安抚归降的将士兵勇,愿意从军的分别插到西魏各营各队中去;不愿意从军的,发给路费,遣送回家。王君可把归降的大小头目召集到一块儿,传下元帅的命令。只有一小部分人自愿编入义军。大部分人愿意回家。有的本来想跟瓦岗军一起造反,一看王伯当刺死了新小姐,自己也寒了心,干脆回家了。诸事已毕,秦琼让徐茂功拟了个折本,把虹霓关所有的情形奏与西魏知道。

西魏王李密对于徐茂功、王伯当这哥儿俩的争执,怎么看呢?后来圣旨下来,除了祝捷之词,提到此事,李密说徐茂功是过虑了。他不但称赞王伯当刺死新月娥这件事情做得对,还拿他跟一位古人作比。说三国时候刘备派赵云打下了桂陽。桂陽太守赵范投降,以同姓同乡的缘故,与赵云结为兄弟。赵范有个寡妇嫂子樊氏生得天姿国色。赵范想把嫂子嫁给赵云,嫂子也很乐意。跟赵云一说,赵云火了,说:你的嫂子就是我的嫂子,我岂能作这种乱人伦之事!赵范恼羞成怒,又反了。后来刘备知道了这件事,也劝赵云娶樊氏。赵云说:我跟赵范结为兄弟,若是娶了他嫂子,不但惹人唾骂,而且使这女子失了大节,不知赵范安的是什么心。大丈夫何患无妻,我决不能为娶妻毁了名誉。李密说,王伯当杀死新月娥,跟赵云不娶樊氏是一个道理:一个逆伦悖礼的女子,决不能要。在西魏大营里宣读了李密的圣旨,王伯当可就逮住理啦!说:徐三哥,怎么样?皇上把我比做赵子龙了。徐茂功说:好,好,咱们这事就算揭过去了。徐茂功嘴上不说,心里可就盘算开了。李密呀,甭看你当过蒲山公,圣贤之书念的不少,你这个皇上还真不如我们那个卖私盐的皇上。程咬金净说大白话,可是说话、办事都在理上,跟穷苦百姓对心思。人家赵范好心好意把嫂子嫁给赵云,赵云说什么寡妇失节,乱了人伦,愣把赵范给逼翻儿了!都照赵云这么做,刘皇叔还怎么得天下?王伯当槍挑新月嫉,不但虹霓关的兵将不服,天下人也会纷纷议论,我看你这个西魏王还做得长不?打这儿以后,我得多留个心眼儿啦!圣旨下来,这件事也就这么了结了。这是后话,在这里一笔带过。

拿下虹霓关后,西魏兵将奉命歇息数日,厉兵抹马,准各兵伐黄土关。出兵前一日,秦琼、徐茂功正在房中钦酒。王君可进帐说:二哥、三哥,我从虹霓关降将那里打听明白,下一关黄土关是孙德龙、孙德虎镇守,这哥儿俩陰险狡诈,再下一关泗水关是天大成镇守,人称他金刀将,武艺高强;最末一关东岭关最难打,周围有山峦环绕,西山口内摆了一座铜旗阵,进到阵中,有死无生。咱们务必作好准备。秦琼说:好,咱们一关一关来,先说这黄土关怎么打吧?正这工夫,有人进来禀报启禀元帅,现有黄土关总兵孙德龙、副总兵孙德虎求见,他们说是前来呈递降书。徐茂功说:二哥,咱们把他们叫进来,听听再说。跟着残席撤去,秦琼命人擂鼓聚将。众将来到总兵府大厅,秦琼在帅案居中落坐,说:来呀,叫孙德龙、孙德虎上来!有人把这哥儿俩带将上来。秦琼一看,两人都是文官打扮。头里那个戴乌纱帽,穿大红袍,青中衣,腰横玉带,蹬粉底官靴,黄脸膛上面有点荞面疙瘩,三角鼻子,三角眼,薄片嘴,颏下有三绺墨髯。后头那个是乌纱、蓝袍、红中衣、玉带、言靴,生了一张山字形黑脸,窄脑门,宽下颏,斜睖着眼,鼻子上边有一片豆腐块似的自癣,颏下有一撮小胡儿。这俩人跪倒叩头:降臣孙德龙、孙德虎见过秦元帅。秦琼说:抬起头来!这哥儿俩一正面。秦琼问:你们到此何干?孙德龙说秦元帅,西魏兴仁义之师南伐五关,势如破竹。虎牢关尚师徒、虹霓关新文理、新月娥如此强将也难免败亡。我等见大隋朝气数已尽,西魏国运当兴,特地前来归顺。你们是真心归降?我等诚心诚意,现有降书。孙德龙从怀里取出降书,有人递到帅案之上。孙德虎说:秦元帅,我们是亲哥儿俩,归降之事,早就核计好了,心口相对,决无谎言。秦琼说:既是真山归降,黄土关内兵马、户籍名册,钱粮账薄可曾带来?早已备好,元帅请看。孙德龙从怀里拿出名册,账薄往上一呈,当兵的接过去,送上帅案。秦琼拿起看看,点了点头:既然你们真心归顺我国,来呀,左右看座,这二人在两旁坐下有人献茶。秦琼将名册账薄大略翻看了一遍,说:孙德龙、孙德虎,你们暂且回去,明日我国大军必到黄土关。等我接收过后,再向我主西魏王奏明你们两个人的忠心,定有封赏。这哥儿俩说:既如此,我们跟秦元帅告辞了。这俩人起身出门。徐茂功一直用眼盯着他们。孙德龙下了台阶,回头往大厅里看了眼,然后跟兄弟一起走。

