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无常,我方队员方寸已乱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反覆无常,我方队员方寸已乱

| 0 comments

第一百零九回 裴家父子横祸飞身 翟让将军直言犯上

语义说明:形容变动不定,没有定准。 使用类别:用在「前后不一」的表述上。
反覆无常造句: 01、他为人反覆无常,很不可靠。
02、最近天气冷热反覆无常,叫人很难穿衣服。
03、他是反覆无常的小人,所说的话焉能尽信?
04、有些人翻脸如翻书,态度忽冷忽热,反覆无常。
05、他的最大缺点就是反覆无常,让人很难相信他。
06、大海反覆无常,一起风浪,马上一改温驯面孔。
07、请你果断些,老是反覆无常,怎能把事情做好?
08、这些规定朝叁暮四,反覆无常,真叫人无所适从。
09、她那反覆无常的心思,阴晴不定的情绪,实在让人难以捉摸。

语义说明:心绪烦乱。 使用类别:用在「烦燥慌乱」的表述上。
方寸已乱造句: 01、发生这件意外,她方寸已乱,不知该怎么办。
02、方寸已乱的他经过几天的调适,才恢复平静。
03、此刻他方寸已乱,我们还是不要再来烦扰他了。
04、对方辩友出其不意地攻击后,我方队员方寸已乱,大大失去水准。

上回书说到李世民从他舅舅手里得来玉玺,让李元霸带领五万人马连夜送回太原府。到了第二天,紫槿山里有的反王一看唐军未退,就去找夏明王窦建德。窦建德说:李世民诡计多端,他要走玉玺,许给我撤兵,谁知他言而无信,我这就派蓝旗官去问问。蓝旗官奉命来到叠箭岗前,喊道:诸位,我家夏明王说玉玺已然交给秦王,派我来问问你们为什么还不撤兵呀?前沿将官说:你候着。他转到后边问过李世民,回来说:秦王二千岁让晓谕各家反王,虽说你们当初反隋是理所当然,现在大唐开国了,唐主有德于天下,再反可就错了。山里有一国算一国,都要向大唐递降书降表,差一国不递,我们也不撇兵。蓝旗官把秦王所说的话带了回去,窦建德命转告诸家反王。反王们个个气愤难当,说这叫摁着矬子打矮子,真是太欺负人了。

山里一共二十家反王,势力最大的数西魏王李密。李密闻听秦王之言,勃然大怒。他命人敲响连环钟,把文官武将聚将上来。大家跪倒见驾,李密乐嘻嘻地说:众位爱卿平身,俱都落坐讲话。朕有一事难断,有劳众卿共议良策。这儿预备下座位,大家起身落坐,心里都有点纳闷:怎么今儿李密透着特别和气呀?秦琼问遭:不知万岁有何国事议论?李密说:众爱卿,前者玉玺换肖妃之事,朕已知错。望众卿体谅朕之初衷,皆因李世民逼索玉玺甚急,朕乃将玉玺换予夏明王。我想李世民与夏明王乃甥舅之亲,难道夏明王还不能说服李世民退兵吗!岂知李世民诡计多端,玉玺到手,拒不撤兵,反要各家反王递交降书降表。想那些小国反王递表请降犹自可说,我西魏乃堂堂大国,做过天下反王的都盟主,能够就这样屈膝降唐吗?他那意思是拿话激大伙,让大伙说出不降二字,才好共同对付李世民。他把话说完,往下扫了一眼,见秦琼低着头一声不语,罗成拿白眼珠翻他,徐茂功假装抠指甲,魏征瞧帐蓬顶发愣,没人理碴儿,只好点名叫道:秦元帅。秦琼冲上一饱拳:万岁!李密问:你看这降书能够写吗?秦琼也对得起他,冷笑一声:万岁,我退不了李世民,束手无策,这事请万岁自择吧!李密又问徐茂功,徐茂功也还是这句话。连问几位,都是这么回答。大伙给他来了个干撂台。李密无法,只好说:既然如此,容孤思之。秦琼心说,你慢慢思去吧,李密让大家散了。

