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敌人无法抵挡我军排山倒海的攻势,程咬金想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04、敌人无法抵挡我军排山倒海的攻势,程咬金想

| 0 comments

语义说明:比喻不自量力。 使用类别:用在「极为困难」的表述上。
蚍蜉撼树造句: 01、儒家学说自有长处,不是他蚍蜉撼树所能动摇的。
02、他这种蚍蜉撼树的举动,对事情的发展,产生不了作用。
03、推动这种事,我明知像蚍蜉撼树,但责任在身,不得不尔。
04、就凭他们几个人就妄想整垮公司,真可谓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05、单靠几篇社论要扭转这股邪风,正有如蚍蜉撼树,起不了作用的。
06、这事已势不可遏,任何想阻挡它的人都将如螳臂当车、蚍蜉撼树。
07、他妄想以个人的力量阻挡我的宏图大业,真是蚍蜉撼树,可笑之极。

第八十三回 琼花观魔国君醉酒 扬州城隋天子观花

语义说明:形容力量巨大,气势壮阔。 使用类别:用在「气势强盛」的表述上。
排山倒海造句: 01、舆论的力量就像排山倒海一般,令人无法抵挡。
02、这个台风挟着排山倒海之势,向台湾直扑而来。
03、可怕的山洪暴发,排山倒海地淹没了整个部落。
04、敌人无法抵挡我军排山倒海的攻势,已经决定投降了。
05、表演结束,全场观众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和欢呼声。
06、面对股东们排山倒海般的斥责,董事长显得坐立难安。
07、一个巨浪突然排山倒海而来,看得观潮的民众大呼过瘾。
08、一个势如排山倒海的浪头袭来,瞬间就把小船给吞没了!
09、暴动的群众排山倒海地冲向军警的防卫线,造成情况完全失控。

上回书说:到隋兵围困四明山,李元霸锤震十八国。老杨林在北山口放十七路反王逃走,唯独不放大魔国。等来等去才知道大魔国瓦岗寨人马闯南口跑了。杨林气往上撞,率领宇文成都、李元霸,带兵在后边紧紧追赶。秦琼慌不择路,大队人马一头钻进了麒麟峪,才发现己经到了绝地,是个死葫芦头儿。秦琼下令,后队改前队赶紧出山口。山口外隋兵堵住咽喉要路,箭弩齐发,高声喝喊:你们出不来了,快快投降吧!秦琼只好让全军暂时就地安营,好在这里有个大水沟,不缺水喝。安顿下来,让各营各队查点人马。查点完毕,黄门侍郎上官狄把数目字总了总,来到临时搭起的帅帐禀报:启禀相爷、军师、元帅,除查明阵亡者外,上至文武百官,下至马步兵卒,兵将不缺。秦琼说:那太好了上官狄说:秦元帅,您先别高兴,我是说:下边一个人不缺,可是上边缺一个人。缺谁?咱们皇上可没有了。徐茂功一听:心说:这蘑菇头没啦!这混世魔王程咬金究竟上哪儿去了呢?它原来闯山口撤退之时,前部人马已经进入麒麟峪的山口,程咬金在大队中间靠后,隋兵炮响连天追下来了,他如同是小庙着火慌了神啦!胯下的斑豹铁骅骝也惊了,抽冷子一转身。程咬金喊了声:哟!马。赶紧两手攥住铁讨梁,两脚扎稳紫金镫,两腿夹住马肚子。嗒嗒嗒,这马由岔道往东南跑下去了。程咬金连声呼喊:站住!别惊!这马一气跑出三十里地开外,直顶到听不见后头的追杀声音了,才清醒过来,放漫了步子。再瞧程咬金和这匹马,尘土加汗水,简直成了泥人泥马。老程扣镫下马,把马在大道东南下坎的一棵树上拴好,席地而坐,好容易给这喘劲缓过来,指着马说:黑儿呀,黑儿呀,你这一惊不要紧,把我一个人甩在这里,可真成了孤家寡人啦!他刚耍上马返回去找本国人马,一想不成,要是碰上靠山工杨林就麻烦了,这可怎么办呢?

