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罗成呀,08、王伯伯是爸爸的莫逆之交

澳门新葡亰平台官网

我说罗成呀,08、王伯伯是爸爸的莫逆之交

| 0 comments

语义说明:心意相投的朋友。 使用类别:用在「友情深厚」的表述上。
莫逆之交造句: 01、我看他们俩都不够真诚,算不上是莫逆之交。
02、令尊和我是莫逆之交,你们的事我怎能不管?
03、既然你认为我们是莫逆之交,有话我就直说了。
04、因为长期的工作伙伴关系,让他俩成为莫逆之交。
05、我与你相识多年,情逾手足,也算是莫逆之交了吧!
06、我们这种莫逆之交的情谊,哪是你几句话就能挑拨的!
07、这点小事,你就跟我客气了老半天,这还算是什么莫逆之交。
08、王伯伯是爸爸的莫逆之交,也许他会知道爸爸生前交代了什么事。

第一百回 罗家子偷学五钩槍 姜氏女喜聘如意婿

语义说明:形容惊惧、诧异而不知所措的样子。
使用类别:用在「惊愕诧异」的表述上。 面面相觑造句:
01、这些孩子发现自己惹了祸,面面相觑,手足无措。
02、因为消息来得太突然,大家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03、听到这个不幸的消息,大家都面面相觑,悄然无语。
04、他突然跪了下来,把大家弄得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05、没想到他突然说出这样莫名其妙的话,弄得大家面面相觑。
06、听过父母的训斥后,他们面面相觑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07、听了他这番告白后,大伙儿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应对才好。
08、两兄弟从未经历过这种欢迎场面,只能面面相觑,在前呼后拥下穿过人墙。
09、老板在会议上,突然宣布公司要结束营业,大家面面相觑,都愣住了。
10、等他从口袋里拿出一面宣传旗子,原本面面相觑的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上回书说到罗成一槍扎死了杨全忠,杨义臣悲痛万分,来找东方伯为他儿报仇雪限。东方伯答应,下马提刀来找罗成。东方伯走着道儿就盘算好了:当初杨义臣叫罗成在铜旗阵调动一切,我说罗成是奸细,他还要拿我军法从事;如今他明白过来啦,又找我为他儿报仇。我是去也不去?人人都知道杨广无道,弑父鸩兄,欺娘戏妹,选美女,挖汴河,加上越王杨素、奸臣宇文化及贪赃枉法,败坏朝政,老百姓都活不下去啦。摆铜旗阵保的是昏君哪。看起来,杨义臣虽说与我父是金兰之好,帮办铜旗阵我也不该来,说破罗成是奸细更不该多嘴。可恼者罗成过分狂傲。你父罗艺与杨义臣是结拜兄弟,隋朝许可罗艺自立北平工,多亏昌平王邱瑞、颖州王杨义臣等人促成其事,你罗家欠着人家的情啊!到如今你明为助阵,实为破阵,破了铜旗阵也就罢了,大不该槍挑杨全忠。老人家杨义臣找我来了,论反隋的事,我不该该闲事了,按你罗成的狂傲成性,我得伸伸手儿,别人怕你,我东方伯可不怕你。我先找着你罗成,破你几手儿槍法,然后把你引到个地方,再叫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罗成见东方伯前来叫阵,心中好恼:你在杨义臣而前说我是奸细,险些环了大事,岂能容你!俩人一个跑一个追东方伯将罗成诱到阵外山脚下。忽然冲出一将,槍法非凡,竞然破了罗家祖传五钩神飞槍,将罗成擒获。罗成被绑缚着押进一座山庄庄院。进得屋内,借着灯光,罗成注目观看擒拿他的人。见此人平顶身高八尺开外,细腰扎臂膀,双肩抱拢,头戴青缎子的软扎巾,上有三排密匝匝的紫绒球,三支软翅朝天,顶门搓打慈姑叶,相衬着二龙斗宝,身穿一件青缎子的箭衣,上绣金花朵朵。十字袢紫丝缠,杏黄色的丝莺带打蝴蝶结、走灯笼穗。大红中衣,青缎白底靴子上绣金花。面色白润,犹如观音,宽天庭,重地阁,高颧骨,剑眉虎目,准头端正,四字阔口,大耳有轮,三绍墨髯胸前飘洒。这是个什么人呢?罗成正暗自纳闷,东方伯过来了,说:小罗成哎,你这蒜装得可以,如今你还有什么可说的,我先解解恨吧!上去叭叭就是俩嘴巴。那人说道:兄弟,别打!别打!哥哥,他实在太气人了。又上去往罗成肩头上打了一拳,胯骨上踹了一脚。那人急忙拦住,说:兄弟,别打了,当心打坏了。我得问问他。我说罗成呀,说实话,你是谁的儿子?罗成说:谁不知道我是北平王罗艺的儿子呀!好,我再问你,你有几个妈!我就一个妈呀!什么?你就一个妈?说话间,这人仓啷一声,宝剑出鞘了,剑尖对着罗成心口:你快想想,你要再说一个妈,今天你可就活不了啦!要是再找一个妈来,咱们可还有说的!罗成一想,这都没影儿的事!怎么没事让我想几个妈呀!他心眼一转,嘿,还真想起来了。噢,我想起来了。听我爹说过,我可没见过,从前我还有一位大娘。有位大娘!姓什么?姓姜,叫姜佩芝。听到这儿,此人宝剑收入鞘内,往前扑向罗成,象是要认亲,可是兄弟俩字还没出口,噗通!就坐地下了。跟着往后一仰身,背过气去了。