当天后晌,各路反王都来找李密,看他有什么退敌之策。李密说:我也没有办法,只好写降书,反正不写走不了。大伙见连李密都要写降书,回去就都写了降书。二十国降书凑齐,李密派人送出山口,交给唐营将官转到李世民手里。李世民查看一遍,一国不落。他把二十份降书打成一包,又写了一道折文,命人把柴绍唤来,说道:姐夫,今晚二更以后,您带着二十国降书和这道折文,不响炮,不擂鼓,再撤兵三万,回转太原府。柴绍听到这儿,眼泪涮就下来了,说:二弟呀,你这是要干什么?这儿人马已经撤了五万人,再撤三万,还剩两万,山口里二十国有几十万人马,要是一齐撞出来,你还活得了吗?李世民一乐:哈哈,姐夫,您自管放心,我有主意。您把降书带回太原,就算攥住了各路反王的短处。您对父王说,玉玺、降书到手,即使我死在扬州,也是值得的。柴绍见二弟把话说得很绝,没有办法,只好带好降书、折文,深更半夜领着三万兵马溜走了。

第二天清早,各路反王心想,降书都交齐了,这回李世民该撤兵了吧?嗯?怎么山口外还不见动静?到了辰时,就见唐营中跑出来一个蓝旗官,到了山口,勒马站住,高声喝喊:里面反王人等听着,我家二千岁已然下令明日全军撤离山口,现有书信一封送西魏王,单要他家副帅罗成明早与我国四千岁在山口交战,四千岁要先报东岭关一槍之仇,山口里西魏探马得知,飞马回营向秦元帅禀报。秦琼派中军官到山口取回书信,奏明西魏王。前文书表过,在铜旗阵前罗成用一手梅花七蕊槍,刺伤了李元霸。今天听说李元霸要报一槍之仇,罗成嘿嘿一笑:好你个李元霸,当初要不是我表哥告诉我你是来帮助破铜旗阵的,我这一槍就把你刺死了。怎么?你还不认输?这不是你在四平山锤震十八国的时候了,这儿有我罗成在,就没你显狂的份儿。他找到秦琼说:表哥,明天一战,您就瞧我怎么收抬李元霸吧!秦琼说:好,明天两边亮开大队,但等你槍挑了李元霸,我邀集各家反王人马一拥而上,趁着双方混战冲上叠箭岗,杀他们个片甲不留!当下传令把李世民来信和罗成应战之事告诉各家反王。各家反王得知李世民明日撤军,罗成要迎战李元霸,心里都很高兴。他们早已听说过铜旗阵前李元霸敌不住罗成的绝命槍,败下阵来,心想明日罗成还轻饶得了李元霸,就等着他给大伙出出四平山这口冤气了!大伙都盼着看看这场热闹,哪如道李元霸根本不在唐营,他早已带兵奔太原府了。

一天一夜过去,天蒙蒙亮,就听紫槿山内炮响连天,鼓声隆隆,秦琼邀集各路反王带领人马贯出山口,亮开大队。儿郎们呐喊连声,单叫李元霸亮队出战。大伙叫喊了约莫一个时辰,却不见对面有一点动静。秦琼心里纳闷.嗯?莫不是李元霸怯阵了?徐茂功说:二哥呀,您还不派人去看看,八成儿他们跑了吧!秦琼说:不会吧,李世民要横还不横到底,哪儿能蔫油呀!他派了几名探子手握藤牌、短刀到前边察看故情。这几个人一边叫喊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试着步往前走。一直走到头道壕沟前边,也不见有人开弓放箭。看了看,壕沟里空无一人。大着胆子爬过一道壕沟、两道壕沟、三道壕沟,上了一层一层土岗,这里虽然照旧旌旗林立,幡带飘扬,却看不见有弓箭手、匣弩手的踪影。爬到叠箭岗的顶上,往四周一看,噢,明白了。不单前边没人,后边唐营的帐蓬都拆了,人马已经撤光了。几个探子不敢怠慢,赶紧快步跑回,向秦元帅禀报一切。秦琼说:李世民果然刁钻,他用李元霸作诱饵,却是使了个稳兵之计,防备撤兵时我们追杀他。徐茂功说:二哥,一夜多的时间,访他也跑不出二百里地去,咱们速速起兵追赶,还来得及。两旁战将恨透李世民了,都说:元帅,咱们追呀!秦琼手中令字旗一指,说了声:追!西魏兵将个个奋勇当先,跨越壕沟,漫过叠箭岗,就追下去了。西魏王李密由亲兵护卫着,也跟在大队后面,离开了紫槿山。各路反王见唐军撤走,西魏人马追了下去,都无心与唐军决战,各自整顿队伍,出山口回转本国去了。