正这工夫,打西边来了个打柴的老汉,年纪在六十以里,满脸皱纹堆垒,头戴草帽,肩挑担柴禾。程咬金想,对,跟他打听打听道儿。他起身走到迎面:哎,这位大哥。这老汉猛抬头一看,这位头戴龙冠,身穿黄袍,相貌奇特,不觉心中一惊,好说,您哪,可别这么称呼,我看您象位贵人呀!哎,不瞒您说,我就是大魔国的混世魔工。老汉一听,撂下挑子,急忙跪倒:哎呀!原来您就是大魔国的皇上,我这儿给您磕头了。程咬金双手把老汉搀起:这位大哥不必多礼,我这皇上就是那么回事。我说,这位万岁爷呀,我早听说了,大隋朝三打瓦岗山连遭败北,这回您又带领十八国在四明山截杀杨广,您是位出色的人物啊!我见着了您,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准能多活二十年。哎,别捧场,别捧场。万岁爷,您怎么一个人走下来了呢?程咬金这才把兵败四明山、战马惊走之事说了,问道:方才我国大军顺着四明山南边大道撤,闯进东边一个山沟,不知那里是什么山?能不能穿山而过?老汉皱眉:哎呀万岁,那里叫麒麟峪,是个死葫芦头,两壁陡削,空人都爬不上去。您这大军定然被困,可了不得啦!程咬金听要坏事,说:这位大哥劳驾了,您走您的吧,我再打主意。老汉挑柴上路不提。

程咬金认镫扳鞍上马,想先找个食宿的地方,就顺着大道奔东南走。走了好远一段路,也找不着一座镇店。太陽已经快落下去了,忽然看见前面有座城池。他催马来到关厢,见前边有一座招商客店。到店门前下了马,一想身上没钱怎么住店呢?他是个皇上,平常用不着带钱呀!又想,有了,明天早起算店饭账时,我从这龙冠上掐颗珠子或摘块宝石,还抵不账吗!上前敲门:伙计,伙计,有人没有哇?店里跑出来一个伙计,开门一瞧,来的这位长相和穿著打扮实在特别,说:好汉爷,您住店吗?,请到里边。他叫另一个伙计牵过马去给饮饮喂喂,白己给客人掸掉身上的尘土,让到西跨院的三间北房里,打来一盆洗脸水,沏上茶。程咬金洗了脸,说:赶紧给寡人备膳。老程这几年当皇上当惯了,天天把孤家寡人这类词儿挂在嘴边儿上,没想到一进店门就说漏了嘴。事也凑巧,他来到的这座城池正是扬州城,住的这座店叫段家老店,掌柜的段达是琼花观道长张金钵的二徒弟。他在柜房里听伙计说来了一个戴龙冠、穿黄袍、骑马带斧子,称孤道寡的客人,眼珠一转,说:我听说大魔同的混世魔工程咬金使斧子劫过皇杠,取过金堤关,还三斧定瓦岗,这会不会是他呀?你先想法把他稳住,我到琼花观找我师父去。要真能把匪首程咬金捉住,这可是奇功一件。说罢动身就走了。

