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君集说,形容善於作战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侯君集说,形容善於作战

| 0 comments

伯仲之间造句_用伯仲之间怎么造句
语义说明:形容人才能相当,不相上下。 使用类别用在「能力相等」的表述上。
伯仲之间造句: 01、他们的棋力在伯仲之间,可谓棋逢敌手了。
02、这两位选手实力在伯仲之间,一时之间恐难分高下。
03、今天这场辩论真是针锋相对,可见双方实力就在伯仲之间。
04、这次参加比赛的选手,实力都在伯仲之间,竞争一定非常激烈。
05、她们两人的编织实力在伯仲之间,所以打出来的毛衣狠难分出高下。
06、他俩的实力原本在伯仲之间,但因接受的训练不同,差别也就越来越明显。

第一百二十五回 二义士行刺知隐情 刘武周自裁顾大体

百战百胜造句_用百战百胜怎么造句 语义说明:形容善於作战,所向无敌。
使用类别用在「威猛无敌」的表述上。 百战百胜造句:
01、王将军领兵作战总是百战百胜,威名令敌人闻风丧胆。
02、这个投手球速极快,只要有他上场,球队必定百战百胜。
03、我们不只要了解对方,更要了解自己,这样才能百战百胜。
04、由於他冷静分析,又能知己知彼,所以在商场上总是百战百胜。
05、这支球队得以在竞技场上百战百胜,除教练善於用兵外,球员个个骁勇善战亦是主因。

上回书说到为取刘武周项上人头,徐茂功让程咬金再走一趟。程咬金问:三哥,你让我上哪儿去?徐茂功说:太原北边有个大镇子叫百井,又叫六合镇,你到那儿把咱那俩兄弟请来。噢,我想起来了,您是不是让我去请神偷赛白猿候君集、地里飞星尚怀忠啊?对了,请他们哥儿俩深入定陽州,这刘武周的人头还不能到手妈?行了,我这就走。程咬金嘱咐尤俊达、张青去青龙山把留下的喽罗都接到介休县来,那座山寨就不要了。然后归置归置,带上徐茂功给侯、尚二位写的一封书信,上马出了介休县北门,就奔六合镇去了。

军务紧急,不敢怠慢,程咬金打马疾走,非止一日,来到了六合镇。他走得又累又饿,进了镇子,赶紧找了一座大饭馆吃饭。这个馆子名叫二和轩,特聘南北厨师,各样名莱都做得出来。程咬金拣了楼上一间雅座坐下,把菜牌子上的好菜要了个遍,又要了一嘟噜曲酒,好酒好菜,足这么一通解馋。末了伙计过来一算帐,一共花了十四两七钱四。他往褡链里一摸,所带银子不多了,都倒出来,只有九两二钱一,还差五两多银子。伙计把了事的掌柜的请来了。堂拒的说:这位爷,看徉子您是打外地来,您这银子花冒了,不知您在这镇上有亲戚朋友没有?要是无亲无故,对不起,我们先得把您这匹马扣下,您多咱有钱再来赎。经掌柜的一提醒,程咬金想起来了:有,有,我这儿有两个把兄弟,一个叫侯君集,一个叫尚怀。掌拒的听了一愣,说:哟!敢情是东家的好朋友来了,失礼,失礼!快快到后边把两位东家请来!伙计到后边去了,一会儿工夫,侯君集、尚怀忠来了,看见程咬金,口称四哥,赶紧施礼。程咬金用手相拦:哈哈哈,小侯儿喂,你一向可好哇?侯君集说:别玩笑,别玩笑,我说哪阵香风把您给刮到这儿来了?我奉秦王派遣,特意请你们哥儿俩来了。那您往后院请。哥儿仨来到后院上房,程咬金把瓦岗山离别后自己从洛陽到唐营所经过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说到尉迟恭不见刘武周人头不降唐,所以特意前来搬请二位贤弟,说着掏出了徐茂功的书信。侯君集接过书信一看,说:四哥,这个忙我们是一定要帮的,早就听说大哥、二哥、三哥和您都归了大唐,尉迟恭至死不降唐的事这儿也嚷嚷动了。北边不远就是定陽,您先在这儿住下,我们哥儿俩核计核计怎么去取刘武周的首级,大功成就,咱们一块去见秦王。尚怀忠说:不但见秦王,还去见秦二哥徐三哥,我真怪想他们的。就这么着,程咬金在这儿住下了。那哥儿俩一琢磨,借刘武周二次招兵的机会,一个打里,一个打外,两、三天一会面,看事行事。主意已定,二人就奔定陽城了。