单说西魏人马追了几天路程,因为人马、辎重多一些,老是跟李世民的后队差着一段距离。这一天正走着,忽听远方嗒嗒嗒嗒,就见流星一般,跑过来两个本国报马。来到近前,众人一看,浑身连汗带土,都成了土人土马。两人下马,说:诸位,我们要见秦元帅,有重要军情禀报!他们为何这等惊慌?敢情瓦岗山金墉城出了大事了。

原来瓦岗山东北有座山,名唤黑风岗。占山为王的寨主叫聂世雄,当初也是一名绿林豪杰。瓦岗山上立起了大魔国,秦琼多次给他写信,要他与瓦岗寨合兵一处,协力反隋。聂世雄野心勃勃执意不肯。西魏大军南伐五关以后,瓦岗山交由自在逍遥王裴仁基和头部负伤的翟让将军镇守,保护王驾。那年河南闹大早灾,老百姓饥俄难当,纷纷到瓦岗山求救。李密让裴仁基率领一支人马突然攻下了洛陽附近的洛口仓和回洛仓,开仓济民,声威大振。聂世雄不敢轻举妄动。后来秦琼等人攻破了东岭关,李密率十几万大军赶赴扬州会,瓦岗山的晓勇战将几乎都走光了,人马也不多了。聂世雄见瓦岗山兵力空虚,就想乘虚而入。他手下有千数来人,又从左近山寨邀集不少人,凑了有这么四、五千人。他跟大伙说的明白:瓦岗山的主要战将和兵勇丁壮都奔扬州夺玉玺去了,咱们来个抄拐子,抻虚腿,打落步儿,夺他们这座瓦岗山。瓦岗山上要粮有粮,要钱有钱,要女子有女子,还有程咬金当初劫的全份儿皇杠。咱们劫夺过来,说句绿林话,叫做树上开花,人人有份。儿郎们,跟我走,到瓦岗山上吃香悖悖去呀!这些喽罗们受他这么一蛊惑,都跟他来了。到了瓦岗山南,人声呐喊:抢瓦岗山呀!攻它的南山口啊!往上攻啊!