段达来到琼花观,见到了他师父张金钵和师哥王世充,将程咬金的事一说。老道让王世充赶紧到衙门去报告消息,不多时,州官、县官、总兵都知道了。大伙凑到一块块一核计,定规好甭管来客是谁,先拿他当作皇上接驾,把他先诓到琼花观稳住再说。再说程咬金在段家老店刚刚吃过晚饭,忽听外边嘡嘡嘡锣声响亮,人声喧哗:迎接圣驾,闲人闪开呀!他思了想,接驾,接谁呀?这是哪儿呀?哎呦,八成儿我误走扬州城了吧!连忙喊:伙计,外边什么事这么乱呀?听说本地的官长和琼花观的观主、看花人臣到这儿接驾来了。没听说万岁驾到,他们接谁呀!哈哈哈,接谁?看来是接我呀!这时有人进来向程咬金跪倒奏称:万岁,扬州城所有文武官员前来接驾,在外恭候。好,唤他们进来。遵旨传唤之后,州官、县官、总兵、看花大臣张金钵、江都宫监王世充这才进屋见驾,各报官衔和姓名,跪了一片,齐声说道:微臣接驾来迟,望万岁恕罪。程咬金这么一笑:哈哈哈:既是你们知道寡人来了,就来接驾,好,好,快快平身吧!众人起来,站立两旁。王世充问道:万岁,听说太岁靠山王保驾下扬州,不知为何圣驾一人至此?程咬金听出这些人把上当成杨广了,就来了个顺坡溜:哎,可恨瓦岗山大魔国混世魔王程咬金,是他邀天下反王在四明山截杀孤王,幸亏积猛勇大将军李元霸锤震十八国,扫平四明山。朕皇叔率领大军追赶大魔国残兵败将去了。不想忽然来了一队响马,将护驾将士杀散,寡人只身逃走,这才来到此地。啊!万岁受惊了。看花大臣张金钵。臣在。命你头前带路,打道琼花观,孤要看一看这冰心玉蕊的琼花。遵旨。这时程咬金心见明白,你们拿我当杨广是以假作真,要捉我请赏。好在杨厂还没来到,我先冒充一回,到琼花观看琼花去!世人都说这昏君为看琼花才挖汴河下扬州,我倒要看一看这是怎样一朵奇花。常言说,有景不逛,白来一趟,逛玩了琼花观,我再想法脱身。他喊了一声:来呀,鞴马伺候。王世充心说,你要上了马,大斧一摆,我们这乐儿就大了。他赶紧上前:万岁,外边大轿等候多时,还是坐轿吧!程咬金也知道,即便上了马,自己也未必闯得出扬州去。好,那就上轿吧!老程出门上了八抬大轿,王世充派人带上他的斧和马,前呼后拥,直奔琼花观而来。

来到琼花观,文武官员告辞,各自回府。程咬金问张金钵:这琼花开得怎么祥了?张金钵说:臣启万岁,因为圣驾在四明山耽搁,花期即将过去,现在琼花正在大放,已经多少有点儿垂头了。奥,哈哈哈,如此说来,待孤登楼观看。众人陪他登上观花楼。他在正居中落坐,说:来呀,给我摆酒,孤要喝酒赏花。张金钵一挥手,有人下去备酒,有人把前头窗户往上一支。程咬金注目往窗外观看,嗬,这琼花果然不同几品,树木高大,可以四人合抱,满树琼花如银似雪,连花心花蕊都是洁白的,上面还有一对对玉蝴蝶飞来飞去,一阵阵异香直往鼻子眼里钻,不过花儿略微有点低头。这时洒宴己经摆上,张金钵、王世充左右相陪。王世充说:万岁,您喝酒吧!程咬金今天这出戏甭管唱得好坏,作派还真不赖。他端起酒盅来,冲着琼花说:琼花呀琼花,孤就为看你这天下无双的奇花来到这里,也甭提我费了多少国帑,遭了多大危险,总算跟你有缘,得,我这头盅酒就敬献花神吧!叭!把这盅洒往窗户外边一泼。王世充心说,嘿,你装蒜装得可以,又给斟上第二盅:万岁您喝吧!这是玉液琼浆。程咬金喝了一口,真是甘冽香醇。酒也好,菜也好,搭着他一天没吃东西,可就大吃二喝开啦!喝着喝着,嗓子眼立打嗝,舌头透着有点短,叫道:王一屎一虫。王世充一听,我成王屎虫啦!孤工今天也是与这琼花有缘,心里高兴,酒喝得多了,想要睡觉了。是,万岁,您慢着点,我搀着您。张金钵,王世充左右一边一个搀着程咬金下楼。老程今儿真喝大发了,走路腿都拌蒜了。来到寝宫,往龙床上一歪,呼哧呼哧就睡着了。这师徒俩退出寝宫,关上宫门,叭叭叭!上中下上好三道锒铛铁锁。总兵派来的二百名兵丁上前,把寝宫团团围住。