这时定陽城风声很紧,刘文静听说尉迟恭不见定陽王首级不降唐,生怕城里混进刺客刺杀刘武周,就在定陽工府周围布满了亲兵,三十人一堆,一共十堆。城门关得早,开得晚,遇到外地来人,当兵的定要严密盘查。侯君集乔装改扮,混进城南门。东边靠城墙这儿有个招兵站。他来到营门前,当兵的问道:嘿,你是干什么的?他说话改成河南口音了:老爷,俺投军来了。你候着。等了一会,当兵的把他领了进去。到了屋中,正好刘文静在。刘文静一瞧,此人身高不满七尺,没法再矮了,骨瘦如柴,头戴一顶随风倒的帽子,穿一身灰市布的裤褂,腰里系一根骆驼毛绳,足蹬扳尖大叶把靸鞋。往脸上观看,嘬脑门,扎腮帮,细眉朗目,就这眼睛有点精神。蒜头鼻子,薄片嘴,细米银牙。有点胡子,就七根,左右嘴犄角一边两根朝上滋着,下巴那儿有三根朝下,这叫燕尾髭须。一脸黄土泥,眼角挂着眵目糊,看样子也就四十来岁。当兵的说:这是招军的军门大老爷刘先生,你给磕个头吧!侯君集跪下磕头大老爷,俺给您磕头哩!你起来,你姓什么呀?姓王。你是哪儿的人哪?俺是河南颖陽的!那你怎么到河东来了?俺七岁上爹妈就死了,是在朔州张庄舅舅家长大的,舅舅、舅妈一死,他们没儿没女,就剩俺一个人啦!俺想当份差,有碗饭吃就知足了。那你叫什么名字啊?俺坐地就没有大名,小名叫嘎柱儿。你会干什么呀?俺在张庄是打更的,打了十来年哪!噢,正好这儿第三堆缺个打更的,你补上这缺得了。就这样,侯君集就补上打更的了

刘文静背地跟三堆的头儿说:让嘎柱儿打更,你们要试探试探他,有什么可疑的地方赶紧禀报我。到了晚上,四个人打更,每个人嫂里掖把单刀,一个打灯笼,一个打梆子,一个打锣,后头这个拿着杆大槍。因为嘎柱儿是新来的,就让他打灯笼。定更天,嘡、梆!就打开更了。这个嘎柱儿一撺儿啦:我说诸位,你们这梆子打不出点儿来呀!噢,打梆子还有点儿?你们瞧俺的。他把灯笼交给打梆子的,把梆子接过来,拿褪在梆子上一划拉,嘁得嘁,嘁得嘁,嘁得嘁梆!打梆子打不出花点儿来,还叫打更的!轮到打二更,他听着这锣又不对了,说:俺一个人打给你们听听。他跨起锣,托起梆子,嘁得嘁,嘁得嘁,嘁得嘁梆!梆!嘡!嘡!大伙一听,真有点意思。到了天亮,他一扎脑袋就睡,一睡就是一天,到后半天起来,吃完饭,精神又来啦!这些打更的爱耍钱,那天该打二更了,这儿正开宝,嘎往儿说:诸位,该打二更了,俺一个人替你们三个人得了。大伙说:四个人的活你一个人干,那合适吗?到天亮,你们谁赢了谁请俺壶酒喝,就齐啦!行啊!嘎柱儿托着梆子挎着锣,点上灯笼斜插在脖子后头,嘁得嘁,嘁得嘁,梆!梆!嘡!嘡!他就打开更了。