守山将官赶紧到金墉城向裴仁基老将军禀报此事。裴仁基登高一望,见一支人马堵住了南山口,摇旗呐喊,其势汹汹。裴元龙、裴元虎知道爹爹年老力衰,翟让将军当初被三弟用锤震伤头部,行明白行胡涂,山上无有晓勇战将,就劝爹爹凭险据守,不要下山迎敌。老将裴仁基把嘴一撇说:小小山寇有何能为,儿呀,你们在山上布置一切,待我下山与聂世雄一战!他不听劝阻,径自带领千数人马下山了。炮响连天,鼓角齐鸣,人声呐喊,两军对圆。裴仁基全身披挂,手握金背砍山刀,马到当场,叫道:山寇聂世雄近前答话!聂世雄催马出阵。大伙一瞧,此人若跳下马身高顶丈,悍壮魁梧,膀阔三停,身上未着盔铠,扎巾箭袖,罩跨马服,莺带煞腰,大红中衣,胯下一匹黑马,掌中一口大刀。黑魆魆一张瓦心脸,蒜头鼻子,两道扫帚眉,一双大环眼,大耳相称,下巴颏子上扎煞着黑钢髯。书中暗表,他背后十字袢上系着个皮革囊,内装十二口柳叶飞刀。裴仁基见他马到近前,问道:对面来将敢莫是聂世雄么?聂世雄说:正是你家寨主爷,哦哈哈哈!聂世雄,你占据黑风岗多年,我素有耳闻。我家元帅也曾请你合兵反隋,怎奈你不识抬举。今日又乘我大军南征,兵犯瓦岗,实乃鼠雀之辈。看我教训教训你!老将军一拱裆,马往前撞,这刀就劈下来了。聂世雄合刀一挂。老将军摇刀就走。聂世雄立刀一绷。二马冲锋过镫,两人打在一处。一口大刀上下翻飞,一口大刀连劈带摇,打了有五、六个回合,谁要赢谁也不容易。聂世雄心里着急.我不把这老头儿打死,怎能杀上山去。他的喽罗大多是土匪之流,都憋着上山抢粮抢钱抢女子,看见二将不分胜负,赶紧喊:寨主爷,老头儿这口刀可以的,您得早打主意呀!这一喊提醒了聂世雄。二马又快碰面了,聂世雄刀交左手,腾出右手从肩头上一抽皮条,说了声:看刀!嗖的一声,一口飞刀抛了出去。裴仁基到底年迈迟钝,躲闪不及,噗!这口刀正砍在他的面门之上。他啊呀一声,呱唧噗,翻身坠马。有个喽罗上前对准他的心口,又扎了一刀。裴元龙、裴元虎一瞧爹爹阵亡了,放声痛哭。赶紧命儿郎们圈上去,把老将军尸体抢回。传令鸣金收兵,嘡嘡嘡嘡!人马撤上瓦岗山。翟让看见老将军尸体,痛哭了一场,赶紧命人暂时装殓,停放好。裴元龙写了一封书信,说明聂世雄攻山、爹爹阵亡的事,挑了两个精兵,拣了两匹快马,让他们赶紧出西山口,星夜遘奔扬州城,搬出征大军回国。瓦岗山上军民人等搬滚木,堆雷石,预备弓箭,死死守住山口,不必细表。

再说两名报马昼夜兼程,非止一日,终于迎到了本国的队伍。见到秦元帅,二人匆匆下马。秦琼命人马停住,问道:啊!瓦岗山出了什么事?二人气喘吁吁地说:秦元帅,大事不好了,咱们东北山上的黑风岗,聂世雄秦琼心里一激灵,他知道聂世雄早晚是块病,忙问:聂世雄怎么样?聂世雄他兵犯瓦岚山,裴老将军下山迎敌,不想中了贼人的飞刀,已然阵亡了。秦琼啊呀一声,眼泪唰就下来了。身后裴元庆一听爹爹惨死,没容哭出声来,呱唧!滚鞍落马,背过气去。众人上前,将他喊醒。他大声哭叫:爹爹啊秦琼劝他说:三弟,事已至此,你着急也没用了,咱们赶紧回山解救才是。程咬金过来,擦着眼泪说:三兄弟,走,给咱爹报仇去!那两个报马递过书信,说:秦元帅,您得赶快回去,瓦岗山一丢就完了。秦琼接过书信看了一遍,说:待我禀明万岁,即刻回山。说完就奔后队见李密去了。