书说到此,咱们得倒叙一下北平王罗艺的身世。罗艺原籍中原卫州府,离城南八、九里有个大村儿叫姜家屯,村里大多姓姜,姓罗的是孤姓,他爹是打把式卖艺落在那里的。刚刚添下这孩子,他爹想了想说:我是卖艺的,得了,就叫他罗艺吧!他长到四岁,爹就去世了,撇下孤儿寡母,日子难熬啊!难为这妇人给人家穿针引线,苦奔苦拽,拉扯这孩子。罗艺六、七岁上,就给大户人家放羊,打零工。这孩子嘴甜甘,见了长辈叔叔、大爷、爷爷、奶奶地叫,大伙都喜欢他,人缘儿挺好。他八岁这年,妈妈一病不起。那天晚上他从财主家收工回家,见妈妈脸色蜡黄,着急地说:妈,还是找个大夫看看吧!他妈说唉,算了吧,咱们哪儿有钱看病啊!就这样耗着,病势一天比一天沉重。一天早起,他从炕上爬起来,要去干活,出门时想告诉妈妈一声,连叫几声妈.妈却不答应。他急了:妈!您怎么不言语呀?过去伸丁一摸,哎哟!可苦了孩子了!他妈挺硬冰凉,夜里已经咽了气啦!他趴在妈身上往死里哭,越哭声越大。东隔壁这家姓姜,老员外叫姜佐成,他正在院子里散步,一听西院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邪乎呀?急忙喊:家人!家人姜才过来:伺候老爷。你到西院去看看,是不是罗艺在哭?是啦!家人过去一看,果然是罗艺妈死了,孩子正哭他妈呢!屋里四个旮旯空,真是怪惨的,就说:罗艺,你甭着急,我带你见见我家员外,你磕个头,求老爷赏口棺材,甭管怎么着,先给你妈理了。好,我跟您去。罗艺跟着姜才到东院向姜员外磕过头,姜才把事情禀明,姜员外说:这有什么呀!姜才,你承办一切,买口拍材,给这孩子做身孝袍子,把他妈妈发送了,这笔钱我花啦!简短说吧,那天一切丧事办完,姜才领着罗艺从坟地往回走,问他:往后剩你一个人怎么办呀?罗艺说:我还给人家干活去,怎么也得活着呀!这么办,你跟我回去,给老爷磕头道谢,就说有恩不能忘报,你情愿帮老爷干点活。老爷高兴,就许把你留下,他家多双筷子还算回事吗?这话你可别说是我教你说的。老哥哥,您可真是我的福神,我听您的。罗艺照老家人说的做了,老员外看这孩子挺机灵,果然把他留下了。

姜老夫妇一共三个孩子,头大的是女儿,叫姜佩艺,两个男孩于,一个叫姜文,一个叫姜武。罗艺到他家为仆,干括勤快,买东西实顶实,待人有礼貌,合家老小以至仆妇人等都挺喜欢他。有时候一家人吃饭,老员外要罗艺也搬个凳在下首犄角坐下,让他一块吃。姜文、姜武可看不惯这个。罗艺总是等别人夹完菜才动筷,那回他刚动筷,姜文上去就抢。老头儿站起来,叭!给姜文一个大嘴巴:你抢什么!后来这哥儿俩当着爹妈的面不敢欺侮罗艺了,就在背地里打他,拧他,他也只好忍受。