第二天清早,有人禀报张金钵,说当今万岁大业天子派的前站已经到了。张金钵、王世充带着小道士们还有杨广派来的总管许庭辅、封德彝一齐到观外迎接。这前站官员正是李世民,他被接进观来,到专为杨广修建的八宝金殿和观花楼都看了看,一切还算满意。扬州文武官员和许庭辅、封德彝、张金钵、王世充等人赶紧到城外恭候圣驾。过了一些时候,昏君杨广带领大队人马来到。众人见驾己毕,陪杨广来到琼花观,请皇后、妃嫔暂到别的院子安歇。杨广登上新盖的八宝金殿,在正居中落坐,问看花大臣张金钵:联命你看守琼花,不知这琼花怎么样了?张金钵说:启奏我主万岁,只因圣驾迟至几日,花期即将错过。微臣左右为难,不浇水琼花枯谢,浇水吧,琼花大放。大放过后,今日花儿看看凋落,已经大垂头了。杨广说::哎呀,谁料寡人在半路上遇到响马截杀,险遭不幸,既然琼花未落,赶快打道观花楼,待孤观赏。众人陪杨广上了观花楼、杨广在正中面窗而坐,上首是丞相,下首是蒲山公、夏国公等人,有人把窗户支起来。杨广留神观看,琼花朵朵真是天生丽质,冰心玉蕊,洁白好看,怎奈已经深深低头,露出了憔悴之色。忽然一阵狂风吹过,这花瓣比蝉翼还薄,纷纷脱落,可是一瓣也不曾落地,宛如白衣仙女往半空中飘然而去。昏君杨广以为这是不祥之兆,内心怏怏不乐。他转过脸正色说道:宇文丞相臣在。想当初朕在西苑下旨要按照花谱广栽天下群芳,惟独这种琼花不知出在何处。你说琼花生长南方,北方土寒不能栽养,又说此花人称吉喜之花,是见花则吉,遇花则喜。万岁,当初微臣是这么说的。你既是这么说的,为什么此番朕泛龙舟下扬州,半路上遇到程咬金带领十八国人马截杀,若不是猛勇大将军救驾,朕定遭不测。历尽千辛万苦来到扬州琼花观,这琼花又纷纷垂落。朕就问你一句话,联吉在何处?喜在何处?吉喜二字从何而来?你与我讲!这时杨广为什么冲他一向最信任的宇文丞相发火?原来他看到隋朝大势已去,慢慢悟出点道理来了。杨广想,从打他谋宫篡位弑父鸩兄,大兴上木,挖汴河,下扬州观琼花,直到把隋朝江山搞得三摇四晃,天下离心,哪一们坏事没有宇文化及出主意?噢,当初我父亲得了周朝宇文氏的天下,现在你让老百姓恨我,准是要复夺我杨家的天下。你跟肖后已然暗中勾给.还当我不知道吗!我今天要抓个碴儿杀了你,把过去所有非过都推在你一人身上,然后重整朝纲,收抬残局。宇文化及老奸巨滑,能看不出杨广的用心吗杨!问他有什么吉喜之多?他无言答对,心说我今天要糟。想不到一旁的王世充突然跪例。杨广一愣,就问:王世充,你因何跪倒?启奏万岁,这吉喜之事就在眼前。宇文化及一听,哈哈!该着我命不当绝,他这儿给我接着呢!杨广纳闷:有什么吉喜之事?快快奏来!王世充这才把程咬金醉卧琼花观,已经锁在寝宫之事如实说了一遍。杨厂听了,心中大喜:哈哈哈哈!竟有这等事,快决打道金殿,我要亲自审问匪首程咬金。