在后队,李密见秦琼来了,问道:元帅,人马为何不行?秦琼把报马告急的事奏明。李密说:啊,有这等事!欲朕之见,宁可瓦岗山不要了,也要追上小冤家李世民,夺回玉玺。还是这事要紧啊!秦琼一听这个气:万岁,您不是说到这儿了吗,您传道旨意,问问大家伙,看看听您的不听您的?徐茂功说:万岁,此事千万要慎重,瓦岗军都是子弟兵,妻儿老小都在山上,见死不救,唯恐军心有变。这工夫,队伍里消息传开,前边已经乱了。就听兵丁们喊叫:走哇,回瓦岗山啊,救家眷要紧哪!魏征说:万岁,您听见没有?事不宜迟,速速决断吧!李密毫无办法,心说李世民哪,就算你小子走了贼运,让你跑了吧!当即传下御旨,全军转道回瓦岗山。

西魏大军这通赶路,快劲儿没法说,夜里不睡觉,走路啃着干粮,人不歇脚,马不停蹄。这一日,前队到了瓦岗山正南,一看山上已经快守不住啦!西魏合国人马虽然号称几十万,那是连一部分家脊在内,这时占的地盘太大了,除了赴玉玺会的近二十万大军外,分散在各州城府县的守军一时调集不到,这儿守山的只有上万人马。人手轮不开,连妇女都守上山了。这些女眷们心说,要是让这帮野壕狼攻上来,帕们女流之辈可就要遭难了。忽听正南咚咚晌炮,西魏大旗露面了,姐妹们喜形于色,纷纷议论:我说大嫂。二妹子。你瞧,咱们的队伍回来了,这回咱们可没急啦!哟!真的!咱们快搬石头,砸死这帮土匪!聂世雄正在督着喽罗们往山上冲,忽听后面声音嘈杂,有人过来禀报:寨主爷,后边秦元帅带兵回来了,您可要早打主意呀!他回头一瞧,可不是吗,远处烟尘滚滚,人喊马嘶,不由得叹了口气:唉,该着我不成大事,他再晚来一天,这山咱们就攻上去了。来呀,人马在山下列队,待我与秦叔宝决一雌雄!他带领攻山喽罗撤了下来,与山下喽罗一起,拉开了长蛇。这时秦琼带领前队人马已然赶到,人马列开,两军对圆。聂世雄大刀一挥,马到当场,连声叫战。那边裴元庆说:啊!聂世雄不就是他吗?行了,看我的,秦琼说:三弟,你正在气头上,恐有闪失,咱们战将甚多,还是让别人上吧!二哥,父仇子报,父债子还,您就甭管了。秦琼拦他不住,裴元庆这马就贯出去了。

聂世雄一看上来的这员战将狮盔兽带,银甲白袍,雪裹银装一身白,胯下斑点疙瘩虎,掌中一对龙头锤,背后五汗护背旗,后边大旗中写着前部正印先锋官,中间白月光里斗大一个裴字。看他脸上,两只眼睛喷出怒火,两条眉毛挑起来都成沙燕了。谁不知道这是西魏名将裴元庆呀!聂世雄心说,今天碰上他,我许要活不了,于是明知敌问:对面来者什么人?裴元庆说:好你个聂世雄,竟敢偷袭瓦岗山,杀死我爹爹,我是裴元庆,向你报仇来了,快快近前交战!聂世雄说裴元庆,不要以为天下没人敢惹你,休走,看刀!裴元庆正要用龙头锤把他的大刀挂飞,哪知道他所说的看刀,不是看大刀,而是看飞刀。他左手握着大刀,右手扽左肩头上的皮条,嗖嗖!两口飞刀就飞出去了。裴元庆身经百战,可从来没碰到过一上手就使暗器的,一瞧白亮亮的飞刀朝面前来了,再要躲闪就来不及了。噗噗!头一刀飞在他的眉攒之上,二一刀正刺入他的硬嗓咽喉,没容喊出声音,呱卿璞!就落马身亡。瓦岗弟兄们一瞧,俱都大惊失色,心说,真叫惨哪!想不到这么大的名将竟死在无名草贼之手。兵丁们上去赶紧把裴元庆的尸体抢回来了,马也圈回来了。