到了转年开春,天暖和了。老员外叫罗艺把后花园归置归置,要活动身体教俩儿子练武。罗艺把黄土场子用筢子捣喧了,两旁架上兵刃都擦得锃亮。第二天不出太陽就起身,打扫院子。一会儿,老员外带着俩儿子来了说:罗艺,你去吧!罗艺说:老爷,您练武,我在旁边伺候着。哎,我们家的武艺不许外人看。那我就走了。罗艺走出后花园,咣当!老员外把门关上了。罗艺想,慢着,听说姜家祖专好槍法,我得想法得过来。不然老两口将来一死,姜文、姜武这俩小子还能搁得下我?只要我把槍法学到手,即便你们不要我了,我跟爸爸一样,打把式卖艺去!人家不教,怎么个学法呢?他注目一看,有了!后花园门上有个大节子。他把节子周遭慢慢刻下来,弄成个活动塞子。第二天清旱,那爷儿仨又练武,罗艺就打开塞子往里瞧,估摸他们快要出门了,再把塞子堵上,转身回去,跟没事人似的。天天练武,这哥儿俩有不用心的时候,老员外生气地说:你们这俩小子实在不争气!咱们老上辈是三国时候蜀国名将,他老人家名讳姜维,字表伯约,是诸葛亮晚年收下的好弟子。谁不知道有个常胜将军赵云赵子龙呀?天水关一仗,这赵云也曾被咱们这位老祖宗用五钩神松槍扎了个落花流水。自打归了汉室,他老人家死守剑阁,役想到晋国邓艾偷度陰平小道打到成都,阿斗归降了,因此,心里窝了一口气,作下了病。临死前,留下遗言后代儿孙不管哪朝哪代永不做官。打那以后,咱们这支姓姜的果然没人做大官。姜家门本家很多,也有会五钩槍的,那不过是马马虎虎,唯独咱们是正宗真传。老沮宗留下这槍法不容易,你们要不搁心学可就要失传了。姜文、姜武一听,齐声说:爸爸,打这儿我们好好学艺,决不能让这槍法断绝了。他爹说:这五钩槍不过是姜家槍法的初蒙,往下还有五分槍,槍母子。把五钩槍练得精熟了,才能传你们那些个。还告诉你们说,这五钩槍有三怕,除了怕五分槍和槍母子,还怕一种双尖槍,双槍四个槍头,那是咱们姜家门所没有的。这些要紧的话,都被罗艺在门外偷听去了。

简短截说,罗艺每天四更天就起来,先到后花园练一气,然后收拾场子,擦兵刃。等那爷儿仨来练武,他再躲到外愉听偷看。从八岁到十七岁,学了八年多,这功夫可就学深了。忽然有一天,老头儿把他叫来,说道:明天我们全家人连安人、小姐都要到南庄去,应酬一个朋友的喜事,这宅院就托付给你了。让外院厨房给你做点爱吃的,好好替我们看家。罗艺说:老爷您放心吧!第二天一大早,老员外骑马,安人、小姐坐轿车,姜文、姜武跨车沿儿,带着礼品,奔南庄行人情去了。罗艺心想,今天我是家里的主人了,得作派作派。姜员外住北房五间,是明三暗两。罗艺在前廊下摆了一张小桌,派外院厨子炒了几个莱,在这儿喝酒就菜。心想五钩槍槍法我已然偷学到手,将来你们要留我我还不一定呆不呆呢!到哪儿打把式卖艺,我也得拿头份钱,养命根源就靠这条槍啦!他想着这碴儿高兴:趁今日院内无人,我何不练上一趟?来吧!他取槍在手,走到院子当中,叭叭!就练开了。什么梅花七蕊,什么金鸡三点头,又怎样拉抽屉一样一样都试了一番。练一会儿,喝会儿酒,再练一会儿。练着练着,不觉已到午后未时尾了。他越练越来劲儿,左手执槍,往前一纵身,来个蹿山跳,返过身来,叭!额外加了个旋风脚。跟着槍交右手,没想到倒手时动作欠利索,嗖的一声,飞了出去。槍尖穿破东书房窗纸,槍玩到屋里去了。就听啪嚓一声,罗艺心说要干,赶紧抢步上前,拉开书房门一瞧,哎哟哟,这漏子捅大啦!怎么?原来书房里摆满了老员外心爱的书籍、字画、古玩玉器等等,槍尖正好戳到窗下红木架上摆着的一个三节葫芦瓶当中,把瓶儿上半截儿连同翡翠瓶盖截到地下去了。这槍一直撞到后沿墙落在下边床上。这下罗艺傻眼了,心说罗艺呀罗艺,你练槍撒什么欢儿,玩什么旋风脚,这不是借酒抽疯吗!这葫芦瓶是老员外祖传的无价之宝,一会儿老员外回来,可怎么交代呢!