就这样,侯君集天天夜里一个人顶四个人打更。这天他正在街上打更,赶上刘文静查街。刘文静问:嘎柱儿,应当四个人打更,怎么改成你一个人啦?这个嘎柱儿说:先生,不瞒您老说,他们拿骨牌在顶牛哩!俺说了实话,您老可别抱怨他们。俺替他们打更,他们谁赢了请我一壶酒喝,您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完了。哎呀,你们这可不对呀!先生,您老马马虎虎吧!正这儿说着,忽听南边房上嘟!一声呼哨响,噌!下来一个人,脑袋朝下,快到地面了,一折腰,双足落地。这人身高七尺上下,一身青缎子衣服,紧缠利索,青包头,青靴子,背后十字袢上扎一口雁翎刀。嘎柱儿喊:先生,有贼,你躲开吧!说着把灯笼、梆子、锣全扔了,噌!从腰上抽出单刀:我说贼呀贼呀,你遇见我,就算倒蓊了。休走,看刀吧!他一刀砍去。那个贼闪身躲开,抽刀在手,往嘎柱儿胯下扫了一刀。嘎柱儿纵身一跳,反手一刀,那个贼合刀一挂。两人打在一处,打了有这么十来圈。刘文静在旁边瞧愣了,心说来者恐怕是唐朝派来的刺客!这时忽见嘎柱儿把那个贼的刀挂飞了,上前卧腰一腿,把他踹了一个滚儿,上前扬刀要砍。那个贼旱地拔葱爬了起来,回身一塌腰,嗖嗖嗖往南就跑。嘎柱儿在后边紧追。南边有间房子不太高,那个贼一纵身,两手扒到上头,一跃上了房。嘎柱儿冲房上嚷:好你个小毛贼喂,定陽城有俺嘎柱儿打更,你闹不出圈去。你勾人去吧,勾他十个八个俺不在乎,全要你们的命!这时刘文静也赶到了,说:嘎住儿,你这能耐不错呀!该歇着头了吧?嘎柱儿说:哎,俺走了。

第二天,刘文静到王府把闹贼的事一说。刘武周说:这会不会是唐朝的刺客呀?刘文静说:我看着象。要没有嘎柱儿,我这命就完了。看来这嘎柱儿能耐不小,就让他给找看家护院吧!我看可以,可是他要也是刺客呢?可也是啊!我看这么着,你给嘎柱儿叫来,让他先在我这儿干着,对机会我试试他。工夫不大,刘文静把嘎往儿带列王府。见到王爷,嘎柱儿跪倒确咖喇磕头,说:王爷,俺这儿给您磕响头嘞!刘武周说:嘎柱儿,我听刘先生说你这能耐不错,想让你给我看家护院,夜晚可要多精神点,不知你乐意不乐意?那俺太乐意嘞!干何事是何理,俺每天白天睡一天觉,夜里请神着呐!刘武周让家人领着嘎柱儿到王府里各个院落都走了走。家人对他说:后院出廊带厦那五间北房是王爷住的,你要特别注意。嘎柱儿说:行了,你老放心吧!打这儿起嘎柱儿每天白天睡大觉,夜里两眼跟两盏灯似的,特别精神,挎着腰刀,在王府里巡夜。

过了几天,这天清早,嘎柱儿睡得正香,有人把他叫他,带他到上房去见王爷。嘎柱儿给王爷施了礼。刘武周一指桌子上摆的洒席,说:嘎柱儿,你看见了没有?嘎柱儿说:王爷,您老摆桌酒席,叫俺来干吗呀?你天天夜里受累,这桌酒席我吃不了,让你来帮助我吃,一边坐下。嘎柱儿说:哈哈,王爷,俺长这么大也没吃过这个呀!今儿俺可就算过了年哎!上了天喽!他坐了下来,王爷,俺可不客气啦!他自己斟上一盅酒,往嘴里一送就下去了,接着咣咣咣这么一吃莱,刘武周说:嘎往儿,你看这几个碟碗,里边盛着胡椒盐、卤虾油、酱油,要吃炸丸子什么的,得醛蘸着吃。嘎柱儿一笑:还得蘸着吃?这么吃就够香的啦!你蘸蘸试试。好嘞!刘武周留神观看,该蘸胡椒盐的他蘸酱油,该蘸卤虾油的他蘸胡椒盐。最后他把各个盘里的剩菜往自己大碗里一呼噜,说:得了,俺这酒喝得太足了,都搂过来完啦!刘武周说:煎炒烹炸,挺好的东西,你这么一搂,不就成杂合菜了吗?王爷,甭管怎么着,都到俺肚子里就行了。嘎柱儿足这么一通胡吃海塞,把一桌酒席吃了个净光净,然后跟王爷告辞,睡觉去了。