孙德龙、孙德虎走后,秦琼问道:三弟,你看他俩是真归降,还是假归降?徐茂功哈哈一笑:哈哈哈!二哥,这哥儿俩进了大厅,就慌慌张张,说话结结巴巴,孙德龙下了台阶,又回头一望,我看这是诈降无疑。旁边程咬金搭碴儿了:我说就你心眼多,总以为人家不地道,其实就你不地道。据我看,这俩人要不是真归降.干吗连老账都拿来?秦琼说:四弟,既说他们是真心归降,我命你带领两千人马,做个前站接收大臣,怎么样?好嘞,就这么办了。干吗还等明天哪,我今天就走。那好,你到黄土关城里,要真是拿你当上宾接待,平安无事,你命人送信回来,我们马上起兵。程咬金点了点头:就这么办吧!他转脸对徐茂功说:徐三喂,你是属曹操、司马懿的,总是攥猜八个。这回瞧我这接收大臣的吧!这儿众将散去,秦琼传下命令,点齐了两千人马。三声号炮响,老程带着队伍奔正南黄土关走下去了。

走在半路之卜,程咬今喊:喂!大伙站住!命令传开,人马停住了。程咬金走到个土台上,高声说:咱们歇会儿,我有话讲!大伙凑过来,面向着他。程咬金说:诸位,这回我是接收大臣,咱们是上差。到了黄土关,姓孙的他们得给咱们接进去。我先让他们慰劳慰劳,轻者是筒子鸡,拌黄瓜,炖肉烙饼汆丸子,重者就得大排筵席,吃成桌的。咱们不是接收吗?说话得横着点。胡挑鼻子乱挑眼,没关系。稍有怠慢,打骂是轻的,说不一定就宰他们几个。这个道理,你们懂不懂呀?下边喊:程四爷,您说的太对了。到那儿咱们肥吃肥喝。姓孙的还得特别款待您,给您斟酒布莱。那没错儿啦!程咬全说:好了,咱们奔黄土关走哇!

虹霓关距黄土关也就三、四十里,不到半天就到了。程咬金在马上一瞧,啊?可就愣住了。为什么?大白天黄土关城门大开,没有出城的,也没有进城的,城上连个兵毛儿也没有。他心说,八成儿我要上当,赶紧喊了一声:喂,人马站住!旁边兵丁问他:四爷,什么事?程咬金说:传我的命令,咱们队伍排好,整整齐齐往城里走,要显出大国的气派。我说走,你们就走。我说跑,你们猫腰就跑。一会儿工夫,把队伍理好了。他在最后,喊:进关!前边有扛槍的,有扛刀的,人成队,马成行,走得蛮整齐。程咬金拨马上了一个高岗,喊:跑步!刷刷刷队伍往城门里跑。两千人进去多一半,坏了!里边嘡嘡一棒锣响,尘土飞起老高,城门吱扭一声就关上了。程咬金在高处看得真真的,心里说:哎哟我的姥姥,我的人马都掉进大坑里了。在城楼之上,孙德龙、孙德虎露了面,冲着程咬金哈哈大笑。兵丁们呐喊:开弓放箭哪!别让那个当言的跑了!程咬金大声叫喊:咱们快跑啊说着拨转马头,带领关在城外的几百名残兵仓皇逃跑。

天大黑了,程咬金带人逃进了虹霓关。这时候,秦琼正和弟兄们在总兵府大厅用晚饭,听说程咬金带着几百败兵回来了,都是一惊。这些败兵进了关,自有人去安置。老程一个人来到总兵府前,挂斧下马,有人把马接了过去。他直奔大厅,进来说:二哥,我回来了。秦琼忙问:兄弟,怎么回来了?程咬金就把黄土关用蒙席盖井之法赚人入坑的事情一说。徐茂功说:四弟,你是先锋,应当带着头先进去呀!程咬金说:啊?我先进去?我看出毛病来了!我想光进一拨儿试试,不想还真上当啦!这你相信三哥的话了吧?我这话应验没有?三哥,有你的,打这儿我赞成你啦!我不是不地道吗?不是曹操,司马懿吗?好好好,甭提了,这回我算输到底了。二哥,咱们这仗还怎么打呀?秦琼说:四弟,这我自有道理,往后再不可大意轻敌,吃饭歇息去吧!