罗艺正在发愣,就听外边喊叫:罗艺,罗艺!罗艺心想糟了,赶紧取下那支槍,推门出来,一瞧是姜文、姜武先回来了。姜文忙问:你怎么了?怎么手里攥着槍,上我爸爸书房千什么来啦?姜武说:哥哥,咱们进屋看看,这小子不定憋什么坏呢!哥儿俩进屋一瞧,呦!葫芦瓶碎了,就问:罗艺,这是怎么回事情?罗艺放下手中槍,现编瞎话:二位公子要问,这里有点事儿。我一个人在家里闷得慌,喝了两盅酒,练了儿趟槍。想不到从西屋窗台底下砖窟窿里出来个耗子,我追它,它在院里跟着我转。到了东屋窗台底下,吱溜!它蹿上了窗台,噗!拱破窗纸进屋了。我推门进屋去找,这耗子跟我逗气,它趴到这葫芦瓶上了。我一生气,拿槍尖扒拉它,吱溜!它又跑了。没想到劲使大了点,把葫芦瓶子半截弄碎了。姜武听罢,说:哥哥,他这叫胡说八道,咱们得打他!姜文上去就是一拳,罗艺往旁边躲闪,一抬腿,噗!姜文往前来了个嘴啃泥。姜武迎上前来,罗艺放下手中槍,左右手一分,捺开了他的俩胳膊,叭!一掌打在他的肩头上。吭哧噗,姜武坐地下了。这么说吧,哥儿俩打他一个,打不过他。姜文起来了,姜武趴下了,姜武起来了,姜文又趴下了。罗艺心想,反正我这饭锅已然杵漏了,你们俩素常不是打我就是骂我,今儿该我解解恨了。姜文见抵档不过,就说兄弟,咱们上后院拿槍去,反正扎死他不过臭块地!这俩人到后院各取了一支槍,罗艺又抄起方才拿的那支槍赶了上来。姜文说:休走,看槍!说着槍就到了。罗艺把槍一抖,大摆头,挡了回去。姜武摔杆一槍,奔罗艺后腰扎来。罗艺转身立槍一挂,把槍挂开。罗艺边打边想,打是打,我还千万别把他俩扎死,不然得以命抵偿。他抡起槍来,对准姜文的后腰,叭!把这小子砸了个滚儿。一串把反腕一槍,呱唧噗!姜武也趴下了。罗艺是得踢就踢,得打就打,得扎就扎,把这俩小子衣服都划破了,血也浸出来了。正打得热闹,就听正南上有人高声朗笑:哈哈哈哈!好!这仨人扭头儿瞧,敢情老员外在那儿站着呢!原来老员外脚跟脚回到家来,一瞧东书房窗户上有个窟窿,往里照了-眼,哟!葫芦瓶怎么碎了?他是又生气,又纳闷,这时就听后院喊叫扎他!扎他!急忙赶到后院察看,哎呀!这仨人怎么对上槍啦?他站在一旁瞧了半天,不是姜文趴下,就是姜武摔了一溜滚儿。他心里琢磨:嗯?哎呀!哈哈!怎么我们姜家这槍法都传到罗艺身上了?忽见姜文立起槍来,要打罗艺的后脑海。罗艺听到后面风声,来了个懒龙翻身,叭!用槍杆把姜文的槍抽出去了。这个身翻得太利索了,老员外不禁叫出好来。那哥儿俩瞧爹爹来了,赶紧求援:爸爸,罗艺这小子把我们打啦!老员外喊了一声:别打了,都别汀了!三个人住了手,放下槍。老员外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姜文把罗艺所说闹耗子什么的说了一遍。老头儿一听,说道:哈哈!罗艺呀,是这么回事吗?无缘无故有闹耗子的吗?这叫胡说八道!小子,快说实话;不说实话,今天我要你的命!罗艺赶紧跪下磕头:大爷,我说实话。跟着就从偷学武艺到碰碎葫芦瓶把所有实清都说了。老员外听罢,叫他俩儿子:我说姜文、姜武呀!这俩小子说:是,爹爹。我问你们听见了没有?说话间气往上撞,叭!叭!给他俩每人一个嘴巴。这俩人捂着脸叫屈.哎哟!爹爹您干吗打我们?老头儿说:干吗打?罗艺这孩子偷着学,学得这么好。我掰着手教,嘴都快说流血了,你们就是不成材。罗艺呀,你学得不错,刚才我看你使了个锁喉槍,我儿即刻有性命之忧,可是槍到了,又不往前进了,有这地方没有?罗艺说:大爷,您老俩一直待我象亲生儿女一样,我坐地就不想下毒手噢!哈哈哈!罗艺呀,你既说了实话,这事就算揭过去了。你把院子归置归置,把碎瓶收抬好,那是值钱东酉,虽说碎了,还能改别的物件呢!说完带俩儿子去到前院上房。罗艺到前边把院子、书房收拾完毕,碎瓶片包起来,交还老员外。老员外说:眼看要闹天了,你拿二两银子,去给我买五把雨伞。是啦!罗艺接过银子出门走了。