第二天,刘武周把刘文静找来,对他说了说昨儿晚上用酒席试探嘎柱儿的情形,兄弟,你不要多想了,依我看,这嘎柱儿纯粹是乡下一个打更的,绝不会是唐朝的刺客。刘文静说:哥哥,听您这么一说,我也就放心了。这样,嘎往儿的差事就算干下去了。

单说这一天,夜里天气炎热,刘武周在屋里睡不着觉,让伺候他的两个童儿支开外间屋的两扇立窗,搬把椅子,自已面窗而坐。嘎柱儿正在院里走遛,往北房这儿一瞧,说:王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不歇着呀?刘武周说:天热睡不着,我说嘎柱儿,你会讲故事吗?您问这千吗呀?给我解解闷儿。中。王爷让童儿给他搬了把椅子。嘎柱儿坐在窗外,说:王爷,俺给您说段书怎么样?刘武周说:你还会说书?会呀!会说什么书?俺会说(三国》。我还就爱听《三国》。王爷,《三国》上有个诸葛亮吧?不错,有个诸葛亮。有个孔明吧?不错,有个孔明。您知道诸葛亮和孔明他俩是谁的徒弟吗?噢!旁边童儿一听,说:你别这儿胡说了,诸葛亮、孔明是一个人,怎么成俩人啦?嘎柱儿说:这由得着你么!俺说就得听俺的么!刘武周说:你们别搭碴儿,他说的对,他说俩人就俩人吧!嘎柱儿,你说这俩人究竟是谁的徒弟呀?他们俩跟卧龙先生那儿念书。这卧龙先生把满肚子才学都传给两个徒弟了。老先生可就说了:徒儿,你们都学成了,如今天下大乱,各为其主,你们要挑明主扶保,将来成名露脸,师父脸上也光彩呀!俩徒弟听老师的,都去挑选明主,这个诸葛亮他帮了刘备了。孔明一想,你保刘备,好嘞,俺就保曹操喽!童儿一听,说:王爷,您听这干什么,这都乱了!

正这工夫,从嘎柱儿上边廊檐那儿刷!蹦下一个人来。书中暗表,此人正是尚怀忠,适才他潜入王府,在廊檐下边绷着呢。尚怀忠提刀说道:哥哥,咱们哥儿们动手的时候到了!嘎柱儿说:好嘞!仓的一声,拔出腰刀。刘武周见势不好,哎呀一声,转身就往里间屋跑。两个童儿吓得钻桌子底下了。刘武周这才知道嘎柱儿是化名的更夫,原来正是刺客。侯君集跳进房内,闯进里屋,一把抓住刘武周的后背,把他一转,来个照面。刘武周说:嘎柱儿,不,这位壮士,你慢下手。我有被屈含冤之事,请容我禀明。尚怀忠在窗外说:哥哥,你先撒手,让他说说有什么被屈含冤之事,咱们也好回禀秦王。侯君集松开了手,说:刘武周,你说吧!刘武周这才把自己独生女儿被建成、元吉抢去,逼得她跳楼身死的事哭诉了一番。接着又说他怎么扯起反旗,自立定陽王,因为深知大唐国救万民出水火,武德天子和秦王是以仁德怀天下,所以发下誓愿,不反大唐国,只反火原府,只要杀了建成、元吉、黄壮三人,自己就散尽家财,挽发为道。说到这里,想起屈死的女儿,心里难受,嚎陶大哭:哎呀!我的好女儿啊!侯君集听了刘武周的话,一摇头,一皱眉,眼泪啪啪啪也掉下来了。尚怀忠在外边说:嘿!敢情王爷反的是建成、元吉,没反大唐国,早知道是这么回事,咱们决不来。候君集说:刘武周,我们受朋友程咬金所邀,要为秦工取下你的项上人头,因为敬德感激你的大恩,不见你死他不降唐。方才你已经把实情讲出,这么办,我们给你饶了,不但饶了,还要帮助你伸这个冤。刘武周说:请问二位壮士尊姓大名?侯君集、尚怀忠道了姓名、来历,都说:刘武周,你跟我们到大唐国去吧!刘武周说:万万不可,二位请想,那建成、元吉乃是武德天子亲生的儿子,武德天子能冶他们的死罪吗?我若降唐,与这两个无耻小人同殿为臣,对不起我那苦命的女儿。我把事情真相告诉了你们,相信秦王十分明智,二位义士又肯为我出力,我这大仇早晚必报,纵死九泉我也安心了。侯君集说:王爷说到这儿,兄弟,咱们走吧!这哥儿俩要走,刘武周说:二位义士且慢!那尉迟敬德不降唐的事,我也听说了。秦王若得此猛将,乃国家之幸事。不过此人心眼憨直,善恶过于分明,你们未必说得动他。这样吧,我给他写一封亲笔书信,劝他归降也就是了。侯君集能:这样更好,王爷请写吧!刘武周在桌案上铺开纸,提笔写了一封给敬德的劝降书信,递给侯君集。侯君集接信在手,到外屋跳出窗户,刚要和刘武周告辞。忽听屋里噗通一声。原来刘武周想到报仇有了指望,应当相助秦王,成全敬德投唐,便横下一条心,从墙上摘下宝剑,拔剑自刎了。