杨广二次来到金殿上正中落坐,文武群臣两旁侍立。杨广说:来呀,把匪首程咬金带上殿来。遵旨。张金钵、王世充来到寝宫,打开了大门上三道锒铛铁锁,进入宫内。程咬金这儿睡得正香呢!张金钵上前喊叫:万岁,醒醒,醒醒!王世充说:你还管他叫万岁呢,叫他骆驼吧!骆驼,快起来!醒醒!程咬金一挺身坐起来,伸伸胳膊,伸伸懒腰,打个哈欠,用手一揉眼睛,睁眼一看:哎呀!好睡呀!啊,看茶伺候。别看茶了,跟我们走吧!王世充一挥手,几个兵丁上来摩肩头,拢二臂,就把他给捆上了。程咬金大喊一声:呔!王世充,张金钵,为什么把寡人捆上啊?王世充说:你别乱了,你还寡人哪,八成儿今天就剐了!程咬金一想,明白了:哈哈!我说王世充,是不是这杨广来了?万岁驾到,让你见驾去!众人连推带操,老程一侧棱膀子:别忙,别忙!不就是见杨广去吗?你们看我脸上变颜色了?大伙一瞧,说:没有啊!是我这腿打颤了?也没有啊!着哇!那你们何必推推搡搡呢?我去见杨广不就完了吗!走吧咱们!他一人在头里走着,大伙在后面跟着。一直来到金殿龙台前。金殿武士提刀握剑,上前围住程咬金,有个喊:过来,过来,跪下!程咬金把脸一翻,转身一腿,把那个叫他跪下的踹得噔噔噔倒退四、五步,呱唧,来了个仰面朝天。杨广一瞧,气往上撞:胆大匪首程咬金,你竟敢冒充孤家闯到扬州,你既已被俘遭擒,为何见孤不跪?程咬金冷笑一声:哎,嘿嘿嘿,我说昏君杨广啊,我跪你什么?世上谁人不知,你杀死你的亲老子和亲哥哥,调戏你娘和你妹,从小就不办人事。你爹死以前,杨素和宇文化及这两个奸贼就把持朝政,贪赃枉法,天下百姓已然吃不上饭啦!你登基倒好,什么选美女,修东都,巡长城,挖汴河几百万人给你干活,被你折腾死了无其数。真有为了不去挖汴河,生给自己手足剁掉的,这样免去一死,还算有造化,人称福手福足。这种事你知道码?杨广呀,你这小子真是个大昏君啊!,他耍泼撒野,破口大骂昏君杨广。两旁不少文武官员心中暗暗称赞,这程咬金真是好样的。杨广气得浑身颤抖,体似筛糠,腮帮鼓起,脸色煞白,喊道:快快推出去,开刀斩首!程咬金一听,哈哈大笑,冲两旁说:得了诸位,我到头儿了,咱们下世再见了。武士们过来推他.你骂什么,你不怕死嘛?嗐!人生在世,至末不过穷,至大不过死,没关系,我还能拿这命当回事吗!他回头向着杨广:杨广啊,有这么句话:先死容易后死难。今天你一句话,喀嚓!我这脑袋下来了,这多容易啊!你要记住,天下各路反王,连同黎民百姓,有给我程咬金报仇雪恨的那一天。得,我走人了!武士们把程咬金推殿门。杨广说:蒲山公李密何在?李密上前跪倒:臣在。朕命你为监斩官,粘贴告示写明匪首程咬金叛反的过恶,带领五百人,即时将他押到西门外刑场,开刀问斩!遵旨。李密退了下去。