姜佐成让人唤老安人、女儿都到!房来全家凑到一处,他说道:你们都坐下,我说点事。老安人纳闷:什么事呀?老员外把刚才发生的事将长抹短说了一遍。老安人一听,不觉赞叹:哎,要说罗艺这孩子可真叫有心,比咱那俩孩子强多了。老员外说:可惜的是咱姜家门的槍法让他偷学去了,这可怎么办呢?老安人说:是啊,他已然学会了,又当如何呢?我支出他去买伞,就为商量这事,得想办法把他愉走的武艺要回来。,那怎么要啊?待会儿他回来,我跟他对槍,得伤他一条脐膊一条腿,左胳膊右腿,或是右胳膊左腿,这样一来,他多好的武艺也就没用了。我再给他一顷地,让他一辈子够吃够花,这就如同把姜家槍法要回来了。姜文、姜武一听,赶紧搭碴儿爸爸,您这主意挺好老头儿叭叭!又给他俩每人一个嘴巴:少搭碴儿,没有你们说话的份儿,我跟你妈商量呢!老安人想了想说:老爷,您这主意可不大相宜,要是让当村人和咱们本家知道了,都得骂咱们缺德。这事做不得,做不得!虽说做不得,可姜家槍法也不能落给外姓人呀!老爷,我倒有个主意。你有什么主意?我看罗艺这孩子将来绝错不了。咱们闺女已然二十有二了,还没许配人家,不如就让她跟罗艺成亲。这样,槍法传给了姑爷,总算没落到外人手里。这个老员外正在思索之际,姜文又憋不住了:妈,这可不成。这小子偷了咱家槍法,还把姐姐给他,太便宜他了!姜武也说:爸爸,不能这么办!老头儿火了:你妈说得有道理,就得这么办。你们再搭碴儿,我打死你们,出去!快走!愣把这俩小子轰走了。姜佩芝听说要她和罗艺成亲,心里很乐意,一直低头不语。他爹问她:姑娘.你要认可,就暂时退到西里间去。这姑娘也不说话,脸一红,就奔西里间了。

一会儿工夫,罗艺把五把伞买回来了。姜佐成说:罗艺,你坐下。罗艺不知道有什么事,就坐下了。老员外把定亲的事一说,问道:罗艺呀,这事你认可不认可?罗艺一听,今儿这架还真打对了,心里高兴,嘴上却只是说.大爷,您待我恩重如山,要我跟小姐成亲,给我天大的胆,我也不敢呀!老太太在旁边直着急.我说罗艺呀,好孩子,你赶紧认可吧!你要不认可,实话对你说吧,你一条胳博一条腿可就要完了。甭管怎么着,老爷非把你这能耐要回来不可。快过来,跪下磕个头。罗艺上前跪倒:岳父、岳母在上,小婿罗艺这儿大礼参拜啦!嘣嘣磕了仨头。姜佐成哈哈大笑:姑老爷,快快起来。就这样,这门亲事算定下了。