侯君集、尚怀忠闻声跳进屋内,一看定陽工为了帮助秦王收敬德,竟然自尽身死,不由得都落泪了。侯君集说:老王爷啊!我们哥儿俩以后要不帮助你报仇雪恨,誓不为人!尚怀忠说:老王爷把话说绝了,把事做尽了,咱们不能辜负人家的心意,还是把人头带走吧!二人把定陽王人头割下,收拾干净,扯了块床单裹起来,带着言出了房门,跳出院墙,等到天亮开城门,一齐混了出去,返回六合镇。

这哥儿俩回到二和轩,见着程咬金,把取人头的经过和定陽王的冤情一说,程咬金说:没想到建成、元吉这么不地道,咱们一定得给定陽王伸这个冤!一天过去,第二天清早,程咬金、侯君集、尚怀忠带着定陽王的亲笔书信和他的项上人头,上马直奔介休县。

非止一天,这哥儿仨来到介休县北门外,城内秦王闻报,率领众人迎接出来。经程咬金引见,侯君集、尚怀忠向秦王见了礼。齐彪等人都上前见过侯尚二位,兄弟们多日不见,十分亲热。大家来到县衙大厅,分宾主落坐。有人献茶。茶罢搁盏。程咬金说道:千岁我跟您说回事,您知道这刘武周为什么造反吗?李世民说:噢,他招兵买马,兵伐太原,是为夺我们唐室天下呀?完全不对!程咬金这才把刘式周被屈含冤之事高声说了一遍。李世民一听,说:这个他脸上变颜变色,可就愣在那儿了。旁边秦琼心说,这事在美良川,找早就听敬德说了,不过不能由我说出去,如今丑事已经亮明,就看你李世民怎么办了。如果你办得正,在大唐国我还能待下去,要是你庇护你的骨肉兄弟,我是跺脚就走,回家孝敬我妈去,别在你这儿呕气啦!徐茂功一听建成、元吉逼死了刘武周的女儿,气得咬牙关,说道:千岁,您听见了没有?是您这哥哥、弟弟逼反了刘武周,可人家刘武周还要成全敬德归唐,这样的事情世上少有。李世民说:诸位王兄们,我这哥哥、弟弟所行不仁,逼反刘武周,我这脸上很不光彩。这事我回到长安一定要奏明父王,替刘武周伸冤。大家千万不要灰心丧志,往后要对英、齐二王多留点神。诸位不都是冲着我李世民投奔唐朝的吗?咱们还是先收敬德要紧。经李世民这么一安抚,大家只好把为刘武周仲冤的事暂时搁下了。李世民请秦琼、乔公山拿着定陽王的人头再去见敬德。候君集说:二哥,乔老丈,你们慢走,我也要跟着去见见这位抢三关、夺八寨的大英雄。秦琼说:不成。要是敬德听说是你混迸定陽城取来王爷的人头,他桌上放着钢鞭,能饶得了你吗?侯君集说:二哥,敬德那本事我没有,我这本事他也没有,您想他能砸得着我吗?嗯,那你就去吧!秦琼把人头放在捅内,提润着,三人出县衙,直奔管粮衙门去了。