李密来到前院暂时关押程咬金的小屋,说道:程咬金,皇上有旨,今日出斩,派我做监斩官,快上刑车吧!兵丁们把程咬能五花大绑,头上插招子,写明匪首程咬金,在名字上勾了个大红圈。程咬金说:李密啊,你真能耐,一会儿掉脑袋我不含糊,只是求你把我这马连斧子一起拴在刑车后头。兵士们说:你要干吗呀?憋着跑怎么着?我跑得了吗?李密问:那你带着马和斧子做什么呀?程咬金说:待会儿拿龙席卷我的尸首,连这斧子给我卷里头,我活着使了它这么些年,死了把它跟我埋在一块。这马也一起宰,好比烧活,让它跟我一道走。李密呀,想当初你到瓦岗山求和,我可没错待了你。今天我就求你这么点小事,你要由着我,就算对得起我。李密说:好吧!这事就由着你。让人牵出他的马,挂好斧子,拴在刑车后头。大伙把程咬金推出了琼花观门。门口横着一辆大车,后头拴着他的斑豹铁骅骝,在鸟式环、得胜钩上挂着他的八卦开山斧。兵丁们吆喝:快上车!程咬金说:先等等,你们在车上给我绑一个横头让我坐在上边,面朝前大伙说:不成!你犯的是死罪,上了刑车,按规矩得脸朝后。这事你们必得由着我。为什么?你们朝前看。大伙往远处看,就见前面人山人海,原来扬州的老百姓见到告示,知道今日要出斩程咬金,真是万人空巷,都要来看看这顶天立地的大英雄。程咬金说:我是大魔国一国之主,一朝大德天子,临死还不让老百姓看着我!这事由着我咱们痛痛快快奔法场,不然找可要骂街了!李密说:嗐!去去去,给他绑个横板。横板绑好了,程咬金这才上了刑车,面朝前坐在横板上。头里有兵丁们开路,前后左右都有兵丁围着,李密骑马走在最后。车把式鞭子一摇,啪!这刑车咕噜噜噜就奔西门外走下去了。穿过人群,老百姓都想往刑车边上凑,后边人越拥越多。大伙议论纷纷:看见没有啊!这就是混世魔工程咬金,真有个横样儿!程咬金冲着人群叫喊:我说诸位,我叫程咬金。我们看见了,当初您劫过皇杠,您是好汉爷啊!那是没错儿,如今我误走扬州城,被俘遭擒就要出斩,你们看看我脸上变色没有!您没变呀!您是好样的呀!我含糊不含糊?真不含糊,我们心里头佩服您呀!诸位既是佩服我,我唱两口你们听听怎么样?我们谢谢您啦!唱得要是好的话,们可得叫个好。那没错儿啊!李密在后头一听,怎么着?他还要唱两口。就听程咬金放声唱道:一呀更儿里呀,月儿东升啊!好哇!就瞧那富贵人家掌上了灯啊!富贵人家杀猪宰羊把年过,贫民百姓卖儿卖女好不伤情!

刑车走着走着,不多时来到刑场,兵丁们把程咬金拉下车来,推他往刑场中间走。李密下了马来到监斩官的公案桌前坐下。过去行刑之前,先要由监斩官验明正身,以防有人替死。公案桌上放着一支新笔,一个盛绿颜色的盘。有人把犯人带到桌前,监斩官看清了正是他本人,就用笔蘸绿色,啪!往脑门上一点,说一声斩!这叫绿笔打脸。跟着命人把犯人拉到西边。那儿有仨人:一个刽子手,一个拉笼头的,一个掌舵的。到行刑时,刽子手这刀背在身后,不能让挨刀的瞧见;后边掌舵的用脚一瑞犯人的后腰,犯人跪在就地,再上前用左磕膝盖顶住他的腰眼,两手掐住他两肋,往后一坐。这时前边拉笼头的撒开麻绳编成的网子,套住犯人的脑袋,往过一扽,把脖子拉长。刽子手喀嚓一刀,脑袋就下来了。刽子手管砍头叫做活。今天程咬金来到刑场,在等候行刑的时候,他跟周围的差人聊天儿。诸位,我打听打听,哪位做活呀?刽子手们一听,这小子行家呀!他会知道我们管这叫做活。有一个过来说:程爷,我做活,伺候您哪!这手头软硬啊?这刽子手一愣,还懂得软硬呢!他哪儿知道,老程当初卖私盐,三天两头打官司,是个官司油子。跟您回话,我这手可够硬的。你可脆着点儿,我犯的是一刀之罪,要是穷据扯我,小心晚上我找你去!程爷,您甭管啦,绝软不了。还有一节,待会儿给我缝三针,可别一针了事。哎,我本来应当请请诸位,谁让我身上没银子了呢!老程说的又是内行话。老年间刑场杀人,一刀下去,脑袋身子分离,按规矩还得在脖子后边缝一针,把两截连在一起。要是犯人家里使了钱,托了人,可以在脖子前边左右各多缝一针,一共三针。刽子手一听这话,就说:程爷您放心就冲咱们见面就有缘,给您缝三针,没借儿。这时候忽听一声追魂炮响,李密喊了一声:来呀,把犯人押上来!有人把程咬金押到公案桌前,李密提笔蘸上绿色,冲程咬金脑门上叭!这么一弹。程咬金冲旁边的人说:各位,咱们卜世见啦!大伙心说,下世哪儿见哪!兵丁们把程咬金推到刑场。要知程咬金性命如何,下回交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