老员外命家下人等把西跨院三间北房腾出来,重新糊棚,刷墙,四白落地,装饰一。又把左近的本家、亲朋、长者都请了来,自己讲了这件喜事。大伙一听,怎么想的都有,可都拣好听的说:姜老员外,您这事办得挺好,真是太成全罗艺啦!到了吉口,姜家高搭喜拥,大摆筵席,连娶带聘,热闹非常。姑娘坐上花轿在村里绕了个弯,然后回到家中,和罗艺拜堂成亲,这些事情不必细表。

佳期已过,小夫妻日子过得很和美。姜佩芝识文断字,满腹经纶,就天天教罗艺念书。罗艺早晚还继续熟悉槍法。过了一年多,老安人因病故去。丧事己毕,姜佐成又把周围七、八个村本家、亲朋、长者请到家中。一共到了三、四十位,三间北房都坐满了,家人给客人们献茶,茶罢搁盏老员外叫家人把俩儿子、女儿、姑爷都找了来,在一旁坐下他这才说道:我把诸位请来,是要说说我的家务事。乘我有三寸气在,大伙帮我把家产预先给儿女们分一分。儿?家当女有份,要立个分家单,请列位都签个字,划个押,做个证人,防备将来闹纠纷。因为我这俩儿子跟姑老爷不和,老太太故去了,怕是我再有个好歹女儿受罪,就为这个,大伙分心受累吧!说完把家里房契、地契、钱粮帐簿都摊在桌上来。来客中有能办事的帮助这么一分,写了分家单,一式三份,让众人都在上边签了字、划了押,交给姜文、姜武、姜佩芝各执一份。事隋办完,老员外命家人调桌椅,招待饮洒吃饭,吃喝完毕,大家哈哈一笑就散了。

转过来年,老员外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后来就卧床不起了。请来大夫诊治,大夫把姜文、姜武、罗艺、佩芝找到一块儿,说老人已经病入膏肓,医药不治,干脆他想吃点什么就给做点什么吃,赶紧准备后事吧!姑娘、姑爷听了心里非常难受,打这儿每天守在老头儿床边,日夜不离。老头儿不吃不喝,在床上倒了三天气。第四天,到了夜里三更,老头儿睁开眼,一瞧姑娘在旁边伺候着呢。姑娘问:爹您喝口水吧?老头儿强努着问了一声:你俩兄弟呢?刚才在这儿,现在睡觉去了。老头儿让给他扶了起来,腰后垫上个忱头,说:今天我心里高兴,精神不错,给我弄口酒喝。佩芝唤老家人姜才弄来一杯酒,送到老员外嘴边。老头儿抿了两口,上气不接下气,拔着气说道:我有几句遗言,当着你俩兄弟不好说,怕那俩小子生气。现在我跟你实说了吧,你把床底下这箱子开开。里边有个包袱,还有两个小包,都拿出来。姑娘打开箱子把住包袱都取了出来。姜才呀,你来我家这些年忠厚老实,没少操心费力,这小包里有两锭黄金、两锭白银是我留给你的。姜才说:我谢谢老爷了。把小包掖在腰里头。姑娘,把那俩包拿西院去,别让你俩兄弟瞧见。佩芝说:是了。忙把那俩包拿到西院自己房中,返身回来。老头儿接着说那个小包里是当初蜀汉后主赐给咱们老祖先姜维姜伯约的,有珍珠、玛瑙、翡翠、钻石,都是无价之宝,一辈一辈传到我手里,你可千万别马马虎虎给卖喽是,女儿谨记。那个大包袱呀,有诸葛武侯给咱们老祖宗留下的兵书战策,里边还记着一些武侯研究出来的兵器机关,什么诸葛弩呀,隔山吊梁呀,木人火马呀你那俩兄弟实在不成材,这东西交给你,你跟罗艺好好琢磨它。爹爹,我听明白了这里也还有咱们老祖先留下的槍谱,记着五钩槍、五分槍、槍母子都怎么练、怎么使,我也传给你,你再传给外孙,一辈一辈往下传吧!要严加保管,万勿丢失。爹爹,您放心吧!说着说着,老头儿又倒上气儿啦,佩芝赶紧让姜才把俩兄弟和罗艺叫醒,要他们都到这里来。一会儿工夫,全家人满到齐了。东方刚刚发白,老头儿就一命呜呼啦!老员外一死,姜家大办白事,停灵二十一天,这才入土为安。现在长子姜文当家了,他跟姜武念叨:咱这爹呀,就是咱的要命鬼。说什么儿家当女有份,没死就把家分了,你说招不招人生气?姜武说:谁说不是呢,可又有什么办法明!姜文想了想说:我看,架不住咱们骂咧子,这小子没羞没臊就让他听着,要是有羞有躁,我倒要瞧瞧他是怎么个人物!对!这俩小子定规好,吃饭的时候,弄壶酒一喝,姜文就开骂了:我说兄弟,你说人生在世一出没有,就是娶了个好媳妇,头顶着的、脚跐着的都是岳父家的,这样人算不算奇男子人丈夫呢?姜武扯着大喇叭嗓子:什么?大丈夫?哥哥哎,你别乱了,让我说他是大豆腐,这小子软得邪行。你说他软不是?他还以为他人五人六,要依我说他人七人八,他是孙九秃子!东院骂街,西院正听,罗艺跟姜佩芝说:贤妻,你听你这俩兄弟骂什么呢?姜佩芝说:爷,你就如同耳朵塞着棉花,装听不见,别瞧他们骂得难听,其实都是大傻瓜。这话怎么说呢?姜佩芝就把老爷子临终时留下的遗言说给他听,从箱子里取出了珠宝、书籍给他看。罗艺看了,心里高兴:哎呀,看来老人家真是偏疼咱们俩。姜佩芝说:他俩骂了半天管什么呀!你就早晚搁心练武,没事我再教你读书认字,讲这攻杀战守、逗引埋伏之法,你都学会了,对机会自有平步青云那天。你听我的没错儿。打这以后,罗艺更加用功,又有姜佩芝劝着压着,把那哥儿俩一天两顿骂,当作耳旁风般。姜文、姜武骂了几天,不见西院有动静,心说这小子真禁骂,好嘞,家里骂不够,再外头骂去。他俩在村子里串门聊天,说罗艺头项、脚跐都是岳父家的,在村里摇摇晃晃,他算干什么的!这样一来,惹得当村人都小瞧罗艺,见他面也不说话了。