简短截说,到了第二天清晨早起,秦凉传下命令,留下少数人马驻守虹霓关,大军开拔,兵伐黄土关。霎时间,炮响连天,金鼓齐鸣,大军南下。到了黄土关正北,扎下营寨。一切安顿妥实,在关前将大队亮开。秦琼让儿郎们叫阵。大伙一通喊:黄土关哪!你们亮队呀!要是打进城去,是鸡犬不留啊!孙德龙、孙德虎带兵丁来到城上观看。孙德龙大笑:哈哈哈!今天瞧他们这个仗怎么打。好嘞,先捆上五十来!手下兵丁捆上五十人来,俩扶一个,往城上走,走到城上各个垛口,各自停住。下边秦琼等人往城上观看,啊!捆上来的都是被擒的西魏兵卒,一个个赤身露体,一丝不挂。就听孙德龙在上边说:来呀,咱们慢慢宰着玩儿,剁着玩儿。我怎么属咐你们的,你们就怎么办!黄土关的兵丁听了,都抄起短刀利刃,对准这些俘获的兵卒,有削鼻子的,有剜眼睛的,有挖耳朵的,们把膀子上的肉片下一块来的,什么刑罚都有。这人都已经死过去了,还要乱刀分尸,剁着玩。这五十人收拾完了,又捆上五十个来,还是这么折磨至死。城上边血肉横飞,惨叫连声。城下边瓦岗寨当兵的一看,妈呀!真叫惨哪!不禁都哭了。秦琼、徐茂功看了,心里纳闷:他们这是什么计策呢?书中暗表,孙德龙、孙德虎已摸了底,瓦岗寨的兵都是子弟兵,彼此通气连枝,父子、兄弟出来作战,家眷留在山上。把捉来的一个个活剐了,下边的人能不痛心吗!瓦岗寨的兵瞧着瞧着,可就受小了!有的喊:城上别砍,别砍脑袋,那是我爸爸!上边说:是你爸爸呀,我们砍得更欢?别拉耳朵,那是我哥哥!噢!他是你哥哥,连鼻子也削喽!这么一来,西魏前队的兵都炸了,后边营里的兵听说,也全出来了。看见这惨象,都忍受不住了,一个一个哭着找秦琼来了。秦元帅呀!我爸爸让他们给剐了,这仗我打不下去啦!我哥哥让他们剁成了肉泥,我心里难受畦!这时城楼之上,孙德虎说:哥哥,你看下边满乱了,咱们这招儿真灵!孙德龙说:那没错儿,这叫恹兵之心,丧兵之胆,来吧!这俩小子洋洋得意,都把嘴撇得跟烂柿子似的。下边秦琼一看,前队后营一片棍乱,心里可就着慌了。徐茂功说:二哥,别急,别急,嗯,他这计策我想起来了!秦凉说:你想起什么了!您先把咱们的兵安抚住,就提不要喧嚷,不要难过,我自有报仇破敌之法。秦琼让人把军师的话传下去。兵丁们听说,慢慢地安静下来,都不喊了。倒瞧徐军师有什么办法给他们报仇。

徐茂功拿起打马藤鞭,在马的后胯上啪的一下,这马一口气跑到护城河吊桥之上。吁!徐茂功把马勒住,对城楼上喊叫:孙德龙!孙德虎!这俩人都把嘴一撇:不错,找叫孙德龙嘿嘿,孙德虎就是我孙德龙问:下边你是谁呀?徐茂功说:告诉你们说,我是西魏军师,姓徐名勣字表茂功。孙德龙一声狂笑:哈哈哈!徐茂功呀,我听说你绰号叫南陽秀士,足智多谋。你一个人来到关前,要干什么呀?徐茂功说:你们俩小子听着,别以为瓦岗寨的人不懂得你们这条毒计,这叫恹兵之心,丧兵之胆,对不对?孙德龙听了一惊,心里话,他还真知道,跟着一摇晃脑袋:哈哈!我达正是恹兵之心,丧兵之胆。徐茂功说你们这条毒计早有人用过了。当初春秋之时,晋文公伐曹,曹共公守城就用过此日。他们抓了三百多晋兵,也是绑到城头上削鼻刻眼,然后用杆子将一个个死尸悬挂起来。晋兵看了,军心大乱,曹国乘机反攻得胜。你们使的这一招儿呀,没什么新鲜的。孙德龙一听,心说徐茂功不愧是南陽秀士,他说这典故,我还不知道呢?跟着冲下边说:徐茂功呀,既猜到这计出自晋曹之战,总算你聪明。你猜着了,又当怎么样昵?徐茂功冷笑一声:嘿嘿,那我自有办法你们等着我吧!说罢拨掉马头回来了。徐茂功把破敌之计向秦琼说明。秦琼说:真是好计!下令照计而行。要知道徐茂功说的是针么计策,且听下回。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