到了敬德的住处,三人进屋,秦琼把桶往桌上一放,说:兄弟,我们看你来啦!歇德一瞧大爷、二哥来了,后头还跟了个小矮个儿,小瘦猴似的,一身青缎子裤褂,紧缠利落。他用手一指这桶,问道:大爷,二哥,这里是什么?乔公山说你自己打开看吧!又拿假人头蒙我来啦?是真是假,你看看呀!好吧,敬德把布揭开,用右手抓住桶内发髻,噌把人头提溜出来。他用手一托人头后脑海,心里就是一惊,翻过来一看,果然有鸡冠子,又是一惊。惊是惊,可是没哭,心想这鸡冠子要是伪造的安上去的呢?我得掐掐。一掐挺硬,怎么拿也拿不掉,的的确确是定陽王的真人头。这时候,他可就忍不住了,放声大哭:王爷,没想到我一句话要了您的命,王爷啊!乔公山说:孩子,人已然死了,你也别傻哭了说着把人头接过来,放回桶里。敬德止住悲声,问道:二哥,我家王爷的人头,你们是怎么弄到手的!秦琼说:兄弟,我有两个把兄弟,主要就是这个小矮个儿,他叫侯春侯君集,绰号人称神偷赛白猿,还有一个是地里飞星尚志尚怀忠,是他俩深入定陽城,把事情办成的。接着便把侯、尚二位里应外合要取定陽王人头、定陽王诉冤自尽、秦王答应给定陽王伸冤等等之事说了一遍。说完从怀中掏出定陽王的书信,说:这儿有定陽王临死前给你写的亲笔书信,下边有落款,有手印。敬德说:二哥,我不识字,你给我念念。秦琼把这封信一字一句念得真真的,书信的意思是说:敬德呀,大唐国武德天子和秦王遍行仁德于天下,只是建成、元吉大逆不道,你冲着秦王,要赶块降唐,免得耽误一世的功名富贵。我是以死相求,相信我死以后,你一定能把我们父女的仇给报了,千万不要再犯犟了。秦琼念完,说:兄弟,这人头就是这么来的,老王爷可是自己抹的脖子,你听明白没有?敬德一听,转过脸来我说你叫侯君集呀?侯君集说:不错。虽说我家王爷是自个儿抹的,要没有你深入定陽,他焉能丧命倾生。敬德说着,从桌上抄起钢鞭,转过桌子,就冲侯君集扑过来了。侯君集倒好,嗖!自己把自己扔出去了。他落到门外台阶之上,哈哈一笑:敬德,想拿鞭把我打死,你差点!敬德直气得哇呀呀乱叫,一个箭步冲出门外,直奔侯君集。没等到池近前,嗖,侯君集一纵身扒住房檐蹿西配房上去了。嘴里说着:敬德呀,明儿见,我走人啦!说完人没影儿了。

秦琼赶紧把敬德劝进屋来,让他坐下,说:兄弟,你划的道,我们都办到了,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吗?乔公山说:你划道,人家当河走。这是唐天子和秦王爱惜你,要不是奉旨恩收,你八个敬德也死了。你快归降吧!敬德说:别忙,容我想想。好,你想吧!敬德想了一会儿,哈哈哈!他乐了。秦琼问:兄弟,你乐什么呀?敬德说:大爷,二哥,要让我归降李世民,得依我三条;三条不依,至死不降唐!乔公山说:你说说是哪三条?头一条,将定陽王身首缝合,给他穿戴齐楚,减天子一等,按王爵之礼埋葬。李世民穿孝打幡,合营挂孝。乔公山一听,说:这第一条先搁到这儿,你再说说这第二条。第二条,是我归降李世民,不归降大庸国。好,那第三条呢?第三条是,给定陽王出殡的时候,我在护城河吊桥那儿举起单鞭,上至秦王下至兵卒都得钻鞭而过。为什么要钻鞭哪?大爷您不明白,定陽王待我恩重如山,唐朝官兵钻鞭而过,就如同我用鞭把他们全打了,甚至说打死了,也就算给我家王爷报仇了。乔公山一听这个气,说:你这三条都不象人话,干脆你甭降了!他提溜起桶,拉着秦琼走出房门,回县衙去了。

这爷儿俩见到秦王李世民。乔公山说:千岁,您于脆把小老儿我杀了吧!您叫我办的事我役办到,这敬德降不了唐啦!李世民说乔老丈此事可行可止,不必着急,这敬德他说什么来着?乔公山说:他说的都不是人话。秦琼插言道:您说给秦王听听,不行也就算了。乔公山这才把敬德提的三条一说,李世民听罢,愣了片刻,眼珠一转,他乐了:哈哈,乔老丈,他提这三条,您替我应了。我是条条照办,事事应承,这行了吧?秦琼说:敬德这人一点谱儿没有,要是您钻鞭出了危险李世民说:二王兄不必担心,敬德降我李世民,不降大唐国,那就是说不听君王三召宣,只听我李世民一命传,他能给我打死吗!大伙一听,说:对呀!