那天听这哥儿俩骂得过于难听,罗艺可就说了:贤妻,我这耳朵实在听不下去了。不但他俩骂,村里人也都瞧不起我,我在当乡混不下去啦:不能给床头人争口气,算什么奇男子大丈大呢!我心生横志,一定得走!姜佩芝问:爷,你往哪里走呀?我有这身武艺,要遍走江湖打把式卖艺,要不赚几个驮子,决不回姜家屯。你让我走,过个一年二年,咱们还有团圆的一天。要不让我走,日久天长我非中病不可,碰巧就得窝囊死!听丈夫说到这儿,姜佩芝眼中落泪,无可奈何:爷,你想几时走呀?要走,我今晚就走!好吧,今天定更以后走,没人知道。别看我走的时候没人知道,有朝一日我回村,要让人人知道,给贤妻你露这个脸。好,咱们归置归置吧!姜佩芝帮他收拾,把五钩槍、单刀、宝剑等等六、七样兵刃捆绑好了,又拿出二百两白银、一锭黄金。罗艺说:哎,有一百两银子够我垫补一下就行了,就凭我这身武艺,到哪儿都得挣钱。那也好。一切准备停当,定更以后叫厨子做了几个菜,姜佩芝同丈夫践别。一边吃喝,姜佩芝问:爷,现在我身怀有孕,将来生下来不管是儿是女,你先给取个名吧!罗艺想了想,说.好,如果生下是儿,就以四时为名,按生辰季节,或春或夏或秋或冬;若是女儿,就由你做妈的取名吧!这时梆!梆!天交二更。罗艺说:贤妻呀,我要走了!姜佩芝说:爷,我心里好难受呀!夫妻二人抱头痛哭,又怕东院俩兄弟听见,不敢高声。哭着哭着,罗艺把心一横:贤妻呀,不要哭了,有眼泪往肚里落,我给你争气,我走啦!姜佩芝忍住悲声,开开院子旁门。罗艺扛起刀槍把子,窝着铺盖卷,跨步离家,走出了姜家屯。要知罗艺飘落何方,下回交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网站地图xml地图