聂世雄摇晃着脑袋:哈哈哈!瓦岗山人等,你们还有哪个来战?那边程咬金一瞧急了,急得他嘴里乱用名词:三弟呀,想不到你死在飞刀上了。小舅子之仇不共戴天,我给你报仇!他拱裆催马,扛着大斧,喊着叫着就出去了。马到当场,他喊了一声:呔!我说你叫聂世雄吗?聂世雄一瞧,出来这主儿大锛儿头,红胡子,蓝靛脸,大眼珠搭于眶外,披一身鹦哥绿的盔铠甲胄,骑一匹花里胡哨的马,掌中一条八卦开山斧,怪模怪样,心说这是谁呀?他回答说:不错,我就是聂世雄,你是什么人?小子,咱们几十里地的街坊,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瓦岗山大魔国卸了任的皇上程咬金。噢,原来你就是程咬金,我早就听说了,你这斧子就是掏、捞、劈、削、杵五招儿,胡抡乱砍,老得人家挡你,你可挡不了人家。程咬金一听,心说干了,有这么句话:好朋友怕陈街坊,他是满摸底呀!聂世雄说:程咬金,今儿我先给你一刀吧!他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唰!这刀朝程咬金头顶砍下来了。程咬金还真是挡人家的军刃挡不惯,他一着急,忽然想起在扬州会上罗成那乎儿往横下里掰马来了。他不知道罗成那马排练过,它能横着蹦。老程这马哪儿会横着蹦呀!他这么一胡乱掰镫,这马不知怎么会事,呱卿!就趴下了。程咬金从马上折了下来,斧子也扔了。方才聂世雄是想,我这一刀下去,程咬金非挡不可,哪儿想到他往横下里掰马呀!老程一掰马,噗!这一刀正砍在聂世雄自己马脑袋上。呱哪!这马也卧槽了。聂世雄摔下马来,刀也撒手了。程咬金是先掉下来的,一瞧聂世雄也落了马,他赶紧把斧子拣了起来。没容聂世雄爬起来,说了声:小子,看斧!噗的一斧子,正砍在聂世雄的脖子上,登时鲜血迸溅,这小子身首异处。喽罗们一看主将死了,个个撒腿就跑。秦琼喊道:我等上!西魏兵将冲上去追杀了一阵,捉住不少俘虏。这一仗打胜了,瓦岗山解了围,山上的军民百姓,尤其是老幼妇孺悬着的心放下来了,兴高采烈地迎接子弟兵上山。大伙往山上走着,罗成就问程咬金:程四哥,刚才您那掰马是怎么回事呀?程咬金说:老兄弟,聂世雄拿刀砍我,我一着急,想起你在扬州会上掰马横着蹦来了,也不知怎么的,我给这马掰趴下了。嗐!四哥,我这马是排过的,它能横着蹦,往左掰、往右掰全成。您那马没排过,哪儿能胡掰呀?要不是把世雄把自己马砍了,非给您置于死地不可。兄弟,也甭管我这马排过没排过,我胡掰不胡掰,我问你,聂世雄死了没有?我掰对付了没有?大伙一听,都说:对,这可是个巧劲儿!老程说:我掰对付了不就完了玛,大伙以后得管我叫掰马大将军啊!徐茂功说:别乱了,算你歪打正着就完了,还掰马大将军哪!

西魏大军上了山,进了金墉城。秦琼派人市问俘虏,没多大事的都给放了,只把聂世雄的帮凶们留下来了。又命人找了两副上好的棺椁,把裴仁基、裴元庆父子的遗体盛殓起来。西魏王李密写了祭文,亲自主持祭奠,表彭他们为国尽忠。传旨割下聂世雄和他手下帮凶的首级,为老王爷和先锋官祭灵,举国致哀合营挂孝,请高僧高道念了七天经。七天过后,魏征找裴元龙、裴元虎商量,是不是就把爷儿俩的遗体在瓦岗山上安葬?元龙、元虎说:还是由我们送回老家龙虎庄吧!这事就由着他们,由兵丁们将棺椁装上灵车,由这哥儿俩护送回乡,秦琼、魏征、徐茂功和瓦岗众将一直把灵车送出了山口之外。