正说话间有人进来禀报:外边有定陽州的一位先生叫刘文静,求见千岁。刘文静是怎么来的呢?返回来再说那天晚上刘武周自刎,侯君集、尚怀忠走后,俩童儿吓得后半宿没敢出屋,直到天亮了,才跑出去找刘文静先生,把昨夜发生之事详细禀报。刘文能赶紧赶到后院北房,看到哥哥的无头尸身,抚尸痛哭,哭了一阵命人先把哥哥尸身盛殓起来。他把这事前前后后理了理,心想哥哥为杀建成、元吉给女儿报仇造的反,临死前他相信秦王和侯、尚两位义土能替他鸣冤报仇,这才献出头颅,让敬德归唐。看来我得到介休县面见秦王,他若肯为我哥哥鸣冤,我就献出定陽州,若是姑息他那丧尽天良的哥奇建成、弟弟元吉,我就设法脱身,据守定陽,跟他决一死战。主意已定,他把定陽州的军政大事安置一番,就单身独骑奔介休县来了。

秦王李世民听说刘文静只身前来,下了一个请字。有人出来说:刘先生.我家千岁有请!说罢领他来到大厅。李世民下位迎接,说:刘先生,您的声名,小王夙有耳闻,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啊!哈哈哈!刘文静说,千岁过奖了!说着就要大礼参拜,李世民赶紧拦住,跟着向他引见了秦琼、徐茂功和众将领。候君集见到刘文静,双乎一抱拳:刘先生别来无恙,嘎柱儿这厢有礼了!刘文静抱拳还礼说:仁将军大智大勇,为愚兄报仇之事,还望您多多操心。侯君集说:那没说的。见礼已毕,李世民盼咐看座,大家都落了坐。刘文静说:千岁,我哥哥造反的缘由,想必您已经听侯、尚二位将军说过了,不知这事您打算如何处理呢?李世民说:刘先生,此事我已尽知,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哥哥、弟弟不做人事,这才逼反了定陽王。待我回到京城,一定将老王爷被屁含冤之事奏明父王,请父王按律断理。刘文静一听,秦王果然通情达理,口口声声要为我哥哥伸冤,就说:多谢千岁,我愿献出定陽州,归顺大唐。李世民说:哎呀,小王求之不得,实乃大唐之福也!刘文静又问:这恩收尉迟恭之事,不知怎么祥了?李世民便把敬德要的三条对他说了,并且说自己一定条条照办。刘文静心说,尉迟恭要出这样三条,也算对得起我死去的哥哥了。他请求让他见见敬德,秦王答应,让秦琼同他前往。刘文静见到敬德,说明定陽王自尽之事,又夸他这三条要得对,说秦王己经条条应允,劝他早日归降。

这时候,秦王李世民一连传下两道命令,一道是命人到定陽城将刘武周的灵柩送到介休.一道是给太原府建成、元吉的,告知他们刘武周自尽,刘文静请降,要他俩接管定陽。刘文静写了一封给定陽留守将官的亲笔书信,也一并送往太原。命令传下,过了一些时日,定陽有人把灵柩送来了。秦琼叫人把刘武周身首缝到一起,让敬德看了看。敬德哭得死去活来。遵秦王谕,高搭灵棚,请高僧高道念了九天经。合营挂孝,每人头上围了个白布圈儿,身上斜着系一条白带子。到出殡这天,李世民头戴麻冠,身穿重孝,手中打幡,由徐茂功、刘文静搀着,走在送殡队伍的最前边,放声痛哭:老王爷呀!我对不起你呀!尉迟恭怒目横眉,手擎钢鞭,站在护城河吊桥之上。要知唐营将士怎样钻鞭而过,下回交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