丧仪已毕,李密降旨歇兵半月,在这半月内不点名,所有将士都回家团聚。罗春想见见秦琼的母亲宁氏老太太,秦琼说:唉,我娘已经回山东历城县了。程咬金也说:自打傻子罗士信在虹霓关一死,我这干妈一烦就走了,连我们大奶奶也带去了。我看咱们就住在帅府吧,没事跟秦二哥一起喝酒聊天,挺好挺好。秦琼、罗成、罗春都乐意,就住在一处了。这一天,翟让来看秦琼,打听南伐五关和扬州会的事情。秦琼把事情经过将长抹短一说。说到李密玉玺换肖妃,翟让这气大了。翟让这个人性如烈火,他回到府里,越想越不对味儿。第二天,他就到西魏王的寝宫找李密去了。

这时候,李密正在寝宫外间和肖妃饮酒作乐,忽听内侍启奏,说翟让将军来了。李密一边说了声有请,一边冲肖妃使了个眼色,叫她回避。肖妃明白李密的意思,就退到里间去了。原来李密用玉玺换了肖妃,他亏着理呢,觉出来瓦岗弟兄都在疏远他,生怕有朝一日掀翻他的宝座,于是暗结死党,随身护驾。李密找到了一个亡命之徒名叫蔡建,让他带着一帮爪牙,天天守候在寝宫之侧。刚才李密示意肖妃告知蔡建,做好准备,防备万一。翟让听到传唤,进入寝宫外间。李密一瞧翟让瞪目垂睛,胁下佩剑,左手摁着剑把,不觉心中一惊。他笑嘻嘻地说:啊,翟将军,你因何至此?请坐下讲话。翟让冷笑一声:李密呀李密,你这个无道的昏君!李密故作惊讶:哎呀,我怎么成了无道的昏君了?你来瓦岗山,程咬金让了王位,我们都盼着你挑头诛灭暴君杨广,救天下百姓出水火,怎么,听说你在扬州用传国玉玺换了一个亡国之妇,你这不是走杨广的老路吗?想当初我创建瓦岗寨谈何容易,后来程咬金执掌大魔国,屡建功勋。不想你当了这里的西魏王,竞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来。我翟让岂能容你!说着手摁绷簧,把宝剑拉出了半截。看见翟让如此举动,李密不但没有动怒,反而更加和颜悦色:翟将军息怒。玉玺换肖妃之事,朕大错铸成,悔之晚矣!这几日朕天天在宫中寝食不安,深感忝居王位,有负义军。朕有意召集合国君臣,下诏罪己,情愿让出王位,请大家另举有德之人,重整朝纲。对亡国之妇要下诏赐死,永绝妖患。不知将军意下如何?翟让一听,这还差不多,说道:李密,但愿你心口如一,不然,我决不跟你善罢甘休!说罢宝剑入鞘。李密说:翟将军请坐下饮酒吧!翟让说.不想喝,我告辞了!将军慢走,我这次到扬州得来一件天下无双的宝弓,名叫霸王弓,听说当年楚王项羽用的就是这样的弓。将军人称小霸王,我想这样的宝弓正好送与将军,以示爱将之意。小霸王翟让是个赳赳武夫,最喜爱各种兵器,听李密一说,很想看看:嗯?什么样的霸王弓?拿来我看!李密说:将军,请这里来。他把翟让领到屏风前边,从墙上取下一张镬金嵌银的铜梢铁背弓。翟让接弓在手,背靠屏风,右手握弓背,左手推弓弦,嘎嘎嘎嘎,弓开如满月。他嘴里夸赞:好弓啊,好弓!这时候,忽然从背后闪出一个人来,手握一把明晃晃的钢刀,转到翟让背后,手起刀落。要知翟让性命如何,下回交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